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秋日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热门小说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

热门小说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

夏声声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经典力作《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陆朝朝陆远泽,由作者“夏声声”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为救天下,我作为修真界老祖献祭了自己的神魂。再次醒来,我居然穿越成了小说中的炮灰女配!没想到刚一出生就被溺毙,还被女主顶替了身份。没想到娘亲居然是恋爱呢,被全家PUA多年而不自知,生生的被矮化了人格。三个哥哥也实在是不争气,残的残蠢的蠢。没想到这一世我的心声竟然能给全家人听到,顶级恋爱脑母亲终于清醒,三个哥哥的人生也重回正道。而渣男老爹,则落得个被休的命运.........

主角:陆朝朝陆远泽   更新:2024-07-10 20: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朝朝陆远泽的现代都市小说《热门小说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由网络作家“夏声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经典力作《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陆朝朝陆远泽,由作者“夏声声”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为救天下,我作为修真界老祖献祭了自己的神魂。再次醒来,我居然穿越成了小说中的炮灰女配!没想到刚一出生就被溺毙,还被女主顶替了身份。没想到娘亲居然是恋爱呢,被全家PUA多年而不自知,生生的被矮化了人格。三个哥哥也实在是不争气,残的残蠢的蠢。没想到这一世我的心声竟然能给全家人听到,顶级恋爱脑母亲终于清醒,三个哥哥的人生也重回正道。而渣男老爹,则落得个被休的命运.........

《热门小说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精彩片段


可陆砚书,差点激动的哭出来。

八年!!

他八年也不曾挪动过手臂。

今日,他手臂竟然能动了!

陆砚书莫名想起朝朝那一句。

吸了我的血,阎王也不敢收。

陆朝朝却是不愿再等,像个球儿似的,慢吞吞的笨拙的爬进了大哥怀抱。

幸福的窝在大哥怀中。

似又不满意,又拉起大哥的手,把自己围起来。

可大哥双手无力,马上又耷拉着落下去。

她又不满意了。

小嘴翘的高高,都能挂油壶了。

她指尖在大哥眉心轻轻一点,一道暖洋洋的气息从眉心涌入。

大哥身体太弱,只能一点点润泽。

陆砚书微愣。

只觉浑身热乎,好似干枯的身体得到了滋润。

陆朝朝又抓起他的手臂,把自己圈起来。

这次,双手十指紧扣,手臂没有耷拉下去。

似乎,有了些许力气。

但也仅仅是一丝力气。

即便如此,陆砚书眼含热泪,抱着朝朝好似抱住了全世界。

“妹妹,你会把大哥压坏的!!”陆元宵推着轮椅过来,让她吓了一大跳。

最主要,还是怕大哥发怒。

大哥脾气暴躁,连爹娘来了都冷着脸,谁都讨不了好。陆元宵此刻小心道:“大哥,妹妹不是故意的。她才五个月,还不懂事。”

谁知,陆砚书声音轻柔,甚至害怕吓到怀中的奶娃娃。

“不妨事。”

陆元宵瞪大了眼睛。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就转个身的功夫,大哥就护上妹妹了??

大哥坐上轮椅后,他推着大哥在花园中走了走。

大哥瘦骨嶙峋,衣袍都透着风,陆朝朝就趴在他怀中。

【大哥太瘦啦,抱着不舒服,大哥要多吃点肉肉……身上硌的慌。】心里想着,嘴上还吸溜着口水。

园中萧条不少,早已不复往日的繁荣。

陆朝朝趴在大哥怀里【哇,好大的池子,养鱼养王八就好啦……】

【怎么不开花呢?】

小姑娘碎碎念,陆砚书感受到她蓬勃的生命力,第一次抬头望向天空。

他已经,许久不曾走出门了。

【大哥笑了笑了,哇,大哥笑了真好看!】陆朝朝猛地瞪大了眼睛。

陆元宵偷偷朝大哥撇去,大哥果然很喜欢妹妹。

他就说嘛,这么可爱的妹妹,没人能抵挡住。

哎……

好想把妹妹偷去学堂哦。

读书好无趣,带着妹妹就很有意思啦。

兄妹三人转悠了一圈,便听得小厮急匆匆喊道:“公子公子……”

