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秋日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官场:开局得罪顶头上司完整篇章

官场:开局得罪顶头上司完整篇章

吏部尚书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官场:开局得罪顶头上司》中的人物林飞扬赵瑞强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都市小说,“吏部尚书”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官场:开局得罪顶头上司》内容概括:新官上任三把火,还没坐热官椅的他一不小心惹怒了上司。一句‘我不同意’,差点让他没了乌纱帽。振兴乡村,却总想着在老百姓嘴里抠利益?他:“我真的不能同意!”且看一介勇夫如何将孙子兵法渗透官场,风生水起扶摇直上!——多年后,他站在权利顶端向下望:原来做个不贪污不受贿的清官,也没想象中的那么难……...

主角:林飞扬赵瑞强   更新:2024-05-21 06: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飞扬赵瑞强的现代都市小说《官场:开局得罪顶头上司完整篇章》,由网络作家“吏部尚书”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官场:开局得罪顶头上司》中的人物林飞扬赵瑞强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都市小说,“吏部尚书”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官场:开局得罪顶头上司》内容概括:新官上任三把火,还没坐热官椅的他一不小心惹怒了上司。一句‘我不同意’,差点让他没了乌纱帽。振兴乡村,却总想着在老百姓嘴里抠利益?他:“我真的不能同意!”且看一介勇夫如何将孙子兵法渗透官场,风生水起扶摇直上!——多年后,他站在权利顶端向下望:原来做个不贪污不受贿的清官,也没想象中的那么难……...

《官场:开局得罪顶头上司完整篇章》精彩片段


在马元强和牛立勇等人目光的注视下,杨世勇不慌不忙的缓缓抬起头来,点燃了一根烟,狠狠的吸了一口,吐出了一口眼圈,这才慢条斯理的说道:“我其实还想听一听,马书记刚才想要表达的那几点声明,我认为,真理不辨不明,事实不讲不清!”

牛立勇闻言,脸色顿时黑了下来,皱着眉头说道:“杨书记,难道市委领导的态度不是很清楚了吗?”

这是牛立勇在表达不满的情绪,同时也是在用这个向墙头草杨世勇进行施压。

但是,牛立勇却万万没有想到,以前表现得比较软弱、墙头草两头倒的杨世勇今天却出人意料的态度坚定:“市委领导的态度我们肯定是要考虑的,但是,马元强同志的观点,我认为也应该听一听,毕竟,马元强书记是我们所有常委中最了解林飞扬同志的。”

牛立勇被杨世勇气得快要吐血了,但是此时此刻,在经过了第一轮的试压之后,杨世勇依然表现得如此坚决,他就知道,杨世勇现场立场已经暧昧起来,而要想达到把林飞扬就地免职的目的,现在他唯一能够指望的是杨世勇,所以,他只能勉强压下心头的怒气,看向杨世勇说道:“好,杨世勇同志的顾虑还是有些道理的,那就请马书记讲一讲你的几点声明吧。”

马元强闻言顿时眼前一亮,直接声音洪亮的说道:“我认为,我们是否应该对林飞扬就地免职,关键要看三个因素:

第一,林飞扬的所作所为,真的违反法律了吗?

如果林飞扬没有违法,我们凭什么要把他就地免职呢?难道仅仅是因为市委领导的试压我们就要牺牲下面认真做事的同志,以后,下面乡镇的领导还有谁敢认真负责的去做事?他们会不会担心自己万一惹得市委领导不高兴了,直接要求我们把他们就地免职?如果那样的话,我们是不是就成为了提线木偶?

第二,如果林飞扬真的从忠义集团分公司的账本中发现了重要的线索,我们该怎么办?

第三……”

随着马元强滔滔不绝的陈述,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刚开始的时候,马元强讲话的内容还是很有焦点焦距的,但是到了后面,马元强的讲话开始散乱起来,但是,他依然还在滔滔不绝的讲述着。

杜志国心急如焚,想要出面阻止,但是看到杨世勇听得津津有味,却又忍住了。

因为现在,杨世勇手中握有那最为关键的一票。

牛立勇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5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杜志国和牛立勇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了。

马元强脑门上也开始冒汗了,林飞扬这个小家伙有些太不靠谱了,自己都已经告诉他了,自己最多也就是拖延20分钟的时间,现在30分钟都已经快要过去了。

林飞扬啊,你到底行不行啊?你小子要是再不来电话,你可就真的要被就地免职了。

就在此时,马元强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马元强拿出手机来看了一眼,是林飞扬打来的电话,他急忙接通了电话。

林飞扬激动的说道:“马书记,忠义集团分公司的账本我们已经翻译过来了,虽然汇总结果没有出来,但是保守估计,仅仅是6年之前,忠义集团通过盗采天王岭铁矿,就从这里拿走了将近5个亿的销售额!获得纯利润至少3个亿!

