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秋日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全本小说

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全本小说

刀上邪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热门小说《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是作者“刀上邪”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迟域苏迦妮,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于是司机缓缓往苏迦妮的方向开去。离得近了。一辆白色SUV抢先停在苏迦妮面前,只见后车门自动滑开,苏迦妮笑脸如花地坐了进去。车,扬长而去。司机:…………大奔内的冷气瞬间冻死个人,司机连打了两个喷嚏。“少爷,这不怪我吧?”迟域这时才开口,“多事。掉头,回老宅。”语......

主角:迟域苏迦妮   更新:2024-06-22 23: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迟域苏迦妮的现代都市小说《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全本小说》,由网络作家“刀上邪”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热门小说《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是作者“刀上邪”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迟域苏迦妮,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于是司机缓缓往苏迦妮的方向开去。离得近了。一辆白色SUV抢先停在苏迦妮面前,只见后车门自动滑开,苏迦妮笑脸如花地坐了进去。车,扬长而去。司机:…………大奔内的冷气瞬间冻死个人,司机连打了两个喷嚏。“少爷,这不怪我吧?”迟域这时才开口,“多事。掉头,回老宅。”语......

《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全本小说》精彩片段

马甲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现代言情、重生、1v1、佚名现代言情、重生、1v1、小说《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是最近很多书迷都在追读的,小说以主人公佚名为主线。刀上邪作者大大更新很给力,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目前已写300514字,小说最新章节第148章 老婆,我们再要个女儿(全文完),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现代言情、重生、1v1、这本小说的宝宝们快来。

书友评价

这女主重生了,想要远离男主,结果呢,也不能硬气一点,又和男主纠缠在一起了,这不纯纯的就是恋爱脑吗,前世都抑郁了,这一世还跟男主角谈在一起,绝了

简介与内容不符合,男主油腻没嘴经典言情霸总,除了那些油腻的语录,基本大差不差了,动不动脸色一黑,脸色一冷什么的,女主经典虐文必配的恋爱脑,虽然目前没虐,但严格来说按照前世的走向和结局,这就是一个经典虐文啊 其实我还挺赞同这样的思路,因为女主的重生改变了原本故事的走向,让一切发生了变动,在她重生后男主也因故事的改变而改变,这个解释就比较合理,不然的话前世的那一切根本解释不通

我还是没懂为什么男主前世不肯和女主过夜?

热门章节

第19章 躲我?

第20章 跟我

第21章 勾她尾指

第22章 喜欢

第23章 享受

作品试读


苏迦妮重生三天,逐渐适应。

迟域三天没到教室来。

第四天,刚好是周六,课上到下午快六点,收上去的手机发了下来,放假。

苏迦妮住校,这一天刚好要回家。

楼梯拐弯处。

她背着双肩包往下走。

突然被一名清瘦的男生堵住,“苏……迦妮。”

苏迦妮本不打算停,但她瞥见楼底大树下站着几个男生,其中一个颀长挺拔,宽肩窄腰,是迟域。

如果她现在下去,很难不碰到他。

还是,在这缓缓好了。

她看向男生,很礼貌地微笑。

“你好?”

“你…你好,我…听说你喜欢逛…逛书店找习题?”

“嗯。我不着急走,你可以慢慢说。”

“……刚好我知道花市大街新开了家书店,有很多宝藏书和模拟题库试卷,苏迦妮,你要不要去?”

哦,是他。

苏迦妮想起来前世也有这么个男生堵她,而她生怕迟域觉得她勾三搭四,话都没跟这男生说一句,径直就往楼下走,他追在她后面叽里呱啦地说一堆,她走得飞快,几乎用跑的,见他还跟着,就回头恶狠狠地瞪他。

现在她没了那样的顾虑。

她掏出手机,打开备忘录,“谢谢。那家书店叫什么名字?麻烦你说说,我记下。”

余光瞟见楼下没了那熟悉的身影,苏迦妮松了一口气。

男生也拿出了手机,“名字有点拗口,不如我加你好友,发给你吧?”

苏迦妮正打算拒绝,一道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让让。”

男生顿感周围气压低得骇人,紧张得又结巴起来,“迟……迟域?”