是陆砚书的贴身小厮元宝。

元宝跑的满头大汗,瞧见陆砚书坐在轮椅上,一颗心才落回原地。

今儿是公子取药的日子,他遇到姜家下人,打了一架。

元宝头发乱糟糟的,脸上还有可疑的红印。

可瞧见公子竟然出了门,激动的眼眶发红。

“公子,小的将午膳取了回来。要不,就在亭子里用?”公子自从无法自理后,每天都用清粥小菜,极少吃肉。

他想要减少如厕的次数。

他在维护自己仅有的体面。

【肉!今儿过节,想闻烤肉的味道!】

【不然,我就要撒泼了!】陆朝朝小脸蛋拧巴着,瞪着清隽的大哥哥。

肉肉的小拳头捏紧,一副要撒泼的模样。

陆砚书莞尔。

元宝看呆了。

八年啊,第一次见到大公子露出了笑容。

他整日伺候大公子,没人知道大公子多想死。他无数次尝试着葬送自己的生命,每一次都是自己祈求着他再多等等。

“去亭子里,支个烤肉摊子吧。”

“给我备些肉粥。”他身上太瘦了,朝朝说不舒服。

“是是是!”元宝喜极而泣,一瘸一拐的往小厨房跑去。

小说《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不过活着也受罪,阴人生来能见鬼,七月半岂不是要吓个半死?陆朝朝在心里吐槽。

陆元宵瞪大了眼睛。

难怪四皇子常年住在护国寺,今年若不是他母亲贤贵妃病重,只怕都不能回宫。

“等会放学,你早些回宫。别冲撞了脏东西。这三日,可千万别出门!”

他身子弱,又是阴人,很容易被恶祟夺舍。

果然,刚用完午膳,宫里便来人将四皇子接走。

“他三年那年想家,七月半那日偷跑回宫。等他清醒过来,已经是三日后。那三日他性情大变,据说贤妃娘娘都被他吓得大病一场。”李思齐叹了口气,他知道的还要更多一点。

那次,四皇子双眼血红,活生生咬死贤妃的狗,吸干了血。

整个人宛如恶灵。

醒来后记忆全无。

那三日,便是被邪祟占据了身体。

“最惨的是,三岁前他都不敢睁眼,每日拿纱布捂着眼睛。”小时候经常见鬼,这也是他小时候极其难带的缘故。

“就没有办法挡住邪祟上身吗?护国寺高僧也做不到吗?”

“生来就体弱多病,在清冷的寺庙住着,与父母常年分离。还要时刻注意被夺去身体。”

陆元宵以前总觉得四皇子性情清冷,如今看着,倒觉得对方可怜。

李思齐摇了摇头:“方丈只能保他一时平安,贤妃娘娘遍寻天下,也找不到一劳永逸的法子。”

两人有了共同养崽崽的经历,反倒觉得对方人不错。

这多简单?

把我的胎毛剪一戳,阎王见了都害怕。陆朝朝翘着肉呼呼的小脚,嘴里卟噜卟噜的不停。

她发现了,每日多卟噜卟噜,对她发声有很大帮助。

哎,啃手啃脚的天性,简直无法克制。

而且最近她总觉得牙根痒痒,估摸着要长牙了。

陆朝朝烦躁的抓了把头发。

“哎哎哎,别抓别抓,就这么两根,别抓秃了。”陆元宵听她提起胎毛,稍稍留意了一眼。

她的胎发并未剪,尚还留着。

可他对妹妹有些怀疑,这两根软绵绵的胎发,能挡邪祟上身?真的假的?

一个下午,两人就有了深厚的革命情谊。

直到放学前,两人还腻腻歪歪的看着花布袋,笑的一脸温柔。

陆元宵满脸笑意,他又交到一个新朋友啦!

刚走出书院大门。

他便瞧见立在门口,沉着脸提着棍子的许氏。

“嗷嗷嗷嗷!!!”

陆元宵前脚刚出大门,后脚便被打的嗷嗷叫。全城都能听见他的惨叫声。

众人眼睁睁看着许氏,从他书袋里抱出个白嫩嫩的奶娃娃。

奶娃娃生的冰雪可人,一副讨喜的模样。

“陆元宵,你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把妹妹偷来书院!!”许氏暴跳如雷,天知道她今儿多么恐慌。

几乎将半个京城都掀过来!

“我看你是皮痒了!!我让你胆大,让你偷妹妹出门!”

“下次还敢不敢?下次还敢不敢?!!”许氏抄起棍子追着打,陆元宵嗷嗷叫,心里琢磨着。

下次还敢!