这可是一笔巨款啊!

详细的数据汇总,我们至少还需要30分钟的时间。”

听到林飞扬的汇报,马元强终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随后表情凝重的看向众人说道:“同志们,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林飞扬和破锣镇派出所从忠义贸易公司所带回来的那些账本已经被他们在忠义贸易公司会计的配合下完全破译,现在可以肯定,那些账本所记录的就是忠义贸易公司通过盗采天王岭铁矿石的详细记录,上面清晰的记得每一天的详细账目情况,同志们,根据林飞扬同志现场的保守估计,仅仅是6年之前,忠义集团通过盗采天王岭铁矿石就获得了高达5个亿的销售额,纯利润达到了3个亿!

但是,不管是破锣镇也好,我们天风县甚至天都市也罢,却没有获得一分钱的税收,这是多么严重的违法行为啊!

现在,谁还敢再说林飞扬破坏营商环境?

我敢直接骂他娘!

现在,林飞扬是在想法设法的帮助我们天风县追回被疯狂掠夺的国有资产,帮助我们天风县追回巨额天价的税收啊!

这将会是一笔轰动全省的巨款!”

马元强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声音提高了好几度,现场所有人全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不争取的剧烈的跳动了一下。

太恐怖了。

如果马元强所说的是真的,这忠义集团也太疯狂了。

怪不得忠义集团如此财大气粗!

现在,大家终于明白了,人家这是在天王岭上赚了大钱啊。

此时此刻,杜志国却已经吓得汗流浃背了。

牛立勇也如坐针毡。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林飞扬那边竟然真的取得了如此重大的突破。

他们更没有想到,忠义集团竟然有人反水了!

马元强冷峻的目光从在场众人的脸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了杜志国的脸上:“杜志国同志,现在你还要提议把林飞扬同志就地免职吗?”

杜志国张了张嘴巴,最后满脸尴尬的说道:“马书记,林飞扬的消息靠谱吗?林飞扬可一向是一个不靠谱的人。”

马元强冷冷的说道:“林飞扬靠谱不靠谱,我相信很快就会有账本事实作为结果。”

说到此处,马元强直接拍板说道:“同志们,考虑到林飞扬同志那边已经有了重大的发现,我们今天的常委会到此为止,至于把林飞扬同志就地免职的提议,从本质上来讲,这就是一个笑话!”

说完,他直接起身离开。

他是在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对牛立勇、杜志国等人的强烈不满。

他最后的那番话,更是赤果果的打脸。

牛立勇和杜志国的脸被打的啪啪作响!

两人是黑着脸走出县委常委会议室的。

两人直接进入了牛立勇的办公室,杜志国连忙拨通了徐忠义的电话。

没有等杜志国说话呢,徐忠义连忙问道:“杜县长,林飞扬被就地免职了吗?”

杜志国苦笑着说道:“功亏一篑啊!功亏一篑!”

“什么?林飞扬竟然没有被就地免职?杜县长,你们那么多人竟然没有把林飞扬给就地免职了?你们是不是太废物了啊?”徐忠义有些愤怒了。这一刻,他对杜志国等人说话的语气之中,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尊重。

杜志国脸色阴沉着说道:“徐总,你最好不要胡乱指责,虽然我们在常委会上功亏一篑,但是,真正的始作俑者是你们忠义贸易公司,是林飞扬通过查抄你们的账本发现了你们账本上所记载的真实的数据!

徐总,你的心也太大了吧?竟然把真实的账本留在忠义贸易公司那么小的地方,你脑袋该不会是被驴踢了吧?”

杜志国作为常务副县长,自然有他的矜持和尊严。

虽然徐忠义很有钱,但是,他杜志国也不是一个小小的商人可以随意指责的。所以他的反击也很犀利。

此时此刻,徐忠义脸色阴沉的犹如黑锅底一般,冷哼一声,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这次账本的问题,的的确确是我们内部出了一些问题,不过你们放心,我已经安排人去清理门户了,那个忽悠了我的诸葛坤,我一定会把他碎尸万段!

至于说账本那边,你们也不用担心,那些账本既然是真的,那么他们就很难再见天日了!我已经有了安排。

现在,我们需要启动B计划了!”

