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秋日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腹黑京圈三爷,只对她心动全本小说

腹黑京圈三爷,只对她心动全本小说

刘ll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看过很多古代言情,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腹黑京圈三爷,只对她心动》,这是“刘ll”写的,人物池岁顾沉舟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她为了苏瑾平而选择留在了京城,又对远在苏州的家里人抱有愧疚之心,也幸得池岁是由池荣毅抚养长大的。顾沉舟对池荣毅也多少有所耳闻,那个—生不图荣华富贵,只求把文化宣扬到世界各国的老人家。如今教育部,政治部,不乏有他或教导过,或指导过的学生。是真正的桃李满天下。由他亲自教育出来的池岁又岂会差,想必池岁的心结,已被老爷子解开。顾沉舟突然觉......

主角:池岁顾沉舟   更新:2024-06-11 19: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池岁顾沉舟的现代都市小说《腹黑京圈三爷,只对她心动全本小说》,由网络作家“刘ll”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看过很多古代言情,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腹黑京圈三爷,只对她心动》,这是“刘ll”写的,人物池岁顾沉舟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她为了苏瑾平而选择留在了京城,又对远在苏州的家里人抱有愧疚之心,也幸得池岁是由池荣毅抚养长大的。顾沉舟对池荣毅也多少有所耳闻,那个—生不图荣华富贵,只求把文化宣扬到世界各国的老人家。如今教育部,政治部,不乏有他或教导过,或指导过的学生。是真正的桃李满天下。由他亲自教育出来的池岁又岂会差,想必池岁的心结,已被老爷子解开。顾沉舟突然觉......

《腹黑京圈三爷,只对她心动全本小说》精彩片段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腹黑京圈三爷,只对她心动》,是一本十分耐读的现代言情、豪门总裁、霸总、作品,围绕着主角佚名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刘ll。《腹黑京圈三爷,只对她心动》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132章 原则,作者目前已经写了229448字。

书友评价

作者大大的书籍还在推荐中,读者很喜欢这本书,但是还没有评价哦!

热门章节

第19章 坦白

第20章 承认

第21章 胆子挺大

第22章 上心

第23章 纠葛

作品试读


他喊她小狐狸,心情—定是很好的时候,喊她南初就是和她说正事儿,至于喊她南初初,她不敢想,最近的—次,她被折腾的够呛,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嘴里有这狗男人的味道。

识时务者为俊杰,南初自古以来都是能屈能伸的。

她干脆利落的脱掉了浴袍,换上了岑硕这件T恤,然后整个人缩进了被子里。

动作之快,令人咂舌。

岑硕眼前只晃过—抹白皙细腻的腰,其余啥都没看见,她就换好了?

啧,真可惜。

岑硕顺势上了床,从身后紧紧搂住她的腰,闭上眼睡觉之前,不忘提醒她。

“南初初,你要再趁我睡着的时候偷偷溜走,下次可不仅仅是像今天这样了。”

岑硕想起来还心有余悸,他比南初大了接近8岁,还整天和她玩儿猫捉老鼠的游戏,真怕哪天他脑子转得不够快,逮不住这只小狐狸。

正盘算着明早几点起床跑路的南初:……

她装睡当没听见。

岑硕倾身在她白皙的脖颈吮了个红痕,声音咬牙切齿,“再敢跑,下次逮着你直接把你抓到民政局。”

南初身子抖了下,不得不服软,她脸埋在了枕头里,瓮声瓮气的开口,“知道了,不跑了。”

岑硕满意的勾了勾唇角,从身侧抓起遥控器,扔向了灯开关。

啪嗒—声,整个卧室漆黑—片,他搂着怀中的人,沉沉睡去。

——

池岁从浴室出来后,手机屏幕亮了亮,她点开看了—眼,是宋星昂发的微信。

宋星昂:『池岁,我不要求你现在就接受我,但能不能给我—个追求你的机会?』

池岁拧了拧眉,她以为自己说的很清楚了,犹豫了很久,她再—次拒绝。

池岁:『师兄,我觉得我说的已经很清楚了,如果你还是这样的想法,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再联系了。』

她回完信息后,思索了—会儿,还是没有删掉宋星昂的微信,如果他还是—意孤行,她再删吧。总归是她老师的家里人。

池岁退出对话框之后,又看到了顾沉舟的信息。

时间大约在三分钟前。

她有点手抖的打开对话框,这两次顾沉舟总是有意无意的逗她,虽没有恶意,但池岁总觉得不太对劲。

顾先生:『小朋友今天被表白了?』

池岁愣了下,他怎么知道?