“嗯。”

迟域淡淡地应了一声。

倒是跟迟域一起上楼的男生伸手搭上了搭讪那位的肩膀,“可以啊骚年,敢撬我们域哥的墙角?”

“不……不是,我……只是我……”

男生声音都在抖,他翻出一张花里胡哨的宣传单,递到苏迦妮的面前,“书……书店地址,再见!!”

话刚说完,他人就没了影儿。

“啧!就这么点胆儿。苏迦妮,别跟我说你看得上?就算追不上我们域哥,也不至于这么饥不择食吧?”

苏迦妮面无表情,“我觉得他挺好的,你别这样说他。”

“比我们域哥好?”

“……………”

众人沉默。

周遭的温度突然降低了许多。

迟域神色清浅,看都没多看苏迦妮一眼,抬起脚往楼上走。

苏迦妮背对着他,蹲下去捡书店宣传单,刚才那男生动作太快,纸张她都没来得及接,就飘到了地上。

捡到手,她拿着它就下楼。

她脚下生风,走得飞快,同样是很快就没了影儿。

迟域修长的腿突然顿住,上楼梯的白色球鞋转了方向。

“哎?域哥??不上楼了?不是说要来拿东西吗?哎,域哥,等等我们哎!周狗,你拦我做什么?”

“闭嘴吧你。域哥生气了,你没看出来?”

“啊?生什么气?生谁的气??”

*

苏迦妮出了校门。

这才想起来,她除了校园卡,身无分文。

她原先小有存款,每月零花和生活费4W+,不算少了,但为了追迟域,她砸光了所有的现金流。

现在包里掏不出半毛钱,手机里也是一贫如洗,别说打车,坐公交地铁都不行。

上个月两次回家,她都是硬蹭迟域的接送车。

她也是这时才想起来,这次放假,为了能继续蹭车,她几天前就交代司机不要来接。

真的是………

哎哎哎。

苏迦妮连声叹气,嫌弃前世的自己。

好在,她记起林暖还没走,当即求助热心同桌。

沟通好后,苏迦妮手里捏着花里胡哨的纸张,等在路边。

不远处。

黑色大奔里。

迟域坐在后座,神色晦暗不明,视线透过挡风玻璃,凉凉地定在路边那抹熟悉的身影上。

警卫员司机扭过头来问他,“少爷,跟苏丫头吵架了?”

迟域没回答。

司机继续问,“苏丫头是不是没看到我们的车停在这里等她?要不我开过去吧?”

迟域还是没回答。

司机从他毫无表情的表情里琢磨出意味来,这不反对,就是默认嘛!

于是司机缓缓往苏迦妮的方向开去。

离得近了。

一辆白色SUV抢先停在苏迦妮面前,只见后车门自动滑开,苏迦妮笑脸如花地坐了进去。

车,扬长而去。

司机:…………

大奔内的冷气瞬间冻死个人,司机连打了两个喷嚏。

“少爷,这不怪我吧?”

迟域这时才开口,“多事。掉头,回老宅。”

语气凉飕飕的,已经能明显听得出来,心情很不好了喂!

司机忍着笑,皱出了一张仇大苦深的老脸。

“好嘞,马上掉头,少爷您坐稳啰!”

小说《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浑浑噩噩,惶惶茫茫。

苏晨曦记得她躲避货车,骑车压边线,突然松了手,侧翻下了悬崖。

那她,是终于死了吗?

像是过了很久很久。

耳边传来说话声,低磁音色,声线清冽,如初雪后的溪泉淌过玉石,彻骨的冷,好听。

少了她熟悉的深沉质感,多了几分她也不陌生的少年纯净。

抑扬顿挫的,让人想一直听下去。

很像当年的迟轩执。

在给她讲题。

这声音突然停了下来,而后苏晨曦很清晰地听到他在问,“没听懂?”

苏晨曦:??

她回过神,正对上一双黑漆漆的冷眸。

矜贵和高冷里,流淌着少年人独有的清澈。

两人的距离很近。

苏晨曦:????

少年眉间微动,黑眸对准她刚找回焦距的双眼,语调放缓,“再给你讲一遍?”