“B计划?什么意思?”杜志国皱着眉头说道。

徐忠义便简单的解释了一番之后,说道:“杜县长,B计划在你们开会之前我就已经安排人提前实施布局了,原本我是打算等一切全都安排妥当之后再去收拾林飞扬,现在看来,只能仓促上马这个计划了。好在时间结点还不算太晚。

不过有些事情,就得麻烦杜县长和牛县长你们这边帮忙协调、照顾一二。这一次,我们必须要让林飞扬彻底玩完!

否则,这家伙存在一天,对我们忠义集团来说,就是巨大的威胁!”

杜志国点点头:“好,我们会尽力而为的。

不过徐总,我得奉劝你两句,你这个B计划有些过于歹毒,希望你在实施这个计划的时候,最好把握好尺度,千万不要做得太过。

毕竟,现在是法治社会,依法治国已经是大势所趋,B计划存在着太多的违反依法治国原则的地方,希望你好自为之。

至于说我们这边,我们只能在法律允许的框架之内,为你敲敲边鼓,你明白吗?”

徐忠义冷笑着说道:“我明白!我当然明白,你们这些人啊,一个个的都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啊,既想当BZ又想立牌坊!总是能够把无耻刷新到新的高度!

我他妈的算是服了你们这帮人了!”

说完,徐忠义直接挂断了电话。

此时此刻,破锣镇派出所内,林飞扬和诸葛坤经过进半个小时的极限数学计算之后,全都累坏了。

全都趴在会议桌上休息,旁边,几名会计师则开始进行汇总计算。

让他们进行傅里叶C级变换他们不会,但是让他们进行汇总计算,这是他们吃饭的家伙。

就在这个时候,异变陡然出现。

当账本出现在一名负责汇总计算的会计师面前的时候,他突然拿起账本,然后猛的用手一撕,接连撕了几次之后,把林飞扬他们花费了海量心血通过傅里叶C级变换得来的数据全都撕了下来,然后直接吞进了肚子里,然后又把账本撕了个粉碎。

有会计师想要阻止,但是,却又有另外一名会计师挡在了众人的面前,直到那位负责撕扯账本的会计师撕扯完毕之后,他才放行。

等到林飞扬和诸葛坤看清楚眼前的事实之后,两人全都傻眼了。

诸葛坤反应最快,他立刻意识到,自己反水的事情恐怕已经泄露了。

他直接对林飞扬说道:“老大,我曝光了,我得先跑路了。”

说完,他一溜烟的冲出了会议室,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一刻,只有目瞪口呆的林飞扬满脸悲愤的看着那名吃账本吃的津津有味的会计师。

这一刻,林飞扬终于明白了功亏一篑这个成语的含义。

那是一种钻心的疼痛!

那是一种功败垂成的苦痛!

林飞扬的双眼杀气弥漫,一步一步的向着那名会计师走了过去。

小说《官场:开局得罪顶头上司》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赵瑞强听林飞扬说竟然要炸毁所有的铁矿入口,他的脸色当时就阴沉了下来,目光冷峻的盯着林飞扬说道:“林书记,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炸毁铁矿入口,你知道这会带来多么巨大的损失吗?

今后我们破锣镇要想对这些铁矿重新进行招标,会少卖多少钱?”

林飞扬嘿嘿一阵冷笑:“洞口如果不炸毁,那么他们晚上继续偷偷开采?你能怎么办?

你能管得住吗?你有力量管得住吗?

难道以前你们真的不知道天王岭上铁矿有人在私挖乱采吗?

我看不可能吧!

你们一定是知道的!

但是你们却没有去管!

为什么?

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管理部门的负责人已经被幕后之人给收买了,所以他们不仅不管,甚至还充当起了保护伞!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想管但是力量严重不足!

不要忘了,陈晓霞记者的文章中已经明确指出,这些私挖乱采的人所聘请的打手可是手中有枪,就我们镇上派出所那点人手,他们能搞定那些打手吗?”

说到此处,林飞扬斩钉截铁的自问自答:“他们搞不定!

所以,必须采取非常措施!

先把所有的铁矿入口给我炸毁!”

赵瑞强脸色阴沉着说道:“我绝对不同意!

这事儿非常的严重!必须向县里和市里请示!”

就在此时,林飞扬他们的汽车停在最大的铁矿入口处,众人纷纷下车。

赵瑞强下车之后,用手指着那宽阔的修建得非常结实的铁矿入口说道:“林书记,你看到了,这个铁矿入口修建的非常结实,如果你炸毁了,要想再次启用,难度很大,而且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你这样做图的是什么呢?”

林飞扬微微一笑:“我图的是让老百姓可以真正的享受到自然资源带给我们破锣镇老百姓的真正的福利!