顾先生:『没答应啊?』

池岁抿了抿唇,回了—句。

池岁:『大人少管小朋友的事儿。』

他不是喜欢喊她小朋友吗?池岁直接回了过去。

坐在客厅的顾沉舟,看着对话框,仿佛看到了小姑娘拧着眉头—脸纠结的样子。

她—向淡定,但顾沉舟发现,偶尔池岁生气的时候,表情会更生动,更符合她这个年龄应该有的情绪,而不是什么都压抑着。

把自己伪装成—个无坚不摧的大人,什么事都优先考虑别人,仿佛自己不需要被提供情绪价值。

她为了苏瑾平而选择留在了京城,又对远在苏州的家里人抱有愧疚之心,也幸得池岁是由池荣毅抚养长大的。

顾沉舟对池荣毅也多少有所耳闻,那个—生不图荣华富贵,只求把文化宣扬到世界各国的老人家。

如今教育部,政治部,不乏有他或教导过,或指导过的学生。是真正的桃李满天下。

由他亲自教育出来的池岁又岂会差,想必池岁的心结,已被老爷子解开。

顾沉舟突然觉得,在这样的浓厚家庭底蕴面前,他似乎没了那么多信心。

小说《腹黑京圈三爷,只对她心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池岁坐在苏瑾平右侧,桌子挺大,八个位置,他们只有五个人,也没另外的人直接挨着她坐。

这几个人今天都喝酒,只有池岁捧着一杯热茶小口小口的喝。

苏瑾平微微侧身,和她说了两句,“不喝果汁或者饮料?”

他没敢说让池岁喝酒,怕回头外公知道了扒他一层皮。

池岁摇了摇头,“就喝茶挺好的。”

苏瑾平嗯了一声,怕她不自在,给她夹了菜,

“多吃点。”

池岁哦了一声,开始慢吞吞的吃饭。

桌上几个大男人虽然都在喝酒,但没有人抽烟,他们喝了没两口就开始聊公事。

岑硕看了眼顾沉舟,笑了笑,“最近忙什么呢?产业园那边的负责人给我打电话,说联系不上你的人,最近多了几家企业想入驻,还得你拿决策。”

岑硕在国内的时间不太稳定,产业园区的事主要还是顾沉舟在一手抓。

沈星元太混,没个定性,他是不放心把这事交到沈星元手里的。

至于苏瑾平,手里还有个沉甸甸的苏氏等着他管,算起来,也就顾沉舟更适合。

不是说顾沉舟闲,只是他更适合做管理,能在打理好顾氏集团的情况下,还能盯住产业园。

顾沉舟放下酒杯,身子往椅背靠了下,神情懒散。

“家里有点事,柠柠最近在陆氏实习,她爸妈去国外逍遥去了,我得照看这小祖宗。”

沈星元正拿着杯子的手一顿,眼里闪过了一抹精光,他不动声色的放下了杯子。

“这么快就毕业了?”

顾沉舟嗯了一声,“再两个月就毕业了,他们需要提交实习报告。”

想到这他就头疼。严格说起来,他性格算不上好,沉闷,喜欢安静。

江浅柠个性大大咧咧的,每天接送她去陆氏的路上,能问他无数个为什么,吵的他脑壳痛。

苏瑾平一边又给池岁夹了根青菜,一边笑着开口,“我倒是忘了,柠柠和岁岁年纪差不多,说不准两人还是同学,岁岁也是人民大学中文系的,也正好今年毕业,最近在报社实习。”

正埋头吃饭把自己当透明人,却莫名被cue 的池岁:……

她抬了抬头,放下了筷子,这几人说话,聊的事情她不太感兴趣,就一直埋头吃饭,就等他们喝完自己好跑路,可这话题怎么又莫名其妙扯上她了?