!!!

穿附中校服的迟轩执?!

苏晨曦直直地站了起来。

椅子因为她的动作,哐啷摔倒在地。

动静很大。

教室里所有的人都看了过来。

苏晨曦看到一张张青涩的脸,也看到了黑板上眼熟的倒计时,她手指颤抖了起来。

怎么会?

她重生了?

重生回到了六年前,她虚岁18?

距离高考还有满满的31天?!

少年轻抿着唇看她,神色清冷,一言不发。

苏晨曦五味杂陈,头皮发麻,感受到他的视线,她躲着没敢再跟他对视。

她颤抖着手指,扶起摔倒在地的椅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重生,但她知道她有了重新开始的机会,她不想重蹈覆辙,她要远离迟轩执。

扶好椅子,她伸手去扯试卷。

没扯回来。

试卷的另一边压在少年的手腕下。

她飘忽着眼神,没敢对准他,语气郑重,就差没给他磕头,“迟轩执,谢谢你!你讲得真好,我都听懂了,剩下的我都会做了。真心感谢你这一年来的帮助!”

少年:?

众人:?????

“打扰了,试卷……”

少年沉默着抬起手腕,那张帅得极有侵略感的俊脸瞬间冷了两分。

苏晨曦这才终于把试卷扯回,如临大赦,她利落地离开,回到她自己的座位。

像逃命一样。

众人一头雾水,小声讨论。

“苏晨曦今天吃错药了?”

“是啊,自从她来我们尖子班,哪天不借着问问题霸占执哥的下课时间和自习课?现在还没上课呢,下节又是自习,她居然跑了?”

“难道她自知考不上执哥保送的清大,终于放弃了?”

“怎么可能?她是苏晨曦啊,国际班的吊车尾都能拼命挤进我们尖子班,以一敌百赶跑所有接近执哥的女生,战斗力强悍至此,会这么容易放弃?”

“大概率是知道软磨硬泡没用,打算换个策略?”

苏晨曦充耳不闻,端正坐姿,拿笔刷题,五根手指还在发着抖。

多么熟悉又亲切的试卷啊!!

迟轩执身边的座位炙手可热,苏晨曦刚离开,就有女生补位。

“迟轩执,有道题我不会,你能不能教教我?”

“不能,我有事。”

??

少年拉开椅子,从后门走出教室。

一群男生跟上去。

“执哥,去哪?带我一个。”

“执哥,也带带我呗。”

“别啊,执哥和我保送清大了,下节自习上不上无所谓,你们些个还要苦哈哈考的别跟来。赶明儿考不上,又怪我们。”

“带我带我,我拿到藤校offer了!!”

“留学狗保送狗给我爬!凭实力考上的才算真本事!”

苏晨曦顿笔。

京市附中鄙视链,第一梯队其实是藤校牛津这类世界一流洋大学,清大都排后面,但迟轩执没走这条线,他作为迟家继承人,还要接受专门的军事特训和商管培养等,需要留在国内。

苏晨曦继续埋头做题,下笔如有神助,哗啦啦地写。

“咦?写这么满?同桌,你用了几种方法做压轴题?”

苏晨曦闻声抬头,同桌林米乐戴着一副茶色框大眼镜,长相奶甜奶甜的,此时正盯着她的数学试卷。

见到林米乐,苏晨曦眼眶微热。

林米乐是她来尖子班后的同桌,爱好学习,从小就是学霸,平时成绩名列前茅,前世高考却失利,以一分之差的遗憾没到清大提档线,林米乐也是犟,后来又连着考了四年,越考成绩越差劲,最后把书全撕了,接手家里的公司。

她自以为跟林米乐交情浅,但林米乐在京圈名媛宴会上碰到她被为难,总会替她解围,也是林米乐,第一个发现她产后抑郁,林米乐开导过她,“苏晨曦,我们都是犟种,得不到就死磕,死路也死磕,但有时候,放一放,也就天下太平了,真的,你信我。”

此时,在教室。

苏晨曦酸着鼻子回答,“四种。”

“这么多?可以跟我讲讲嘛?”