而不是让这些原本属于老百姓的福利集中在少数的有权有势的黑恶势力手中!

所以,我宁愿这些铁矿入口被全部炸毁,我宁愿这些铁矿没有办法开采,也绝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黑势力和他们背后的保护伞骑在人民的头上拉屎撒尿,为所欲为!”

赵瑞强怒视着林飞扬:“林书记,我认为这是绝对不行的!这样做会出大事儿的!这种事关我们破锣镇长远命运的重大事件,必须要通过镇领导班子会议来决定!甚至应该由县里来决定!”

林飞扬轻轻的摇摇头:“关于炸毁这些铁矿入口的决定,我意已决,不接受任何反驳意见,所有的后果,由我林飞扬个人承担!”

说完,林飞扬直接对陈东升说道:“陈东升同志,立刻安排人手和资源,准备全面炸毁这些铁矿入口!同时把这些上下山的路全部给我挖断!

我倒是要看看,今后谁还敢继续私挖乱采!”

陈东升拿出手机,没有丝毫犹豫,开始在手机上寻找着联络人。

但就在此时,已经察觉到巨大危机的赵瑞强突然一伸手,从陈东升的手中抢过了手机,拿在手中之后,立刻拨通了县长牛志勇的电话:“牛县长,林飞扬打算安排人全面炸毁我们破锣镇天王岭上所有铁矿的入口,挖断所有的上下山的道路,他的这种行为是严重阻碍我们破锣镇经济发展的糟糕行为,他这样做将会让我们破锣镇彻底失去崛起的希望!请牛县长和县里为我们破锣镇天王岭铁矿主持一个公道!”

牛立勇听完之后不由得眉头一皱:“天王岭铁矿?你们怎么在那里?他为什么要炸毁这些铁矿入口?”

赵瑞强立刻把最近刚刚发生的事情跟牛立勇讲述了一遍,尤其是讲述了记者陈晓霞所发布的那篇文章上所提到的诸多的证据。

牛立勇听完之后感觉自己的脑袋瓜子在嗡嗡作响,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陈晓霞这个省里下来的记者竟然曝光了天王岭铁矿之事,这个结果,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牛立勇脸色阴沉的说道:“把手机递给林飞扬,我要和他通话!”

赵瑞强把手机递给林飞扬:“牛县长的电话。”

林飞扬斜着眼睛看了赵瑞强一眼,接过了手机:“牛县长,你有什么指示?”

牛立勇冷声说道:“林飞扬,你听清楚了,这铁矿入口到底是炸还是不炸,必须要等县里的最终决策!你们破锣镇绝对不允许轻举妄动!

我最后再重复一遍,这事必须等县里的最终决策!”

说完之后,牛立勇直接挂断了电话。

林飞扬气得浑身发抖。他怒视着赵瑞强,恨不得狠狠的揍这家伙几个大嘴巴,如果不是这个家伙,此刻或许陈东升电话已经打完了!

但是这个家伙为了避免这些铁矿的入口被炸毁,竟然擅自抢夺陈东升的手机给牛立勇通电话。

这说明什么?

是不是说明赵瑞强和牛立勇他们都是一丘之貉,他们都在天王岭铁矿之中拥有股份和分红,否则他们又为什么对于铁矿的入口被炸毁之事反应如此激烈?

想到此处,林飞扬冲着陈东升一伸手,陈东东把手机递了过来,林飞扬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县委书记马元强的电话:“马书记,请您上网搜索一下夜探天王岭的这个标题,网上有一篇省日报社记者陈晓霞所采写的文章,曝光的是我们破锣镇天王岭大量的铁矿被私挖乱采之事!

这件事儿涉及到的资金已经达到了数亿元甚至数十亿元,涉及到了巨额的国家和群众财富的流失!

针对此事我向您提出一个建议,我认为,要想彻底解决天王盖地虎铁矿被私挖乱采的问题,有两种选择:“第一,立刻将这些铁矿入口全部炸毁,防止私挖乱采,保护自然资源。

第二,立刻举行天王岭铁矿面向社会层面的招投标,在一个月之内,由县里和镇里共同派驻工作人员住在天王岭铁矿上日夜巡查,并在所有道路上设置卡点儿,防止私挖乱采和运输!彻底断绝私挖乱采之路!”

林飞扬打完电话之后,县委书记马元强顿时呆立当场。

马元强此时刚刚起床,睡眼惺忪,接到林飞扬这个电话的时候,他还有些迷糊,不过等听林飞扬说完之后,马元强的脸色却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因为在马元强的预估中,林飞扬要想触碰到天王岭铁矿私挖乱采之事,至少还需要半年甚至一年以上的时间。

但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林飞扬前脚当着他们这些县委领导的面儿,当着市委书记的面儿,狠狠的打脸杜志国之后,竟然这么快就把手伸到了天王岭铁矿私挖乱采之事上。

这林飞扬难道是狗鼻子吗?