“去跪在祠堂,没我的准许,不可出来。”许氏绷着脸,紧紧的抱着女儿。

陆元宵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的哦了一声。

然后默默去跪祠堂。

登枝今儿腿脚都吓软,这会才稍稍回过神来。

娘亲不要怪哥哥,朝朝好想出门呀……

吧唧,在许氏脸上亲了一口。

许氏看了眼笑的没心没肺的女儿:“今天就你最高兴。可把娘亲吓死了。”光是想想,她都后怕不已。

“小公子也是喜欢妹妹,夫人……”登枝想给陆元宵求情。

小说《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没多时,凉亭中便多了个小炉子。

今儿正好有些凉风,倒也不算燥热。

亭子里放着个小炉子,炉子上架着干净的铁盘。石桌上放着不少切成薄片的肉,还有些酱料。

肉粥也温在铁网上,咕咚咕咚冒着泡。

陆元宵折腾大半天,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瞧见满桌肉菜,眼珠子都在发绿。

元宝装了一碗肉粥。

他要给大公子喂饭。

陆元宵便自己夹着薄如蝉翼的肉片,放在铁盘上。转瞬之间,铁网上便迸发出滋滋的油香,撒上调料,空气中全都是孜然味儿。

“哇,这肉又嫩又香。嘶嘶嘶……”陆元宵吃了一口,烫的他张牙舞爪,却又不肯吐出来。

陆淼淼狠狠的吸了口空气。

馋的口水哗啦啦直掉。

“朝朝,喝牛奶。”陆元宵出门时,给她带了牛奶。

陆淼淼愤怒的瞪大眼睛,指了指桌上的肉,再指了指自己的牛奶。一脸的控诉。

将两个哥哥看得直乐。

虽然不会说话,可所有人都明白了她的控诉和委屈!

“你没长牙,才五个多月,吃不了肉啊。但你可以闻!哥哥对你好吧?我吃肉,给你闻味儿。”陆元宵贼不要脸。

小家伙眼睛都气红了。

陆砚书瞧见他俩闹腾,心头郁气都散了几分。

“元宝,去拿个甘蕉来。”

许氏每日都让人送新鲜好克化的水果来,元宝很快便取了一个。

“你用勺子刮成泥,给妹妹吃一些吧。五个多月,可以吃果泥。”他当年还未瘫痪时,给弟弟们喂过。

陆元宵试探着刮了一勺,陆淼淼吃的眉开眼笑。

【呜呜呜呜,终于活过来了】

【好甜好甜,好好次,大哥我爱你,我最爱大哥了。】

【唔,三哥笨了点,但也好爱好爱呀。】

陆元宵喂着她吃了七八勺才停下:“明儿又吃,吃太多不消化,怕你拉肚子。咱们慢慢添加啊。”

说完,从石桌上烤了个鸡腿,把肉扒拉下来。

把骨头给了陆淼淼。

陆淼淼这下,直接爬起来亲@了他一口。

坐在大哥怀里,吧唧吧唧的啃骨头。

心里满#@足的吁叹一声【哎,这辈子值了……】

两个哥哥面上差点绷不住笑。

陆砚书寻常只吃几口清粥,吊着这条命。

今儿却将这碗肉粥,吃的干干净净,眼中的光芒,好似重新活了过来。

一直待到下午,陆砚书精力不济,陆元宵才准备离开。

“大哥,需要给你请个大夫吗?”

“我不告诉别人。偷偷的,好吗?”陆元宵始终惦记着,他手腕那道恐惧的伤口。

陆砚书摩挲着手指,他手指比以往更灵活了。

这一切,都源于朝朝。

“大哥无事,不用请大夫,也不要告诉母亲。”他看了眼三弟。

“从明日开始,你每日下学,便来我院中吧。我给你补课。”自从瘫痪后,他让人将屋中所有书都搬出去烧了。

元宝将两人送走后。

陆砚书坐在轮椅上,手指掀开手腕上的纱布。

手腕,不知何时,已经光洁一新。

鲜血淋漓的伤口,已经愈合。

他花了八年,才勉强能动的手指,如今已极其灵活。

手臂,可以抬起一寸。

八年了!

他的手,重新感觉到了力量!

溺水陆砚书没哭,未婚妻躲在假山后,导致他瘫痪也没哭,被退婚没哭,被家人放弃他也没哭。

可这一次,他哭了。

元宝回来时,他低声道:“你拿金针来刺我的双腿。”

元宝嘴唇动了动,刚瘫痪时,公子每日都让他敲打双腿,甚至拿针刺双腿。公子依然毫无知觉。

小说《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我为你一句自卑,便不曾归家十七年。爹爹年迈,母亲白发苍苍。陆郎,我为你做的够多了。”许氏抱着陆朝朝,捏了捏女儿的脸颊。

“再者,陆郎,你升迁不易,不若去求求大哥和父亲,他们定会帮你的。”

许氏此话,激的陆远泽面色铁青。

陆远泽看重她娘家的关系,但又不愿拉下脸,许氏素来还要哄着他接受许家的帮助。

真正是软饭硬吃。

“男儿铁骨铮铮,怎能求人!况且,我这不是为了给你挣脸面吗?”陆远泽压住火气,拉住芸娘的手满脸深情。

许氏只觉浑身不自在,不自觉抽回手。

“我父亲乃天子帝师,大哥正二品,我自己也有三品诰命,陆郎,这点脸面我不缺。”