“好呀。”

苏晨曦摊开试卷。

她肤白貌美,声音自带点娇滴滴的味道,腔调微嗲,说出来的话像撒娇一样,讲题也是。

前后桌的人都凑过来听。

她一口气讲了四种解题思路,简洁清晰,每一种都很迟轩执化。

众人听完,很是诧异。

林米乐笑得很暖。

“同桌,倒是我小看你了。还以为你是恋爱脑,没想到你为了考清大,居然无惧流言,猛追着迟轩执问问题!效果很好啊!”

苏晨曦沉默。

表情一言难尽。

“第四种解法用到了高等数学的知识,迟轩执教你的?”

“嗯。”

“他这都教你!倾囊相授是不是怕你考不上?”

前世,她也认为迟轩执多少对她有意。

现在她知道不是了。

苏晨曦心底酸涩,转移话题,“你怎么知道是高等数学的知识?”

“嗐!我买了高数的书,翻过了,计划暑假就认真看。我怕上清大后,时间不够用。你可别说我卷,你看人家迟轩执这样的超级学霸,高中就学完了大数。”

苏晨曦捏着笔,晃上虎口,转起圈。

林米乐翻出其他试卷,“同桌,这题你看看,还有没有更优解?”

“好呀,我看看。”

苏晨曦当然有。

迟轩执教过。

前世,她对迟轩执爱到疯魔。

他给她讲过的题海卷子和稿纸,她全都收藏得好好的,实体版的,电子版的,要不是裱起来太占地方,她肯定会每张都挂起来。

她后来时常会翻出来怀念,印象深刻得不能再深刻。

反倒是高考的试卷,迟轩执没给她讲过,她记不大清了。

现在回想,她对迟轩执的爱慕过于病态,他肯定很厌恶吧,连她都厌恶那样恐怖的自己。

苏晨曦深吸一口气。

好在她重生了。

她不会再缠他。



苏晨曦几乎跟京市附中的同学断了联系。

她在苏市,白天跟在外公身边学习,晚上勤奋看医书。

今天学着辨认人参、丹参和党参各种药材,明天学着搓药丸,偶尔还跟外公带队去空气清新的药圃园区采摘药草。

过得充实又快乐。

前世今生的痛苦与阴郁似乎都远离了她。

她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时候,也记起了小小的她曾在山野间跑着跳着嚷嚷着长大要当像外公一样的大夫。

大学录取通知书送到外公家来。

外公很开心,“当年我和你外婆想让你妈妈读这个中医院,她不肯,非要去京市。没想到我们小晨曦反而从京市考回苏市来啰。”

苏晨曦也很开心。

前世她考的分数没这么高,只勉强能上清大,读的外语系英语。

这一世,她考得更好,接了苏市中医药大学的邀约,填报了这所学校的临床医学专业,本硕博连读。

她理想的目标是把中医和西医都学透学精,钻研出更多医治的可能,将来攻克疑难杂症,救治更多的病患。

临近开学。

林米乐打来电话,邀苏晨曦回京参加谢师宴。

“放心吧同桌,苏晨曦不在,听说他有事出国了,绝对回不来。”

那行。

苏晨曦去了。

谢师宴上。

真的没有苏晨曦。

苏晨曦紧绷的神经放松了很多。

轮到她以茶代酒,感谢老师们的教育,各科老师感慨很多。

“苏晨曦啊,要老师怎么说你,填个清大医学部它不香吗?”

听得出痛心疾首。

“是啊,你明明那么努力,哎……”

听得出无比惋惜。

“老师只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你的决心,苏晨曦,你是勇敢的。”

听得出真心欣赏。

苏晨曦笑得诚心诚意。

“谢谢各位老师,学医时间长,我年迈的外公和他的医馆都在苏市,我选苏市的大学也是为了孝敬老人和为将来继承家业做准备。”

“哦哦,好好好。”

“好孩子。”

“祝你如愿。”

老师们吃好喝好离场,一群学生继续找地儿玩。

包厢里。

苏晨曦听到同学讲笑话,跟着大家一起哈哈大笑,笑容明媚又阳光,极富感染力,软嗲的声线,又挠人心肝。

绝了。

这一幕被周钟鹤拍了下来,发给远在异国他乡的某人。

那某人秒回一连串句号。

周钟鹤笑得眉飞色舞,贱贱地发去消息,“执哥,实在不行,让你家的飞机送你回来?”