她挺淡定的拿纸擦了擦嘴,又注意到这几人视线在她这边,顿了下,才开口。

“哥哥说的没错,我也是这届的毕业生。”

顾沉舟来了兴趣,他伸手在桌子上点了点,“妹妹认识江浅柠吗?”

池岁愣了下,注意力只在听到了江浅柠的名字上,全然没留意到顾沉舟跟着她哥喊她妹妹。

“认识,她还是我舍友。”

苏瑾平闻言,偏头看了她一眼,“怎么没听你说过?”

大学四年,苏瑾平没有见过池岁的同学,两人见面都是在外面,他到学校接她,也是在学校附近等她,不敢在校门口。

认识他的人也不少,毕竟他现在管着苏氏,池岁对苏家抵触,不愿意同苏家牵扯上任何关系,也就和他这个哥哥亲近。他也怕被媒体盯上,给她带来不好的影响。

尤其,池岁快要大学毕业了,她从小就漂亮,如今出落的更加好看。苏瑾平挺怕他爷爷为了扩大苏家商业版图,把主意打到池岁身上,搞商界联姻。

池岁挺委屈的喝了口水,“哥,我也不知道你们认识。”

顾沉舟微微挑了挑眉,拿出了手机,他点开了微信,直接找到了江浅柠的头像,给对面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顾:『你苏四叔的妹妹池岁,是你同学?』

对面回复的很快。

江浅柠:『岁岁是苏四叔的妹妹?』

对面的江浅柠一脸惊讶,大学四年,池岁都住学校宿舍,比较长的假期她都回了苏州。

江浅柠和程霜周末都是回家的,有时候也担心池岁一个人在这边孤单,她们两人就暗戳戳找借口留在宿舍陪她,几次之后,池岁像是明白了她们的心意,她感动之余又觉得好笑。

“我忘记告诉你们了,我哥哥在这边工作,周末我去他那边,你们两个不用留下来陪我。”

只是,江浅柠没有见过池岁的哥哥,并不知道原来她哥是苏瑾平。

顾沉舟收回了手机,江浅柠这话就是默认了。

没想到,还挺有缘分?

对面的江浅柠,回了一句话后,她舅舅就不理人了,她抓心挠肝的等了一会儿,可对话框界面安安静静,连个“对方正在输入中”都看不到,她性子急,直接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顾沉舟刚把手机放在了桌面上,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他拿起来看一眼,按了接听键。

“怎么了?”

电话那头的江浅柠一肚子疑问还没问出口,就被他这句话噎了一下,她缓了两秒才开口。

“舅舅,你怎么知道岁岁是苏四叔妹妹的?”

江浅柠有点郁闷,她和苏瑾平也算是有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可因为她舅舅的缘故,她没比这几人小几岁,辈分上却矮了一截。

池岁是她同窗四年的闺蜜,怎么这两人有关系她都不知道的?

顾沉舟看了眼对面安静喝水的女生,不动声色的移开目光。

无疑,这个女孩子是漂亮的,温婉聪明。

可她又岂止是聪明,她给自己划了一个安全区,当她看出你试图靠近时,她能不动声色的斩断你的念头,阻止你的靠近,就像流动的水,无论如何你也抓不住她。

“今天聚会,你四叔带了人出来。”

江浅柠拍了拍头,她想起来池岁周末一般不在学校就是和她哥哥见面的事。

她拿起包就往门外走,“舅舅,你给我发个定位,我马上到!”

说完,江浅柠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

顾沉舟收起手机,轻笑了一声。

很快,几人喝的差不多了,池岁知道他们几人有事,正准备手机上打个车回学校。

“哥,你们下午有事,我先回学校了?”

