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秋日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文集阅读十年后,疯批大佬强扭小甜瓜

完整文集阅读十年后,疯批大佬强扭小甜瓜

甜桃夭夭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霸道总裁《十年后,疯批大佬强扭小甜瓜》,现已上架,主角是谢淮宋暖,作者“甜桃夭夭”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宋暖缓缓蹲在地上,抱着膝盖,什么话也没说,几分钟后,她站起身大步跑出这个房间。谢淮没有去追,从抽屉里拿出药吃了几颗……宋暖赶到医院的时候,林柔已经做完检查,问题不大,只是会疼一段时间。林柔看见宋暖没事,松了一口气,“暖暖,对不起。”宋暖鼻尖一圈,“对不起的是我。”旁边的金墨偏头道:“我劝你们还是别在谢淮底线......

主角:谢淮宋暖   更新:2024-07-14 18: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淮宋暖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文集阅读十年后,疯批大佬强扭小甜瓜》,由网络作家“甜桃夭夭”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霸道总裁《十年后,疯批大佬强扭小甜瓜》,现已上架,主角是谢淮宋暖,作者“甜桃夭夭”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宋暖缓缓蹲在地上,抱着膝盖,什么话也没说,几分钟后,她站起身大步跑出这个房间。谢淮没有去追,从抽屉里拿出药吃了几颗……宋暖赶到医院的时候,林柔已经做完检查,问题不大,只是会疼一段时间。林柔看见宋暖没事,松了一口气,“暖暖,对不起。”宋暖鼻尖一圈,“对不起的是我。”旁边的金墨偏头道:“我劝你们还是别在谢淮底线......

《完整文集阅读十年后,疯批大佬强扭小甜瓜》精彩片段


金墨上班中接收到谢淮的短信,随意一点,扭头又集中在文件上,很快偏头看过去,最后拿起手机,用手指放大。

红底。

俊男美女。

结婚证!

“艹!”

他立马给谢淮打电话,电话很快接通,不可思议道:“你跟宋暖领结婚证了?”

谢淮似乎心情很不错,语气轻快道:“别羡慕。”

“我艹,你这是强制爱啊,怎么逼宋暖同意结婚?”金墨突然就理解宋暖的好闺蜜林柔打电话骂他了,这要是他知道谁逼谢淮结婚,他能干一架。

谢淮没有否认,自顾自悠悠道:“以后我按时下班,不聚餐了,你给他们也通知一声。”

话里话外倒是有一种自豪感。

金墨:“……”

惦记十几年了,也该他嘚瑟。

他想起什么事小声道:“你就不怕你爸知道?”

“怕什么,这是我的事,他暂时不会知道。”

谢淮不以为然,紧接着他又道:“陪我去看家具。”

“啊?你不是有家具吗?”

“郊区太远,我在市中买了一套顶楼花园房。”

谢淮大概是有抑郁症,极其不喜欢灯火通明的场景,这些年一直住在郊区,现在却主动搬到市中心。

到底是有多喜欢宋暖。

才会主动去克服抑郁症。

这些年,谢淮也只有在宋暖面前才能收敛一些,所以他还是希望两人在一起。

金墨想不明白,“我说你做这些事宋暖也不知道,你还是跟她说一声你是因为她上班方便才搬到市中心,你不说,她也不知道。”

“我又不是演员。”

谢淮低嗤一声,宋暖不是不知道,她聪明,只是不愿意往这边想,也不愿意去接受她的好。

她抵触他。

就算他说了,她也只会淡淡看他一眼,不会有任何的心软。

金墨:“……”

他懒懒道:“行,你是太子爷,你说了算,我今天没空,还有好几个文件没处理。”

“不过你要是把你最近接的剧本让给我,我就勉为其难陪你去一趟。”

“嗯。”

“你答应了?几个亿的事陪你买家具就行了?我艹,早知道我天天陪你买家具。”

“当做我结婚的喜糖。”

“……谢淮,你可真行,嘚瑟到我这边都能看见你那副嘴脸,还喜糖,几个亿的喜糖我还是第一次见。”

“位置发给我,马上就来。”

直到晚上十点多,家具才买完,金墨累得躺在沙发上,感叹人生的悲惨,“得了,以后我要是结婚,直接安排别人买。”

谢淮穿着黑色的家居服,圆领,微微露出锁骨,他站在桌子面前,拿过专门买的花插在花瓶里。

左瞧,右瞧,嘴角微微上扬。

“你可以滚了。”

“我累死了,躺会。”

金墨闭着眼睛又道:“太子爷,你会吗?”

怕他不明白,直白道:“上z床会吗?”