“我实在不愿你太过辛苦。”

许氏这话,当真把陆远泽的自尊踩在了脚下。

陆远泽浑身都在抖。

他觉得许氏变了。

偏偏许氏那句不愿你辛苦,又好似什么都别变。她依然心疼他,爱他入骨。

陆远泽压了压火气:“芸娘,我近日朝中有事,大抵需要拿些银子打点。若是有奇珍异宝,便更好了。”许氏嫁妆丰厚,这些年拿出不少私房贴补陆家。

陆家那点家底,寒酸至极。

就连陆家的大宅院,都是她进门后翻修的。

许氏点了点头,登枝将库房钥匙给他。

“这是陆家库房钥匙。”说完捂着嘴轻笑一声:“我啊,就不拿私库钥匙给你了。私库是娘家给的嫁妆,用我娘家之物,陆郎心里又要难受。”

陆远泽嘴唇动了动,最终什么也没说。

他想要许氏的私库,可他想要许氏求着他收下,而不是自己讨要。

陆远泽寻了个理由离去。

他似乎,越来越沉不住气。

许氏回府的路上,便瞧见有人抬着贺礼,一路朝着姜家而去。

“姜家嫡姑娘定亲,撒喜糖咯。”姜家门前,大肆撒糖。

众人蜂拥而上。

“哎呀,是那个与陆家残废定亲的姜姑娘吗?”有人大声问道。

丫鬟端了个大篓子出来,笑眯眯道:“今日姑娘订下良缘,寻得佳婿,结秦晋之好。恭祝我家小姐,便有红包领。”说完,抓出一大把铜钱,众人顿时恭贺起来。

“陆家残废,怎配得上姜姑娘?退了好,退了好。”众人纷纷鼓掌。

许氏气得双眼泛红,胸口不断起伏。

“姜云锦,定的哪家公子?”许氏咬了咬牙。

就连陆朝朝都睁开了眸子。

登枝打听回来,神色为难,满脸愤恨。

“是……是上个月刚中秀才的陆……陆景淮!”

“还……还是侯爷,亲自做媒!”

“说是,他远方表亲。”

许氏浑身脱力。

“他是故意的,他是故意要夺去我儿助力!”许氏指甲深深的掐进肉里。

“他要剜我的肉啊,他要挖砚书的心啊。他将砚书的嫡妻,说给外室子!!”这一次,许氏近乎恨毒了他。

他甚至,亲自做媒。

难怪最近缺钱,需要打点。

订亲,可不需要大量的金银么?以及各种奇珍异宝!

他可真是好样的,拿嫡妻的嫁妆养外室子!

许氏抹了把泪:“陆晚意呢?她回清溪之事,可查到了。”许氏气到了极致,她神色都泛着几分冷意。

登枝迟疑了一瞬。

“说!”

“奴婢,并未打听到她回清溪。她……一直在京中,从未离京。”

“且采购了许多婴孩所需之物。还去金铺打了一套婴孩的金手镯金项圈,平安锁。”登枝担忧的看着她。

夫人,几乎众叛亲离。

整个陆家,全都在骗她。

许氏已经哭都哭不出来,心里痛苦到麻木。

当年那个抱着她腿的孩子,终究……

负了她。

【娘亲不哭……娘亲,朝朝爱你哟,朝朝带你躺赢。】

【朝朝可厉害啦,朝朝超厉害的好吗?!】陆朝朝噘着粉@嫩的嘴,朝着许氏啊啊的喊。一本正经,格外认真。

许氏贴着陆朝朝的小脸,幸好,还有朝朝。

【娘亲,新科状元爱打媳妇儿。乡下有个发妻,被他生生打死。你上辈子劝阻陆晚意,陆晚意以为你嫉妒她,她为此极其恨你。】

【后来,后来她划烂了娘亲的脸。呜呜呜……】小朝朝心疼极了。

许氏还想听,却又没了。

只紧紧记住了这几句。

刚回府,陆晚意便期期艾艾的寻了过来。

“嫂子,你……你可打听清楚了?”陆晚意面色羞红,那一日,她便看上了状元郎。

许氏屏退了下人,才道:“晚意,你可是动心了?”

陆晚意羞涩的看了嫂子一眼:“嫂子!”她跺了跺脚。

许氏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漠然的看着她。

上辈子帮你出火坑,你却生生划烂我的脸?

那,这辈子就嫁进去吧!