他怎么这么快就嗅到了天王岭铁矿之事呢?

这个事儿可是一个巨大的烫手的山芋,谁碰谁倒霉,但是不碰它又是一个巨大的脓包,早晚会让破锣镇甚至是天风县面临暴风骤雨。

自从上任之后,知道了天王岭铁矿以后,这个事儿就犹如一根鱼刺一般,卡在了马元强的咽喉之中,让他睡觉都不得安宁。

他一直都在思考着,自己到底应该如何对天王岭铁矿出手,如何能够保证出手之后自己能够平安无事,又能保证这件事儿不会掀起太大的风浪。

这件事方方面面牵扯到的人和事实在是太多,牵一发而动全身,马元强想动却又不敢动。

但是,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林飞扬这个楞头青竟然一下子就捅了这个马蜂窝,而且还要炸毁天王岭铁矿的入口,这个奇葩的建议却让马元强眼前一亮。而林飞扬刚才所提到的第2个建议,同样让马元强产生了很多的想法。

马元强略微沉吟了片刻:“给我15分钟的时间,到时候我给你回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林飞扬冷冷的盯着赵瑞强:“赵镇长,你信不信,不管你找了谁,这天王岭铁矿,我一定会给他炸了!”

说话之时,林飞扬眼神中闪烁着强烈的疯狂之意。

赵瑞强从来没有见过林飞扬展露出如此疯狂的眼神,不过理智告诉他,林飞扬就算再疯狂,只要县里文件出台,林飞扬绝对不敢私自动手炸毁这些铁矿入口,除非他这个镇委书记不想干了!

赵瑞强眼中露出了迷之自信:“林飞扬,既然你这样说,那我也可以告诉你,这个铁矿入口你还真就炸不了!”

“那咱们就走着瞧好了!”林飞扬挺直了腰杆儿,大声说道:“同志们,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些属于我们破锣镇全体老百姓的铁矿吧!就是这些铁矿,一直以来,被那些黑恶势力在保护伞的保护下,肆无忌惮的开采着!

据说,每年从这里流出去的铁矿价值数亿元!但是,我们破锣镇才正确一分钱收入都没有!

难道你们认为这合理吗?”

林飞扬说完之后,没有一个人给予回应,甚至有些人看向林飞扬的眼神还充满了冷漠甚至是敌视。

林飞扬在说话的时候,一直用眼角的余光仔细观察着众人,众人的表情尽收眼底,他的心中对众人的立场也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

15分钟之后,林飞扬接到了马元强的电话,只有短短的几个字:“等着吧!县委常委会马上召开!”

而此时此刻,破锣镇这边暂时风平浪静,但是天风县却刮起了狂风暴雨。

因为县长牛立勇在接到了赵瑞强的电话之后,立刻找到了县委书记马元强,要求召开县委常委会,讨论天王岭铁矿入口到底应该是炸还是不炸的问题!

牛立勇在会议之前,认为自己对会议的结果和走向有着绝对的把握,但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平时一向低调隐忍的县委书记马元强竟然突然发飙了!

县委常委会上,牛立勇直接抛出了林飞扬的意见,然后就开始了滔滔不绝的批判,他整整讲了20分钟的时间!

把林飞扬劈了个狗血喷头!就差一点把林飞扬直接就地免职了!

最后,他总结说道:“马书记,同志们,我认为,林飞扬同志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小痞子,做事儿没有任何远见卓识,而且还极其喜欢沽名钓誉!对于此人,我真的是看不上!对于他的提议,我表示坚决反对!”

牛立勇说完之后,马元强直接缓缓抬起头来,目光看向牛立勇,笑着说道:“牛县长,我想请问一下,你是哪个大学毕业的?”

牛立勇眉头微皱:“我是省委党校毕业的。”

“你什么学历?”

“研究生。”

马元强笑着说道:“牛立勇同志,你是省委党校的研究生学历,这个学历的含金量到底如何你知我知大家都知,但是你知道林飞扬是哪里毕业的吗?

人家是北大毕业的!而且是经济学的博士,计算机的硕士!

难道你认为,一个不学无术的人,能够在北大拿到两个如此重量级的学位吗?”

马元强今天常委会上的第1次发言,就直接打了牛立勇的脸!

这在以往是从来没有见到的!