苏瑾平喝了两杯,但这对他来说没什么影响,“哥让司机送你回去。”

池岁本不想麻烦他,可也知道,她是争不过苏瑾平的,哦了一声。

小说《腹黑京圈三爷,只对她心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觉得自己挺禽兽的。

好友的妹妹,他也允诺过会把人当妹妹照拂,就突然生出了不当人的看法。

他本以为不过是一时兴起,就下意识逃避,心想断绝见面的机会,是不是这股子情绪就能压下去。

可在临市开会这几天,小姑娘的身影总是在他脑袋里晃,他大概知道,是真的栽了。

很莫名的,到底是什么时候上了心,他也不知道。

他偏头看了眼苏瑾平,犹豫了很久还是没说出口。

池岁每次面对他似乎都额外紧张,可能是有点怕他?

苏瑾平见他脸色一直挺严肃的,也收起了不正经的模样,“三哥,出什么事了?”

顾沉舟捏了捏眉心,觉得有点好笑,他在这里杞人忧天,人指不定对他压根儿没半点意思。他想的倒是挺长远。

“私人事情,不是什么大事儿。”

他这么说了,苏瑾平也不好再问,倒是沈星元表情有点欠揍。

“家里催婚了?”

顾沉舟今年28岁了,母胎单身,要是被家里催婚也算合理。

“没,二哥,你年纪比我大,你都还没结婚,我哪能赶在你前面?”

沈星元不置可否,“装什么?我的心思你还不知道?这声二哥你还能喊多久啊,指不定哪天我就改口喊你一声舅舅了。。”

顾沉舟笑了笑,又想起家里那个还未开窍的侄女,不由为他捏了把汗。

沈星元这么多年的心思,又从来不在江浅柠面前表现出半分,怕是追妻之路还挺漫长。

顾沉舟十分好心的没有打击他。

“入驻产业园的企业,我筛选了一下,有一家不太符合,剩下的都还可以。”

苏瑾平说到了正事,顾沉舟一回来,他就可以松口气了。

“再过半个月,我得陪岁岁回苏州,得耽搁几天,三哥,之前那个合作案,咱们可能得赶一下进度。”

顾沉舟微微皱了皱眉,他这还没开始追人,人就要跑了?

“池岁毕业后要回苏州?”

他不动声色的试探,苏瑾平倒是没听出哪里不对劲。不过说到这个事,他整个人都柔软了下来。

“岁岁毕业后会留在京城,这次回苏州,主要还是因为我有段时间没回去了。”

顾沉舟嗯了一声,那看来不用急,他得制定一套循序渐进的追人方案,在那之前,还得先和苏瑾平摊牌,想到这,他又有人愁人,按照苏瑾平妹控属性来说,要是他不提前说清楚,怕是以后有的是难关要过。

几日过后。

距离听书会还有两天时间,池岁纠结了好几天,才问了苏瑾平。

“哥,学校社团有个听书会节目,师姐给了我两张门票,你有空和我一起吗?”

接到电话的苏瑾平正和沈星元,顾沉舟两人在一个会所玩扑克。

他们几人都不是那种喜欢去比较混乱场所的人,顾沉舟私下投资了一家会所,留了个包厢,几人不忙的时候会过来。

他抬了抬手,示意沈星元和顾沉舟等他一下。

“宋老主办的那个?”

当初池岁进入大学的时候,苏瑾平找人把她所读的专业查了个遍,才找到了校长,见了她几位任课老师,怕她一个人在这边受委屈。

池岁坐在房间地板上,怀里抱着个电脑,头发被她随意的披着,没出门,她挺懒散的就没扎起来。

她在看她师姐石雨婷发给她的视频,是一些曾经他们举办过的听书会活动。

室内挺安静的,只有电脑里有一点声音传出,池岁电脑声音开的很小。她穿着短袖短裤家居服,露出来的皮肤,白皙如玉。

小说《腹黑京圈三爷,只对她心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苏瑾平拉过餐盘,拿出一次性筷子,把餐盘里面的排骨,又往池岁餐盘里夹。

“多吃点肉,怎么比小时候还瘦。”

池岁在离开京城之前,不过五岁,小小的个子有点肉乎乎,软软糯糯的,跟个小团子一样,如今长大了,看着却像没吃饭一样,没几两肉。

池岁啊了一声,连忙制止,“哥,我这属于还在长身体,吃的都长个子了,你难得来一次,多吃点,不用管我。”

苏瑾平好笑道,“你不也快毕业了,没机会再吃食堂了吗?”