谢淮的脸色瞬间黑沉下来,金墨挑眉,坐直身体,调侃道:“干脆我发你几个片,你学一下。”

“滚。”谢淮幽幽吐出一个字。

金墨“嘿”了一声,“不要算了,那些片还是我珍藏呢,走了,有人约酒,你是结婚人士,就不带你了。”

“不然我连个女人都看不见。”

京圈的规矩就是谢太子爷喝酒就不能有女人作陪,要是有就甭约。

所以他们一圈人都不爱约谢淮。

……

宋暖收拾好发基本上的东西,放在客厅,洗漱出来就看见有人约她星期一谈工作的事情。

她回复了一个好,然后坐在沙发上翻看朋友圈,刷到林柔发了一句:累死了。

她点进去问她:怎么了?

这个点林柔一般都没睡:赶稿,暖暖,你和谢淮领证了?

宋暖:上午领了。

林柔也没说恭喜她,这事也没什么好恭喜:暖暖,我带你出去玩吧,你还没去过酒吧,我带你见识一下。

其实也没那么乱,正规的酒吧秩序挺好的。

就这样说定了,反正你明天不上班,我来接你。

宋暖确实心里很乱,想找个人说话,点头道:“好。”

十一点,林柔开车在楼下接她,见她上来就塞了一捧白玫瑰给她,“走了。”

宋暖闻了一下,暖道:“好香。”

“说是什么国外回来的,我猜你会喜欢就买了。”林柔余光打量她,见她精神还好,松了一口气。

她其实就怕宋暖对未来没有希望。

毕竟被迫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确实很烦。

她酝酿想说什么,就听见宋暖认真道:“我还好,你说得对,谢淮多金又帅气,我也不亏,白嫖还合法,又不用给钱,确实很不错。”

林柔:“……”

她摸了一下鼻尖,夸道:“不愧是学霸,学习能力一百分。”

宋暖乐了一声,把花放在脚边,无奈道:“毕竟也没办法,我不想当杀人犯。”

“三年,忍忍就过去了。”

“就当备战高考。”

林柔:“……”

也就她能把男人当高考。

酒吧

林柔牵着宋暖坐在吧台,要了两杯鸡尾酒,她扭头看着台上性z感妖z娆的男人,音乐声嘈杂,她大声道:“暖暖,快看,中间那个我最喜欢,胸肌大。”

宋暖转头仔细打量一下,客观道:“我喜欢边上那个,长相比较清秀。”

“等着!”

林柔说完就走,站在台前对着那个男人说了什么,片刻,那个男人就跟着她走过来。

宋暖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林柔拍了一下那男人的肩膀,“哄我闺蜜开心,等会亏不了你。”

这还是她第一次点男模,以前就只是看。

她对着宋暖挤眉弄眼,又道:“见见世面,不能就让谢淮捡便宜了。”

在她眼里,宋暖人美能力好,要不是因为谢淮,早就谈了好几次恋爱了。

宋暖还没说话,男人就坐在她旁边,撒娇道:“姐姐,什么酒,给我尝口。”

“不用了,你走开吧。”宋暖不适应道。

“姐姐,别这样,放轻松。”

男人挽着她的手臂,宋暖连忙推,尴尬道:“不用了。”说完求助的看着林柔。

林柔在旁边笑出声,摆了摆手道:“算了,你走吧,等会打赏你。”

男人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宋暖,宋暖猛的松了一口气,喝了一口红酒,“柔柔,你记得做好安全措施,别染上病了。”

“嘿,我才不玩这些。”林柔示意他放心。

二楼,包厢,金墨把刚才拍到的图片发给谢淮,又给他打了电话,小心翼翼道:“我没想到宋暖性子这么开,你要不要来挽回一点自己的绿帽子?”

“地址。”男人压着声音,似乎在暴走的边缘。

金墨发了地址,想了一下,还是下楼去提醒一下宋暖,不然等会能出人命。

林柔看见金墨,本能的皱眉,抗拒道:“你干什么?”

“谢淮等会就来了,小白脸赶紧轰走,不然等会出事,怪不了我。”金墨靠在吧台上,金框眼镜下眼神带着酒气的迷离。

他和谢淮一个类型,人帅神经病。

下一秒,一杯酒泼了过去,林柔没好气道:“下辈子当狗吧。”

宋暖下意识挡在林柔面前,金墨取下眼睛摔在地上,冷声道:“林柔,你他妈有病吧,宋暖她跟谢淮领证了,来这种地方泡小白脸,老子是他兄弟还不能说?”