很多县委常委全都惊呆了。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平时做事非常低调,喜欢平衡之术的县委书记马元强,今天竟然和强势的县长牛立勇如此的针锋相对,直接毫不留情的当面打脸。

很多人全都是懵的。他们想不明白,为什么马元强今天会如此疯狂呢?

别人是什么心态牛立勇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这一刻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痛,那是一种被打脸的痛苦!

牛立勇目光冰冷的看向马元强:“马书记,我认为,学历的高低,学校的好坏,并不意味着一个人是否有本事,是否不学无术!我所说的不学无术指的是林飞扬做事不靠谱,指的是他做事没有过脑子!

我相信,任何一个有责任感、有远见的镇委书记,都不会提出像他这种疯狂的建议!

如果我们把破锣镇天王岭上的铁矿入口全都炸毁了,以后我们如何实现对破锣镇铁矿资源的开发利用?

现在炸毁了他是爽了,在老百姓的心目中伟岸的形象树立起来了,但是我们破锣镇要想发展,我们天风县要想发展,却不得不付出更大的代价,却获得更少的收益!

难道,林飞扬提出这样的建议,不是无学无术吗?”

牛立勇毫不犹豫地进行了反击。


陈晓霞被林飞扬这句话气的脸色铁青,怒视着林飞扬说道:“林飞扬,你这样做是在把我们破锣镇往风口浪尖上推啊,刚才县里和市里的领导都亲自给你打电话了,明令禁止你不能炸毁这些铁矿入口,你为什么非得和上级领导作对呢?”

林飞扬轻轻叹息一声:“陈晓霞同志,你错怪我了。”

这话一出口,满场皆惊,众人满脸怪异的看着林飞扬。

林飞扬却无视了众人那怪异的表情,继续说道:“我林飞扬从来没有想过和任何人作对。

我只是想要给我们破锣镇老百姓留下一些可以发展起来的资源而已,仅此而已!”

陈晓霞冷哼一声:“难道你以为只有你林飞扬是为老百姓着想?难道县里领导和市里领导就没有为老百姓着想?”

林飞扬没有说话,只是用手一指那盘山道说道:“陈晓霞,你知道每天从这路上运走的铁矿石值多少钱吗?你这个镇长阻止过吗?”

说完这句话,林飞扬突然摇摇头:“算了,不和你说了。没意思。”

说话之间,林飞扬表情满是绝望,那是他对陈晓霞立场的绝望。

就在此时,一辆汽车从远处疾驰而来,随后,三名工作人员从车上走了下来,为首一人看向林飞扬说道:“林书记,这车上装着800公斤炸.药以及相关的配套系统,这是曹委员让我们给您送过来的。”

林飞扬满意的点点头,立刻对身后众人说道:“来几个人,帮忙把这些东西搬到铁矿入口去。”

林飞扬话音刚刚落下,陈晓霞走了出来:“都不要动,这东西不能搬。我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现在,牛县长、杜县长和县自然资源局的人以及陈副市长以及市自然资源局的人正在开车赶过来,县里和市里已经明确表态,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私立炸毁这些铁矿入口,否则,严肃处理。”

原本两个想要往这边走的公务员听陈晓霞这样说,全都停止了脚步。

林飞扬看了一眼现场的众人,脸色阴沉了下来:“怎么?我这个镇委书记的话没有人听了吗?难道你们要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属于人民群众的、属于国家的铁矿资源被拿下黑恶势力疯狂的掠夺式开发吗?”

林飞扬说完之后,现场鸦雀无声,所有人全都保持着沉默。

林飞扬叹息一声,看向那三名运输车上下来的人说道:“麻烦你们一下,帮我一起卸一下车吧。注意轻拿轻放。”

这三人能够被曹振峰派过来,说明他们三人都是曹振峰的心腹,否则,不可能参与到这种敏感时期中来。他们这是冒着巨大风险过来的。

这三人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动手帮忙卸车。

林飞扬不顾危险,亲自卸车,而现场,十几名破锣镇的领导们却全都无动于衷,大部分全都站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谁也不想在这件敏感事情上得罪陈晓霞。

因为大家都知道,陈晓霞背后的靠山是杜志国。

就在此时,刚刚被林飞扬提拔为代理财务所所长沈卫民突然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眼神中闪烁着执着的光芒:“林书记,我来帮您搬。”

随后,在陈晓霞那如狼似虎的目光中,沈卫民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开始搬运这些沉甸甸的炸.药。

陈晓霞脸色阴沉似铁,拳头紧紧地握着。他没有想到,在这个敏感时刻,在自己已经明确指出县领导和市领导即将到来的情况下,依然有人敢站出来帮助林飞扬。

陈晓霞看着沈卫民的背影,咬牙切齿的喃喃自语道:“想要靠拍马屁当上财政所所长,门都没有。”

随后,他直接拿出手机拍了一张沈卫民搬运时候的照片直接发给了县财政局局长李庆祥,说道:“记住此人,名叫沈卫民,不要批准他的财政所所长的报批。”

李庆祥看了照片之后,嘴角上露出一丝冷笑,简单的回复了三个字:“必须的!”