距离正式毕业也不过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了,还得拍毕业照,算起来也没多久了。

池岁抿了抿唇,思索了一会儿才开口,“我都吃四年了,味道都记在心里了,不怕。”

话音刚落,她放在旁边的手机亮了亮,池岁拿起来一看,是石雨婷给她发的消息。

池岁放下了筷子,拿起手机回信息。

石雨婷:『岁岁,你走了?』

池岁出来前给石雨婷发了消息的,她按着键盘回复:『和我哥一块儿来的,我们在食堂吃饭。』

那边的石雨婷哦了一声:『晚上有安排吗?我们有个庆功活动,你得来参加啊。』

池岁抬头看了苏瑾平一眼,“哥,晚上你有安排吗?”

她哥要是晚上也没事要和她吃饭的话,她就拒了,要有事和她约不了晚饭的话她才去那边。

苏瑾平意味深长的笑笑,“怎么?要去见谁不能让哥知道的?”

池岁对他的脑回路佩服不已,她索性把手机屏幕递到他面前,“哥,你自己看吧。”

苏瑾平还真低头看了一眼,“不错,我们岁岁人缘这么好。”

池岁抬了抬下巴,有点小得意,“那是,哥你可别小瞧我!”

苏瑾平把手机还给她,无奈笑笑,“晚上哥确实有事,要和你二哥三哥吃个饭,待会儿吃完午饭我就要走了。”

池岁点了点头,“那我答应师姐了,不然回头她又要去老师面前念叨我了。”

池岁就怕宋旭念叨她,老人家一说起来就不歇气,上次逮着她念叨了快两个小时。

她给石雨婷回了信息过去,对面很快发过来一个地址,是一家饭店,离学校还有点远,不过离苏瑾平那套公寓近。

兄妹两人吃完饭,苏瑾平把她送回了公寓,才驱车离开。

——

下午五点。

池岁收拾了一下才出门,南初今天一整天都没见到人,不知道去哪儿了,池岁给她发了微信,南初也只回复她不用管她,她晚点回来。

池岁只嘱咐了两句注意安全,别的也没再多说。算起来南初还比她大几个月,个性也比她成熟。

某饭店包厢门口。

宋星昂有点紧张,“岁岁真的要过来?”

今晚说是庆功,但没别的人在,也就宋星昂,石雨婷两人,他是想在私下和池岁表明心意的,今天石雨婷的话,也给了他不少冲击,池岁不打算继续读研,虽还没毕业,但他们课程都上完了,到学校的时间少了很多,两人不一定能再见面。

石雨婷嗯了一声,“岁岁说话一向算数,她答应了会来就肯定要来。会长,你要告白成功了,可别忘记请我吃饭啊。”

宋星昂郑重的点了点头,“那是自然,如果岁岁接受了我的告白,一定第一时间请你吃饭。”

两人就在包厢门口说话,没注意从他们面前经过的男子,在听到某个名字的时候,脚步微顿。

包厢内。

顾沉舟手指在桌面上无意识的点了点,今晚苏瑾平约他和沈星元吃饭,他还以为池岁也会来的,却没想并没有她的身影。


池岁没法拒绝,这几年宋老师对她照看不少,她只能答应。

宋旭见她答应了,眼里闪过了一抹精光,又很快消散,快的池岁根本抓不住。

“成,那到时候你记得去参加,可不准缺席了知道吗?”

池岁无奈的点了点头,“答应了您的事,我什么时候忘记过。”

宋旭满意的颔首,“行了去忙吧,找你也就为这两件事,池岁,老师还是那句话,希望你能留在这里继续读研,毕业后做名大学老师不也挺好吗?”

池岁抿了抿唇,只淡淡笑道,“老师,您的好意我心领了。”

别的她也不多说。

宋旭叹了口气摆了摆手,“快走快走,存心气我这个老头子。”

池岁悻悻的摸了摸鼻子,走了出去。

身后,看着她的背影,宋旭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

对面接的很快。

“我问了,她不愿意留下来读研,不过听书会的事我给她说了,池岁答应到时候会去。机会我给你制造了,你要把握不住,回头别在外面说是我孙子,没你这样没出息的孙子!追个女朋友,还得让你一把年纪的爷爷使苦肉计!”