“领证了又不是卖身,凭什么不能来酒吧?就许你们家里一个,外面无数个?”林柔翻白眼道。

金墨眼神一暗,走过来就伸手抓住她,“行,那老子就让你成为无数个的其中一个?”

林柔脸色一边,旁边的宋暖猛的推开金墨,冷声道:“你不要打她的主意。”

金墨踉跄一下,这时,二楼的几个人走过来扶住他,其中吊儿郎当的男人问道:“怎么了?”说话间视线盯着宋暖和林柔。

“没什么。”

金墨撇嘴又郑重道:“喏,太子爷的老婆,你们客气点。”

几人张大了嘴巴,直直的视线让宋暖心里不舒服,她拉着林柔的手腕,转身就走。

没有几步,就对上一身黑衣大步走过来的男人,他满含怒气的盯着宋暖,宋暖本能的心里咯噔一下。

她忍不住后退一步,林柔护在宋暖前面,心里纵然悚,但还是硬着头皮道:“是我带她来的。”

谢淮对宋暖还有一点忍耐,对于别人一点也没有,他抬脚猛的踹向林柔。

一瞬间,林柔猛的摔倒在旁边的桌子,噼里啪啦的酒杯酒瓶落声,她捂着肚子皱眉,却强忍着没喊疼。

狗谢淮!

宋暖吓得脸色一白,连忙跑过去扶着她,手指哆嗦的摸手机打120。

金墨也没想到谢淮竟然踹林柔,连忙跑过来拦住他,“谢淮,你冷静点。”

谢淮冷冷的盯着林柔,眼神寒冷到可以杀人,宋暖强撑着镇定打完120,随后扶着林柔坐在卡座上。

她看着谢淮,突然拿了一两斤重的瓶子砸过去,谢淮不躲不闪,硬生生的砸在胸膛,身体晃了一下,他却眉头也没皱一下。

她冷冷道:“谢淮,你怎么不去死。”

谢淮让人看不出情绪的踢开脚边的瓶子,摸出兜里的烟抽上,吸了一口,吐出来道:“清场。”

这个酒吧的老板是认识谢淮,连忙安排保安清场,一分钟不到,人就走完了,只剩京圈的几位爷。

这会酒劲都醒了,视线来回在宋暖和谢淮身上游荡。

谢淮静静的抽烟,直到手里的烟燃烧到顶端,冷冷道:“谁碰她了,滚出来。”

一旁清秀的男人瑟瑟发抖,要是知道是谢太子爷的女人,给他十个胆子他也是不敢碰。

“我不知道是谢太子爷的女人,我什么都没干。”

谢淮缓缓走过去,扯着他的领子就摔在地上,阴鸷道:“喜欢搂是吗?”说话间拿着旁边桌子上的酒瓶,狠狠砸在他手臂上。

男人尖锐的痛叫,让林柔和宋暖脸色一白,林柔这才意识到谢淮刚才是收了力,要是没有,她可能就死了。

她推了一下宋暖,急道:“暖暖,快跑。”

早知道她就不带宋暖来酒吧了,谢淮这个死变态。

宋暖见谢淮又要砸那男人的另一只手,想也不想就跑过去挡在前面,她深吸一口气,“砸我。”

这些人不过是因为她被牵连。

谢淮抿紧唇,眸色越发幽暗,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片刻后,他丢下瓶子,修长的手指抓着宋暖的手腕,猛的一拉,禁锢在怀里,低头狠狠咬她嘴唇,直到出血才松开。

他嘴唇的殷红,在闪烁的灯光下越发可怕,“宋暖,你在挑战我的耐心。”

“放开我!”宋暖顾不得疼,挣扎,又踢又推,然而谢淮却不管不顾,带着她往门外走。

林柔捂着腹部想追,金墨按着她的肩膀,沉沉道:“不想挨打就别跟过去,他不会打宋暖。”

“你他妈胆子也是大,带宋暖泡小白脸,谢淮最见不得别人碰宋暖,没一脚踢死你,就算他看在宋暖的份上。”

“滚。”林柔瞪他。

金墨皱眉,这会救护车到了,他也没跟林柔废话,一把抱起她就出去,林柔骂骂咧咧,“放开我,神经病,我他妈死了也不要你管。”

这边,宋暖被谢淮强拉着进房子,猛的摔在暖色点的复古沙发上,谢淮一手脱掉上半身的衣服,露出精壮的腰身。

“我说了,你要是有需要我可以满z足你。”

宋暖缓过劲来站起身,往后退,她不担心自己被谢淮要么样,只担心林柔这会怎么样。

“让我送林柔去医院。”

“她敢带你去酒吧泡男人,就给我受着。”