陈晓霞看到李庆祥的回复,充满鄙视的看了沈卫民一眼,随后再次拿出手机,开始拍摄现场的视频,随后,将视频直接发给了自己的岳父杜志国。

杜志国看完之后,立刻把手机递给了同车而来的牛立勇:“牛县长,林飞扬这是要野蛮硬干了。”

牛立勇看完视频之后,气的浑身颤抖,咬牙切齿的说道:“这小子,真有种,真不怕死啊!快点开,必须在他们炸入口之前阻止他!以最快的速度开。”

牛立勇这次是真的有些急眼了。

很快的,视频被牛立勇发给了副市长陈明礼。

陈明礼看完之后,也快要被气疯了。他立刻给林飞扬打电话,却听到电话里传出了一个公式化的声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陈明礼气的又想摔手机,却忍住了。

现在,陈明礼算是看出来了,这个林飞扬虽然是一个小小的镇委书记,但是这小子的胆子是真够大的,除了他,还有谁敢顶撞自己?除了他,还有谁敢当着市委书记的面要求县财政局归还欠款?

只有林飞扬。这绝对是一个生瓜蛋子!

没有任何眼力见!

不懂得一点人情世故,有的,只是一颗所谓的虚无缥缈的家国情怀。

这样的人,早晚会被现实的洪水给淹死!

现实社会,没有他这种人一点的生存空间。

像他这么大的领导,原本不应该亲自去一趟破锣镇,但是他不能不去,因为他已经下定决心,必须要借助这次铁矿入口炸还是不炸的博弈机会,想方设法的把林飞扬给彻底从破锣镇里清理出去。

这是那位神秘的大人物交给自己的任务。只要自己能够完成任务,自己晋级市委常委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甚至直接担任其他地市的市委副书记都是有可能的。如果再给力一些,担任一个地级市的市长也是有可能的,因为那位大人物的背景实在是太大了,是让他高山仰止的存在。

这是他仕途上最佳的抱粗大腿的机会,而且是非常难得的契机。因为这条大腿实在是太粗了。

对于陈明礼来说,不管林飞扬到底炸还是不炸,他都能找到收拾林飞扬的机会。

所以,他来了,但是,并没有牛立勇想象中的那么着急,相反的,这一次,他的心态实际上非常淡定,因为这对于他而言,是一个稳赚不赔的机会。他甚至都没有催促司机快点开车。

甚至他的内心深处,非常希望林飞扬能够把铁矿入口给炸了。那样的话,他收拾林飞扬就更加有理有据了。

天王岭上。林飞扬他们所在的这个最大的铁矿入口处,所有的炸.药都已经布局到位。

导.火索也已经拉了出来,就差最后的点火了。

此时此刻,林飞扬表情平静,陈晓霞满脸的愤怒。

陈晓霞盯着林飞扬说道:“林飞扬,你最好不要冲动,牛县长他们再有二十多分钟的时间就可以赶到现场了。”

林飞扬轻轻摇摇头:“陈晓霞,我也奉劝你一句,立刻上车,因为我将会在10分钟之后点火。如果10分钟之后你们没有离开威胁区域,出了任何事情,后果自负。”

林飞扬话音刚刚落下,就听到远处传来轰隆隆一连串的巨响,整个大地都颤抖起来,山顶上,一些碎石块被震得哗啦啦往下掉落。

现场有些人甚至有种站立不稳的感觉。

响声,是从距离他们一公里外另外一处铁矿入口那边传过来的。

那里,是整个天王岭上第二大铁矿。那里, 是由纪委委员曹振峰负责的。

大地还在震颤着,林飞扬眼神之中有一道亮光一闪而过。

曹振峰,好样的,真有种,是个男人!