宋旭一口气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对面莫名被怼了一番的宋星昂,?????他爷爷今天是吃炸药了?

他挂断电话,想起刚才电话对面说的话,少年脸上终于浮现了淡淡的笑意。

——

池岁从办公室出来后,就回到了宿舍,她的实习结束了,最近也就忙毕业论文答辩的事,还有拍毕业照的事情。

宿舍里。

江浅柠坐在书桌前,看起来挺没有精神的。

池岁不由走上前,看了她一眼。

“柠柠,你怎么了?”

江浅柠听到声音,转头看了池岁一眼,她抬了抬头,揉了下眼睛才开口。

“昨晚打游戏没注意时间,快天亮了才睡。岁岁你看,我是不是有黑眼圈了?”

池岁微微俯低身子,认真的端详了她脸好一会儿。

“没有,还是一如既往的漂亮。”

江浅柠乐了,“还是我们岁岁会夸人!”

池岁无声地笑了笑,她哪里是会夸人,不过是江浅柠吃穿用的都是最好的,用在脸上的护肤品自然更不会差,也就熬了一个夜,影响不了什么皮肤的状态。

江浅柠感叹完,又用那种暴敛天物的眼神看着池岁。

“我说岁岁,你长这样,马上毕业了,一次恋爱都没谈过,真的,对不起你这张脸。”

有些人的美,在于外表,在皮。而有些人的美,在于骨子里,在于气质里。

池岁是南方人,外貌也和江南女子一样如出一辙的温婉,恬静,她微微笑着的时候总是让人如沐春光,觉得岁月静好的。

可她又比江南女子多了一丝倔强,这几年,示好的,告白的不少,但都铩羽而归,没有一个成功过。

池岁笑了笑,“因为我毕业了不会留在这里,谈恋爱对双方来说都是一个没有希望的未来,我为什么要把时间浪费在没有结局的事情上呢?”

她一直很清醒,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一直在盼着毕业这天的到来。

江浅柠哦了一声,“岁岁,你说我们大学毕业后会做什么?”

池岁思索了一会儿,“不知道,感觉中文系就业前景也不是很好,这几年各行业竞争压力也很大。”

“你回苏州有什么打算吗?我觉得你当老师还不错,你性格温和,考个教师资格证,或者做记者也行,就是采访太辛苦了。”

江浅柠想起来池岁实习的事,好像她实习的报社还挺看重她的,之前池岁采访的旧小区改造那期,她也看过,一直觉得池岁那期做的很好。

很现实的把人性在面对利益的一面展现了出来。

池岁犹豫了一会儿,抿了抿唇,才开口,

“还不太确定,到时候看有什么合适的工作,都可以先尝试下。刚毕业的大学生,能找到工作都算不错的了。”

尤其她们这种专业,全凭热爱是没有用的。

江浅柠嗯了一声,觉得她讲的也挺有道理。

“我舅舅说,我这专业,去他公司都没岗位给我,这段时间在他那里实习,我日常就是出一些集团内部通知,端茶倒水,或者打印的杂活儿。”

“好歹不至于一毕业就失业就成。”

池岁知道江浅柠眼里的她性格温和,也不过是假象,是她把自己伪装起来的保护色。

真实的她锱铢必较,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没有再喊苏呈一声“爷爷”,不愿意踏进苏家一步。

——

月湖景苑。

顾沉舟这几天在出差,江浅柠上下班都是自己打车去的,他不在这两天,她又搬回了宿舍住。

好不容易他出差回来了,前脚刚到家,后脚江浅柠就跟了过来。

顾沉舟放下行李,回卧室洗了个澡之后,出来就看到她坐在沙发上,一副大小姐姿态。

“你不是这几天回宿舍住了?”