“我打听到,那新科状元幼年定了一门粗鄙不堪,大字不识的童养媳。”

陆晚意轻轻皱起了眉头。

“但那童养媳没福气,去年病逝。只是乡下有些传言,说状元脾气不好,总是骂童养媳。晚意怕是要吃苦头。要不,算了吧?嫂子舍不得你受气。”许氏似乎不太满意。

“京中公子极多,总能找到配晚意的。”

陆晚意眼眸亮晶晶的,拉着许氏的手晃了又晃:“嫂子,好嫂子。男人的脾气,那叫男子气概。”

“再说,童养媳没才貌没家世,甚至不识字。她笼络不住男人,是她没本事,是她活该。男人打女人,定是她犯了错!”

“晚意,有这个本事,有这个信心!”陆晚意微昂着头,她容貌不俗,怎是童养媳可比的。

“这女人管不住男人,从来就不是男人的问题。”陆晚意瞥了她一笑,嘴角笑的微深。

许氏死死的咬着牙。

“还是再相看相看吧,男人才情官位不能放在第一位,要看品性。”许氏故意与她对着干。

“不管,我就嫁她。我去寻母亲。嫂子不同意,母亲定会同意!”陆晚意对此满意极了。

当即便匆匆出了门,朝着德善堂而去。

【哦豁,跳火坑跳火坑。】陆朝朝欢喜得直咕噜咕噜口水。


原书中,陆家兄弟的惨,都是一笔带过。

可真正置身其中,才会发觉其中的绝望。

陆元宵吓得一个激灵,他知道妹妹有些神奇之处的。

心中惦记大哥,也顾不得害怕,当即便要去推明德苑大门。

明德苑大门紧闭,他砰砰敲门,院内也毫无反应。

“不行,大哥不许人伺候,院中小厮都被他赶出去了。”听说,身边只留了个贴身伺候的小厮。

院中扫撒,皆是下人夜里偷偷进来。

天亮便离开。

陆朝朝心想,大哥心死,将自己封闭了。

此刻闻见空气中越发浓郁的血腥气,陆朝朝急了。

她抬起小手指了指墙脚,陆元宵眼珠子一瞪:“钻钻钻狗洞?”

“不行,士可杀不可辱!读书人怎么能钻狗洞?!”

…………

片刻后。

陆元宵趴在狗洞内,一边嘀咕一边钻:“读书人的狗洞,怎么能叫狗洞呢?赶明儿贴个状元洞。”

陆元宵满头杂草,将妹妹从狗洞里拖出来。

“你爬的太慢了。”将妹妹抱在怀里。

便直直的朝着内院冲。

院内荒芜一片,四处都透着死寂。

曾经在府内,有着高于一切的待遇,如今……却成了禁忌。

陆朝朝指左,陆元宵便毫不犹豫的往左边狂奔。

小胖子跑的满头大汗。

靠近那扇门,连他也闻见了浓郁的血腥气。

陆元宵心头一抖,隔着几道院门,朝朝怎么闻见血腥气的???

这也太离谱了!!

哐当!!

陆元宵猛的撞开大门,浓浓的血腥气扑面而来。

“呕……”猛一闻见血气,陆元宵反胃的干呕了一声。随即,便被眼前的一片刺的双目通红,浑身发凉。

入目之下,皆是一片血红。

刺眼的,大片大片的红。

“大哥!!”

一道道浓稠的血色,从床头躺着的男人身上,一路蔓延,直直的蔓延到了脚下。

陆元宵的脚,直接落在血上,留下两行脚印。

小少年吓得心头哆嗦,背着陆朝朝的手都在颤抖。

床头的青衣男子闭着眸子躺在床上,手腕耷拉在床沿,正在滴答滴答往下涌动着鲜血。

“大哥,自尽了!”陆元宵近乎说不出话,浑身发软,几乎踉跄着朝大哥身边走去。

“大哥大哥……呜呜呜,娘!!爹娘!快来人啊!!”陆元宵哪里见过这一幕,跌跌撞撞冲过去。

伸手摸了摸大哥,大哥浑身冰凉,他抖得不成样子。

饶是陆朝朝也被这一幕刺激坏了。

床上的青年眉眼如画,犹如谪仙。偏生满脸死志,毫无生气。他虽然还活着,可心,早已死去。

从天上跌落尘埃,任谁也接受@不了如此落差。

【笨蛋,快拿手绢儿,捂住手腕!】陆朝朝急的嗷嗷直叫。

陆元宵将她放在床上,一边抖一边哭,一边忙着往手腕缠手绢。

“大哥,大哥,你别死啊。你死了我们怎么办啊?大哥我好害怕……娘亲快回来啊,呜呜呜……”死死的将手腕缠住。

“该死的东西,小厮呢?”陆元宵双目赤红。

母亲深怕大哥寻短见,留了个贴身小厮在身边。

此刻大哥手中紧紧攥着一块碎瓷片,瓷片上厚厚的血迹。

“大哥,大哥你不要死……你死了,谁来帮娘亲,帮我们啊!”陆元宵哭的嗷嗷直叫。

陆朝朝偷偷瞥了他一眼,便将手指含在嘴里,重重一咬!