谢淮逐渐逼近,宋暖退到墙角,脸颊绯红,明显是被气红了,她服软道:“我错了,对不起。”

“让我送林柔去医院。”

女人好看的眸子泛着水光,谢淮手渐渐握成拳头,下一秒砸在她旁边,宋暖吓得脸色更白了。

紧接着就见他摸出电话,“带林柔去医院。”说完就挂断电话。

谢淮猛的摔了电话,却转身坐在沙发上,微低着头,静默好一会才沙哑道:“这次就算了。”

“再有下次,宋暖,你也别想好过。”

宋暖缓缓蹲在地上,抱着膝盖,什么话也没说,几分钟后,她站起身大步跑出这个房间。

谢淮没有去追,从抽屉里拿出药吃了几颗……

宋暖赶到医院的时候,林柔已经做完检查,问题不大,只是会疼一段时间。

林柔看见宋暖没事,松了一口气,“暖暖,对不起。”

宋暖鼻尖一圈,“对不起的是我。”

旁边的金墨偏头道:“我劝你们还是别在谢淮底线上跳,宋暖,既然你答应了谢淮就别作妖,安安心心跟着他。”

“谢淮不会亏待你。”

“谢淮动动手指有的是人帮他干事,今天却为了你们以后住的地方,生意不做,让我陪他去买家具。”

“别的我不敢说,但谢淮是真的喜欢你。”

见他们不说话,他有些头疼,这两人一个比一个性子倔,难道学霸都一个样?

他懒得多说,又道:“药费付了,我让司机等会送你们回去。”


他自我介绍道:“谢淮。”

宋暖偏回头,拿出笔在新书上写名字,不搭理他。

突然一只手,拿过她的笔,吸引她看过来,男生单手托着下巴,眼尾上扬,余光斜斜,又痞又妖孽,“我喜欢你。”

宋暖从小到大被人表白不在少数,绷着脸拒绝道:“我不喜欢你,离我远点。”

“不喜欢就强行喜欢。”

谢淮拿着她的笔在书上写名字,少年的字锋利有型,光看字就知道这人不好招惹。

宋暖没去要笔,重新拿了一支,一下课她就去办公室找班主任,“老师,我想换座位。”

班主任头疼道:“不是老师不帮你,是谢淮家里势力很大,在A城没人招惹得了他。”

“你不搭理他就行,安安静静学习。”

“他已经影响到我学习了。”宋暖争取道。

要是以前班主任肯定顾着好学生,但这会却没办法,他小声道:“你不要得罪他,不然会被开除。”

宋暖只能回到教室,安安静静的把书推到右边,阻挡两人接触。

谢淮下巴搁在她书上,警告道:“给你一分钟时间,不推回去我就帮你丢在垃圾桶里。”

宋暖气得眼睛红了,“你别过分。”

“倒数,60,59……”谢淮抬起手,看着手表一秒一秒的数。

宋暖想到老师的话把书推了回去,谢淮停止数秒,得逞一笑,“半个月前我们见过,你给了我十元坐车。”

一道闹钟惊醒了睡梦中的宋暖,她环顾四周,松了一口气,低头一看,她昨天就这样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照镜子发现眼底的黑眼圈很明显,她找粉底液遮了一下才勉强能见人。

今天十点开庭,她九点五十几才到,同事催促道:“快进去,马上就开庭了。”

宋暖连忙跑进去,站在当事人的后面。

十一点二十几分结束一审,宋暖伸手揉了揉眉心,同事李露露跑过来拧开水递给她,“宋律师,今天感觉不在状态啊。”

宋暖也不能说昨天帮她送钥匙害死自己了,喝了一口水,“没睡好。”

“你昨天出了什么事?”李露露关心道。

宋暖摇头道:“没什么,已经处理好了。”

“行,有什么需要帮忙跟我说,一个人在外地不容易。”

同事知道她不是本地人,一个人在这边工作。

之前问她为什么要在外地工作,她说不喜欢家里。

宋暖随便在附近吃了一点东西,随后就打车回公司。

前台一看见她就道:“宋律师,有位当事人点名要你打官司,这会正在会议室等你。”

宋暖打官司很厉害,来找她打官司的人不少。

宋暖把包递给她,示意她帮忙放在办公室,“帮我泡杯咖啡端进来,谢谢。”

说完她就往会议室走,推开会议室就看见坐在椅子上,一身黑色休闲装的男人,四目相对。

她脚步停滞。

男人黑色的羊毛衫敞开,露出里面圆领白色打底衣,头发蓬松的搭着,神色漫不经心,但眼神炙热。

他微微仰头,下颚线清晰。

谢淮。

这时,前台端着咖啡进来了,“宋律师,你的咖啡。”说话间偷看了男人一眼。

她出门的时候,小声对着宋暖道:“好帅,宋律师,把握一下。”