江浅柠听到声音,下意识转头看了眼顾沉舟。

穿着灰色格子家居服,看起来挺显小,周身没有那股子平时唬人的气势了。

“舅舅,你都回来了,我自然也要搬回来啊,学校的饭菜哪里比得上你的手艺?再说了,我马上毕业了,毕业论文那些都过了,只差拍毕业照拿毕业证了。”

顾沉舟从楼上走了下来,他顺势坐在了江浅柠旁边,思索了一会儿,

“毕业后有什么打算。”

江浅柠愣了一下,然后挺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

“还不知道,不太想去我爸那里,舅舅,我能继续留在你这边吗?”

她舅舅一手好厨艺,这段时间她吃了不少。

“你这专业在我这里好像发挥不了长处。”

顾沉舟慢悠悠的倒了一杯茶拿在手里喝着,不太留情地拆穿了她。

江浅柠不太服气,但又无法反驳。

“岁岁也是这么说的,今天她都还在说等毕业了就回苏州,到时候看找什么工作。”

顾沉舟端茶的手顿了一下,他眼神里略过一抹疑惑,看样子,这姑娘没打算留在京城,只是,苏四不知道?要是知道怎么还托他照看?

他放下了茶杯,一只手里抓着抱枕,往沙发椅背靠了靠,另一只手点开了微信,翻到了池岁的头像,点了进去。

两人唯一一次聊天记录,就是加微信那天,他当时给她发了个200000的红包,池岁没有收,他发的一条信息,她也没回。

顾沉舟点开她的朋友圈看了一眼,干干净净的,只有两条转发链接,没有日常分享,没有一张照片。

顾沉舟收起了手机,手指在大腿敲了敲,好半晌,他服气的笑了笑。

这姑娘,还真是引起了他的兴趣。


池岁抿了抿唇,她不说话,顾沉舟也不说话,好一会儿,她妥协了。

“三哥。”

顾沉舟心满意足,嗯了一声,有个妹妹感觉是不错。

“微信验证发过去了,通过一下。”

池岁哦了一声,她低了低头,点开了微信好友申请,点开,一眼就看到最新的一条。

他的微信名字很简单,一个字:顾。

头像是一个全黑的照片,什么都没有,她默默点了通过,纠结了半天,设置了备注。

『顾先生』

秦桑脸都要埋到桌子下面去了,她就说今天采访这么顺利,原来还有别的隐情在。

这顿饭,顾沉舟吃的心情愉悦,秦桑一边憋笑一边吃,唯独池岁,如坐针毡。

饭后,顾沉舟把两人送回了陆氏集团,林辰那边也把一行人送回了顾氏。

池岁松了口气,她和顾沉舟打了个招呼,一行人终于离开。

顾沉舟看着她的背影,无声笑了笑。

回到报社后,秦桑把今天采访的内容传到了电脑上,她又给主编发了一份过去。

等做完这些,看着坐在凳子上一脸无精打采的池岁时,她有点好笑。

“岁岁,你这反应挺奇怪啊。我看顾总是真把你当妹妹,既然是你哥的好朋友,又是承你哥的诺言,你干嘛还这么不自然。”

池岁抿了抿唇,她看了眼周围,没什么人,她拉了拉秦桑的衣袖,两人靠近,她才开口,

“桑桑姐,我毕业后要回苏州的,不会留在京城发展,我不想给我哥添麻烦,也不想麻烦他的朋友。”

池岁从小就知道,这个世界只能靠自己。

她知道她的爸爸妈妈是恩爱的,可最后他们还是因为外在的因素而分开。她的哥哥被留在了那座牢笼,这么多年,他都脱不开身。

她的妈妈大病一场后身体越来越差,而她的爸爸呢?

他是一个好丈夫吗?他不是。因为他的愚孝,池婧楠才会抑郁。他更不是一个好父亲,因为他的懦弱,苏瑾平才会被困在苏家十七年。

秦桑慢慢收起嘴角的笑意,两人相处这两个月来,池岁在她眼里踏实上进努力认真,是一个对生活充满希望的女孩子。她也愿意带带她,毕竟当年,她刚来的时候,也是被她的前辈这么带过来的。

只是,秦桑从来没有想过,池岁实习结束后就打算走,她没有想过留在这里。

“可是岁岁,你哥哥不是在这里吗?”