她身负功德,又有灵气傍身,她的血说是神药也不为过。

可咬下去……

她呆呆的看着手指上的口水,一脸懵逼。

哦,忘了没长牙。

她只得将手指在瓷片上悄悄一划,痛得龇牙咧嘴。


夜里。

许氏彻夜未眠,站在大门口遥遥望着隔了几条街的许府。

那边火光冲天,能隐隐听得传来的哀嚎声。

“夫人,没事的。”登枝握着夫人的手,发现她双手冰冷,整个人都在发颤。

许氏嘴唇子发紫,身形轻轻抖动,半响才从嗓子里挤出几个字。

“差一点……只差一点……”只差一点,许家就完了。

幸好,她听到了朝朝的心声。

她的朝朝,就是上天赐给她的宝贝。

一直到天色渐明,许氏身形僵硬的动了动。

登枝急忙上前扶住。

“侯爷回来了吗?”许氏面色苍白,有些脱力。

登枝摇了摇头:“侯爷彻夜未归。”

许氏扶着登枝的手,闭上眸子,压住眼底的惊惧和怀疑。

她不敢去想,此事有没有侯爷的手笔。

“夫人,打听出来了。”

“昨夜禁军将许家翻了个底朝天,在夫人闺房外的那颗歪脖子树下,挖出了血书。这会许老爷子已经跪在御书房门外听审了。”映雪脚步匆匆,一宵禁,立马就赶过去打听消息。

映雪和觉夏两个丫鬟有些忧心。

但见夫人面上好似轻松了几分,再抬眸,夫人依旧皱着眉头,大概是看错了。

许氏紧抿着唇,没再说话。

她这一整天如坐针毡,自嫁给陆远泽后,她渐渐没了主心骨,依附于他。

为他生儿育女,为他洗手作羹汤,早已没了当年京都才女的锋芒。

连最爱她的家人,都舍弃了。

许氏嘴角弥漫着一丝苦涩。

她差人去请陆远泽,陆远泽也不曾回府。

她竟然还想给陆远泽一次机会,一次坦白的机会。可陆远泽,甚至都不曾回来。

一直枯坐到傍晚。

门房匆匆来报。

“夫人,姜家来人了。”许氏猛地站起身。

姜家,那是与长子陆砚书定亲的人家。

姜家这个时候来人,只怕没好事。

姜家和陆家当年都是开国功臣,姜家从文,后代争气,这一代坐到了正三品大理寺卿的位置。

而陆家从武,陆远泽生来文弱,也只得走从文的路子,这些年不上不下。

好在娶了许氏,才得以寸进。

但比起姜家,始终差了一些。

“当年砚书公子颇有才名,还是他们自己个儿上门订下的娃娃亲。”登枝给许氏换了身衣裳,瞧见许氏精神了几分,才扶着她出门。

许氏顿了顿:“把朝朝抱着吧。”

小朝朝已经满了四十天,如今跟吹气似的长了起来,圆圆润润,小脸见了谁都咧嘴笑,看着就觉喜气。

许氏上前厅时,姜夫人已经绷着脸坐了好一会儿。

桌上还放着个托盘,托盘盖着红布。

许氏脚步微微顿了顿。

“许妹妹,许久未见,你满月酒姐姐都不曾来。当真是愧疚。”姜夫人叹了口气,脸上带着几分精明。

当年她真是看好陆砚书,谁知道成了个残废,不能自理,还会发狂。

拖了这么多年,如今许家也下了狱,她也没了顾忌。

“咱们两家亲如一家,都是一家人,我哪能怪姜家。”许氏笑着道。

姜夫人神色微顿。

微微敛眉,沉默一瞬才道:“许妹妹,咱们明人不说暗话。砚书的亲事,只怕要作罢。”

许氏脸色垮了下来。

“砚书如今不人不鬼的活着,他配不得我的云锦。云锦贵为姜家嫡女,怎能嫁给一个残废!这门亲事,早就该退了。”姜夫人瞥了许氏一眼,如今的许氏,可比不得从前。

许家入狱,陆砚书又是个残废,退亲自然毫无顾忌。

“你!”许氏气得胸口生疼。

“砚书落水,难道不是为了云锦?”许氏咬着牙。

她聪慧过人的砚书,是为了姜云锦变成那样的!