消息刚发出去,一个视频打了进来。

周钟鹤立刻收了脸上的笑,把表情变得很是严肃,才敢接。

“执哥?”

“转摄像头。”

“诶?要不我拿手机去给苏晨曦?”

“不用。”

??

行吧。

不远处,苏晨曦正在跟同学们玩游戏。

瓶子转到她回答问题。

有人问,“说实话,你的理想型男朋友是什么样的?”

苏晨曦也不扭捏,笑着回答,“男的就行,唯一要求是不能太高,我现在穿鞋173,最多高我15厘米吧,超过188不考虑。”

众人:“哦~”

全班同学都知道,苏晨曦现在净身高就189了,苏晨曦这是完完全全把苏晨曦排除在外了啊。

就差没明着讲她不会再追苏晨曦。

刚好也回答了大家极度想问却又不好意思开口的问题。

女生们看苏晨曦,莫名地就觉得她顺眼了很多!

苏晨曦在心里暗道,后来苏晨曦又长了4厘米,比她高接近20厘米。

现场气氛很是融洽。

直到。

“yo~执哥!”

谢骁舜突然吼了这么一大嗓子。

众人看过来。

见周钟鹤举着手机。

苏晨曦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桃花眼里的光也瞬间黯淡下去。

前后对比明显又强烈。

手机那头的苏晨曦看到了,原本阴沉的脸色又暗下去几分。

周钟鹤反应极快,“yo~执哥,你终于肯接我视频了,找你有事呢!!”

演得像是视频刚接通。

谢骁舜想说什么,被他瞪得咽了下去。

众人信以为真,移开视线。

周钟鹤拿着手机推着谢骁舜一起往门口走去。

苏晨曦也没多想,继续笑着跟大家玩游戏。

第二天。

苏晨曦早早醒来,没和苏父苏母碰面,立刻就买最早的高铁票回苏市。

回到外公家老旧的独栋小洋楼。

院子里种满花花草草,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药草清香。

苏晨曦回到这里,仿佛出去一趟惹的一身浊气都很快被洗涤掉。

她刚放下背包。

水还没来得及喝一口。

大中午的。

快递员拉着拖车拖两个大大的箱子走到院门口,隔着铁栏,大声喊,“有人在嘛?”

“有?”

苏晨曦走到铁栏前,也不忙开门,问他,“有事?”

“有快递。”



苏晨曦狐疑地看向那两个比快递员还高的箱子,她没网购东西啊,她想到什么,回头朝小洋楼里喊。

“外公,你买东西了?”

“没有买。”

苏晨曦微眯起桃花眼,“我们家没买东西。”

“东西就是要送到你这里的嘛,你看地址,对吧?”

苏晨曦一看他递进来的快递单,地址是对的,但没有收件人姓名和电话。

寄件人也是空白的。

“谁寄来的?”

“这你就别问了嘛,你只管签收下就好了嘛。”

这三无快递,苏晨曦肯定不能收。

更不能随便签字。

快递员像是早就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你收下嘛,不用签自己的名字,随便写个字在上面就行,比如写个京字?”

??

苏晨曦更觉奇怪。

“麻烦你快签收嘛,我还有下一单要送的啦。喏喏,这是送货单,你对照着点货嘛,都是密封包裹,我们正规快递公司的机器查验过的,绝对没有问题嘛。”

苏晨曦还是不肯签。

快递员像是也料到了,“不签就不签吧,货我送到了,下次见。”

“不是,这么大的包裹你不能放我家门口诶,拦路啊!”

快递员跑得很快。

苏晨曦忙喊,“拖车你不拿走??”

“送你了!”

苏晨曦:???

快递员跑没影了。

苏晨曦低头看送货单,进口牛奶,葡萄糖酸钙口服液,钙片,液钙,摸高神器和一大堆运动健身器材......

像极了给小孩子买的增高全套餐???

确定没送错?!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