池岁抿了抿唇,笑容有点苦涩。

“我爸爸和妈妈在我小时候就分开了,哥哥从小跟着爷爷生活,我和妈妈回到了苏州。桑桑姐,我和妈妈都对哥哥很愧疚,我到这里读大学,就是为了想有机会弥补一点哥哥。可是,我还要回去守着妈妈,我没有两全的法子,他们中间,我只能选择一个。”

秦桑不知道还有这样的隐情,她到底说不出来什么。

这个世界上哪里有真正的感同身受?

她只是拍了拍池岁的肩膀,无声的给她一点安慰。

好一会儿,池岁缓了过来,她吸了吸鼻子,说话的时候,嘴角的梨涡若隐若现。

“好啦,桑桑姐,想点开心的事情,我可还等着你拿了奖金分一点给我。”

秦桑看了她一眼,小姑娘鼻子有点红,眼睛微微湿润,但眼里的真诚还是一如初见。

她笑了笑,拍了拍池岁的头。

“桑桑姐忘了谁,也不能忘记咱们岁岁这个大功臣不是?”

两人相视一笑。

苏氏集团,苏瑾平坐在会议室,他今天有个合作案,公司合同评审部门拿不定主意。

会开到一半,他手机响了一声。

正在发言的销售部总监,停住了话语。

苏瑾平一边拿起手机解锁,一边不太在意的开口,“继续说。”

他点开微信,看了眼,是顾沉舟给他发的消息。

顾:『今天池岁来我公司做专访,三哥答应你的做到了,额外赠送了30分钟采访时长。』

苏瑾平乐了,他拿起手机直接回了一句:『三哥,你莫不是来邀功的?我妹妹可不就是三哥你的妹妹?』

那边的顾沉舟回的挺快:『邀功谈不上,下次合作案给我打个折就成。』

苏瑾平:『你可真是个奸商!兄弟都不放过!』

这一次,顾沉舟没再回他了。

林辰看了眼吃了饭回来,就心情很好的顾沉舟,他心里有疑问,犹豫了很久开了口。

“顾总,和平报社那边的采访稿,发表之前,和谁对接?”

林辰记得秦桑说过,报道出来前会和他们确认,他们这边点头后,才发表。

顾沉舟抬了抬眸子,瞥了林辰一眼,眼里写满了“用得着你多管闲事”的鄙夷。

“和我对接,你不用管。”

林辰哦了一声,面上平静,但内心早已按耐不住八卦之魂。

他就知道顾总以公谋私!

两日后。

秦桑把采访稿整理了出来,直接发给了池岁,她嘴角挂着在池岁看起来不怀好意的笑容。

“岁岁,顾氏集团的采访稿我整理好了,你记得发给顾总看看,要是没问题,我就要交给主编发表了。”

池岁哦了一声,她点了接收,打开文件先看了一眼,都是一些很正常的问题,应该那边不会找他们麻烦吧?

池岁看完后,关闭了文档,直接转发给了顾沉舟。

池岁:『采访稿发表定档·doc 』

池岁:『您看看没问题的话,我们就按照这上面的内容发表。』

顾沉舟这个点正在家里,今天公司没事,江浅柠昨晚打电话给他,说快毕业了,今天要过来他这里。

顾沉舟就推了不太重要的会议,在家里等她。

收到池岁微信的时候,顾沉舟正坐在客厅沙发上,他手里无意识的按着遥控器。手机被他放在了茶几上,听到声音,他放下了遥控器,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微微笑了笑。

他点开了微信,一眼就看到池岁发过来的信息,他点开了对话框,当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您”字。

顾沉舟微微皱了皱眉,忍不住思索起来,他就比苏瑾平大一岁,有那么老?还用上尊称了?

顾沉舟点开了她发过来的文档,身子往沙发后背靠了靠,手里抓了个抱枕,慢慢的往下滑,他看的挺快,不到两分钟就看完了。

他慢慢坐直身体,一只手按着手机给对面回了微信。

顾:『就按照这版,没有任何问题。』

池岁收到消息后,回了一个收到,然后把手机给秦桑看了一眼。

“桑桑姐,就这个版本没问题。”

秦桑对着她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她起身往主编办公室走,去汇报这个事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