这才是年轻公务员的楷模!这才是真正敢于直面惨淡人生和淋漓鲜血的有家国情怀的年轻的公务员。

明明知道跟着自己一起炸了铁矿入口会惹来巨大的麻烦,但曹振峰还是毫不犹豫的干了。

这一刻,林飞扬神采飞扬,踌躇满志,他森冷的目光看着陈晓霞说道:“陈晓霞同志,我现在开始计时,五分钟之后,我将会直接点火,如果你们不离开,后果自负。”

一边说着,林飞扬一边站在了导.火索的边上,直接点燃了一根烟,开始抽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陈晓霞吓得脸色苍白。

他是亲眼看着林飞扬带着四个人把几百公斤的炸.药搬运进去的,那数量,看得他心惊肉跳。

如果一不小心点燃了,鬼知道会产生多么巨大的能量。

而眼前,林飞扬居然毫不在乎的站在旁边抽样。

就在此时,林飞扬手中的打火机带着火苗掉在了地上,精准的掉在了导火索上。

刺啦一声轻响,烟雾升腾而起,一股浓浓的特殊味道迎面而来。

陈晓霞吓得脸色通红:“着了!点着了!”

林飞扬不慌不忙的用脚踩灭了已经被点燃的导.火索,在陈晓霞那慌乱紧张眼神的注视下,笑着说道:“不好意思,手滑了一下下。

赵镇长,我这次反应很快,可以踩灭,但是下一次,可就不敢保证能够踩灭了。”

说道此处,他看了一下手表:“你们还有三分半的时间。”

陈晓霞原本想要拖延一下时间,看能不能尽量等到牛县长他们到来。

但是现在,他害怕了。

陈晓霞用手点指着林飞扬:“林飞扬,你……你就是一个疯子!你等着吧,牛县长他们马上就来了。有你好果子吃。”

林飞扬又点燃了打火机,让打火机开始在手中很潇洒的旋转起来,随时都有掉落在地上的风险。

这一下,陈晓霞彻底害怕了。

陈晓霞一边招呼众人上车,一边咬牙切齿的吼道:“林飞扬,你就是一个疯子!疯子!”

林飞扬对旁边的沈卫民说道:“你也跟着上车吧。”

沈卫民有些担心的看着林飞扬:“林书记,你怎么办?这玩意很危险啊。”

林飞扬笑了:“放心吧,干这种事情,我有经验。你赶快走吧。”

沈卫民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上车离去。

看着陈晓霞带着人全都下山去了,林飞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才不慌不忙的直接点燃导.火索,然后向着山下快速跑去。

感觉时间差不多了。林飞扬这才找了一个安全的地方躲了起来。

就在此时,山上,一阵惊天动地的响声轰隆隆的响起。山上,大大小小的石块从林飞扬的头顶飞跃而过,向着山下滚落。

响声停止,烟雾散尽,林飞扬从躲藏点走出来,拿起腰间的望远镜向上看了几眼,确认铁矿入口已经彻底坍塌,就连附近的道路也彻底被摧毁之后,他这才慢悠悠的向着山下步行而去。

而就在此时,牛立勇、杜志国等人的车队也刚刚抵挡山脚下。

他们远远的就听到山上传来了一阵阵轰隆隆的巨响。

牛立勇狠狠一拍大腿:“这个林飞扬,简直是胆大包天!无法无天啊!必须撤职!”

杜志国狠狠的点头:“没错,必须撤职!”

对杜志国而言,撤林飞扬的职最符合他的利益,因为到那个时候,他的女婿陈晓霞就可以直接顶替林飞扬的位置了。

就在此时,又是一阵轰隆隆的巨响传来。紧接着,每隔几分钟,就会有巨响传来。

直到半个小时之后,巨响才彻底停止。

又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林飞扬和曹振峰两人灰头土脸、破衣烂衫的从山上两条不同的小路上走了下来,在山脚下,两人彼此看了一眼对方,全都嘿嘿笑了起来,两人那漆黑的脸庞上,只有两排白牙在阳光下闪烁着亮丽的光泽。

此刻,牛立勇、杜志国等人已经在山脚下严阵以待了,甚至旁边还有几辆警车停在那里,发出了急促的警笛声,震慑着人心。

看到林飞扬和曹振峰两人的模样,杜志国怒声说道:“林飞扬,你们胆子够大的啊,看看吧,你们都干了些什么破事!”

说话的时候,杜志国颤抖的手指着已经被破坏得面目全非的天王岭,他的声音中,还带着几丝颤抖。

林飞扬笑了看了杜志国一眼,挥了挥手,拿出了他的那只打火机,点燃了一根烟之后,打火机在手中飞快的旋转着,这才笑着说道:“没什么,不过是放了几个烟花而已。”

曹振峰闻言,顿时眼前一亮:“没错,我们不过是放了几颗烟花。”

杜志国气得浑身发抖。

牛立勇满脸铁青。

陈晓霞幸灾乐祸的看了林飞扬一眼,满眼的怨毒。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