姜云锦落水,砚书跳水救人,姜云锦得救了。

可她的砚书,在水中沉溺多时,救起来便不行了。

许氏每每想起此事,都心痛万分,无数个夜里恨到极致。

姜夫人面色有些难看:“我家云锦贵为嫡女,怎能嫁残废?再说,云锦也没让他救,他自己跳下去的!这亲早就该退了,害我儿担个臭名声!你家那残废,就别祸害好人家的姑娘了。丧不丧良心?”

“他发起疯不顾后果,就该关一辈子,娶什么妻啊。”

“和他订了亲,我儿都嫌丢人。那都是不光彩的过去!”

“这亲事,你不退也得退。”

“退亲,我不同意!”许氏赤红着双眼,咬着牙,砚书因她成了残疾,姜家却想撇下砚书!

她的砚书,这辈子都毁了。

小朝朝从襁褓中探出小胖手【退退退,漂亮娘亲快快退……】

【她可害惨我大哥哥啦……】

【她嫁给大哥哥后,偷偷打大哥哥,让大哥哥学狗叫,让大哥哥钻胯,还让大哥哥喝尿。还带人回家,让大哥哥看她和别人睡觉觉。大哥哥被活活气死啦……】

许氏端着茶的手一颤,呼吸变得粗重,茶水溅出几分。

拳头死死的握紧,指甲印都掐进了肉里。

丝丝鲜血从指尖溢出。

她的孩子,到底遭了多少罪!


平日里陆元宵嘴甜,从不摆少爷架子,几个丫鬟都极其心疼他。

许氏嗔怪的瞪了她一眼:“行了,跪到饭后吧。”

登枝立马喜滋滋的吩咐下去,今儿提前半个时辰开饭。

“夫人这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登枝不由偷笑,要不是夫人今儿心情好,只怕小公子要屁股开花。

许氏抿着唇轻笑。

今儿一大早,她私库丢失的东西,尽数找回,还收了一大笔赔偿金。

这些年她做冤种的付出,至少金钱上有了弥补。

侯府,怕是只剩个空壳子。

“唔,老太太一大早,眼圈都是黑的。便说要去上香。”

“恐怕是看那边去了。”登枝不服气。

“夫人,要不……”

“咱们和离吧?”登枝想了无数次,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陆淼淼霎时在怀里蹦起来和离和离和离!

换新爹,换新爹!

“您看,小小姐都偷着乐呢。”登枝实在不愿,夫人再受磋磨。

光是想想过去十七年,生活在一场骗局之中,她便替夫人委屈。

许氏神色微怔。

“登枝,我有三子一女,自古以来,女子和离回家,没有带走子嗣的。”除非,对方自愿放弃。

如今,陆远泽的筹#@码还不够。

还不足以让他舍弃几个孩子。

登枝见她没说话,便吩咐人摆了晚膳。

傍晚时,老太太和陆远泽回了侯府,两人神色疲惫,眼底都有着隐隐的怒意。

许氏打乱了他们所有的计划。

“你那个媳妇,实在太过恶毒,她竟然想毁了景淮!”

“景淮可是我侯府的种,是侯府的希望!你瞧见景淮今日强忍落寞的模样了吗?看的我心疼啊。”老太太捏着帕子落泪。

林嬷嬷是她的心腹,也被推出去顶罪,这次俨然伤筋动骨了。

“她也是做母亲的,怎么这般心狠手辣?”

“就因为她生的孽种不争气,也要毁了别人的孩子吗?”老太太拐杖砸在地上砰砰作响。

陆远泽皱着眉头。

“娘,慎言!他们不是孽种,那也是我的孩子!”陆远泽神色有些犹豫。

老太太砰的一拐杖,砸在他脑袋上。

痛的他捂住脑袋,手心溢出一丝丝血迹。

“糊涂!”

“若是当年的砚书,也就罢了。现在,他是个残废!是个吃喝拉撒,都需要人料理的残废!”

“活着只会给我侯府蒙羞!”

“景淮多聪明?名动京城!景瑶更不必说,得方丈预言,贵不可言!而姣姣呢?没名没分的跟着你,委屈十七年了!”

“许时芸那个毒妇!”老太太神色怨毒。

这次,差点害得景淮名声尽毁,全盘皆输。

“她娘家势大,我原本计划着,若她这一胎孩子早夭,便将景瑶养在她名下。记在她名下,有了感情,便不会防备。”对许家,对许时芸做什么,都有机会。

将来景瑶大义灭亲,还能得个好名声!