然而宋暖没听见她在说什么,大脑的思绪在看见谢淮就一片空白。

她僵持了一下,坐在椅子上,抿了一口咖啡,心里稍微冷静下来,“你的官司我不接。”

“接不接无所谓,一起吃饭。”谢淮的语气一点都不允许她拒绝。

没等她开口,他又幽幽道:“你可以拒绝,只要你不怕你公司的同事看我骚扰你。”


“方便。”

黄总讪讪收回手,自然不会拒绝,客气道。

下—秒,男人就坐在宋暖的旁边,黄总跟人精—样,来回看几眼,似乎懂了,“谢总,你看你吃什么?”

“随便。”

谢淮交叠着长腿,又犀利道:“黄总结婚了吧。”

“结了,有孩子。”黄总莫名心里有些忐忑。

谢淮之后也没有继续说什么,等牛排上来,宋暖—声不吭的吃。

黄总倒是看出来这两人关系不—般,还没吃几口就匆匆起身,“宋律师,我还有事,你照顾谢总,账我买了。”

等他—走,宋暖脸色就冷下来,拿着刀叉的手泛白,“谢淮,我讨厌你不尊重人。”

他的出现让她付出的努力在黄总那里就是她和他有不清不楚的关系。

谢淮切牛排的手—顿,余光瞥着明显生气的女人,眉心微蹙。

刚想开口说什么,宋暖站起身从另—边就走了。

谢淮“啪”的—声放下刀叉,大步追上去,—把拉住她的手腕,压住情绪道:“吃完再走。”

这几次下来,宋暖知道挣扎不过他,直接低头咬他的手背。

尝到血腥味男人依旧也不肯放手,她沉默的盯着他,眸子充满厌恶。

谢淮脸色又冷几分,但神色没有愤怒,握紧她的手腕道:“喜欢咬就接着咬,必须吃完再走。”

妈的,她动不动不吃饭……

他就让她厌恶到这种程度?

“不吃。”宋暖没心情顺从他。

下—秒,谢淮弯腰抱起她,大步走进去,放在位置上,幽幽道:“不吃老子就去你家。”

“你除了这个还会什么?”宋暖抿紧质问道。

谢淮把切好的牛排放在她面前,淡淡道:“还会上你。”

“有病。”

“嗯,吃吧。”

宋暖绷着脸道:“不喜欢吃牛排。”

看见牛排反胃,看见谢淮更反胃。

谢淮仔细打量她的神情,十几秒后, 他低嗤道:“宋暖,高中怎么没见你这么挑食?”

明知道她是故意不想配合,但他还是迁就她,伸手拿过她手里的包,“行,你是小祖宗,走吧。”

他这辈子也就服她的软。

这时,戴着眼镜的年轻男人走过来,下意识看了宋暖—眼,很快收回视线道:“谢总,许总问你什么时候过去?”

“这会没空,推到明天中午。”

谢淮见宋暖没有站起来,低沉又问道:“是想我抱你走?”

这会往这边看的人不少,宋暖稳坐十几秒后,站起身就往门口走。

谢淮跟在身后,不紧不慢。

秘书目瞪口呆看着谢总眼巴巴跟在女人身后,稍微反应过来就知道这就是谢总最近调查的女人。

电梯里,谢淮直接按了负—楼,—到—楼,宋暖就准备出去,他伸手拉着她的手腕。

见她疼得眉头皱着,下—秒搂住她的肩膀。

紧接着脚背—疼,明显是某人踩的。

他低头扫了—眼皮鞋上新鲜脚印,低嗤道:“怎么比高中脾气还大?”

“看来你也不怎么怕我。”说到后面反而语气轻松。

宋暖不搭理他,谢淮搂着她出电梯,—辆黑色的保时捷停在面前,司机打开车门。

宋暖皱眉道:“去哪?”

“吃饭。”

谢淮懒得跟她说话,弯腰抱起她上车,上车门对着司机道:“回去。”

半个小时后,车开进—栋别墅里。

这次没等谢淮抱她,宋暖先—步冷着脸出来,谢淮眼神示意她进去。

宋暖深吸—口气,拿出当律师的修养才没有这会跟他对着干。

她抬脚进去,这比C市的别墅装修温馨不少,明显是谢淮经常住的地方。

谢淮脱掉西装,随手扔在灰色的沙发上,解开袖口,卷在手臂上,不轻不重问道:“玉米不吃,牛肉不吃,还有什么不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