可惜……

“若景瑶在身边,咱们也能解解相思之苦了。好好的孙女,却要养在外头,见不得光。”

陆远泽眸子微动,却什么都没说。

天色渐暗,府中下人纷纷关紧门窗,检查门窗是否贴上门神。

子时……

天边涌现出一阵一阵的白雾,将一切都遮掩其中。

白雾之中,隐隐出现形态各异,张牙舞爪,骇人的生物。

有无头人漫无目的,四处找头。有断臂残肢,有血盆大口,各种奇形怪状,令人恐惧的存在。

尽数漂浮于天空之中。

耳边隐隐出现一道道尖利的声音。

许氏披着衣裳,登枝连油灯也不敢点,就着月色道:“夫人,您放心吧,四处都贴了门神。墙脚还撒了黑狗血,完全着呢。”


入夜。

许氏被请到了德善堂。

老太太想要许氏去探新科状元顾翎的口风。

虽然老太太是陆晚意亲娘,可她已经老了。

如今许氏又是三品诰命,自然能给陆晚意长脸面。

许氏直言,她不看好顾翎。

“母亲,顾翎虽有才华,可他不堪为配,晚意值得更好的!”

“娘,晚意嫁给他,定会后悔的!晚意是我一手养大,我还能害了晚意不成?”许氏甚至大声阻止,府中许多人都曾听见。

“你养她又如何,晚意不是你肚子里出来的,你怕是记恨砚书亲事被退,看不得她好。”

两人闹得不欢而散。

此事府里众人皆知,而许氏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她得把自己摘出去。

第二日。

老太太便请了人去探口风。

此事极其顺利,顾翎无权无势,能娶得忠勇侯府嫡女,那已经是高娶。

当月便请人交换庚帖,订下亲事。

陆晚意已经十九岁,年后便二十。

直接定在了三个月后。

亲事有些急,可见陆家的急切。

府里言笑晏晏,众人欢欣雀跃,唯独许氏面沉如水,所有人都以为她不满意亲事。

只有陆朝朝知晓。

她娘每天晚上做梦都笑醒。

春去秋来,陆朝朝已经五个月,脱下了厚厚的袄子,换上了薄薄的小裙子。

露出了藕节似的白嫩胳膊,看起来娇娇软软的像个白面团。

眉心一抹红,衬的她犹如小仙童。

【今儿七夕节,好想看灯会呀……】

【好想好想出门,朝朝还从未出门过呢。】陆朝朝听得外头丫鬟的声音,心里碎碎念个不停。

她发现自己渐渐能发出声音,只是发音不太准。

她现在坐的很稳,因着娘胎里养得好,又能吃能睡,也能稍稍爬一段儿了。

“夫人,夫人!长公主来报信,说是……说是怀上了!”登枝急匆匆进门,满脸喜意。

许氏猛地从榻上坐起来。

“真的?”说完便双手合十拜了一拜。

“菩萨保佑,菩萨保佑,玉儿这么多年施粥赠衣,行善无数。成婚十四年,终于怀上了!!”许氏喜极而泣。

她父亲是太傅,时常带她入宫。

一来二去,她和长公主自幼关系就极好。

“快,让人送贺礼去。”

“可有给宫里送信?”许氏满脸欢喜。

“送了送了,长公主怀孕刚满三个月,胎刚坐稳,报信头一个就来的咱家,第二个才进宫呢。”登枝也不由好奇,长公主好似格外看重夫人。

连怀孕,第一个都报给侯府。

许氏愣了愣。

“怀孕多久了?”

“满打满算,今儿正好三个月。”登枝还仔细问了时间。

许氏猛地朝陆朝朝看去,陆朝朝坐在床上,正津津有味的嗦手指呢。

许氏张了张嘴,三个月前,长公主问朝朝要了个孩子!

“对了,公主还说,要给小小姐送份大礼道谢呢。”

登枝有些好奇:“公主为什么要给小小姐送大礼啊?”

许氏眼皮子跳了跳,她莫名的不想让朝朝名声外泄。

至少,不是现在。

她抬头看向窗外,繁花似锦的侯府,依然绚烂如常。可她,已经开始防备侯府了。

“长公主与朝朝有些缘分,此事不可声张。”她还记得,她的朝朝出生时差点丢了命。

登枝点头应下。

许氏想了想,玉儿这一胎难得怀上,她到底要亲自走一趟。

正好这会儿陆元宵下学堂,他每日都要来妹妹摇篮前背书。

“元宵,今儿要麻烦你看着妹妹了。妹妹会爬,当心她摔下床。娘大概晚些才能回来。”许氏知道他和妹妹关系好,当即笑着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