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秋日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畅销巨作

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畅销巨作

刀上邪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最具实力派作家“刀上邪”又一新作《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迟域苏迦妮,小说简介:前世她对校草死缠烂打追了好几年,没成功,最后又用手段母凭子贵终于跟校草结婚了。但是她心里都清楚,校草不爱她。这次重生到高考前,她决定远离校草,恐婚恐育恐校草,坚决不能步前世后尘。但是这一世,校草反而缠上了,要追求她了。...

主角:迟域苏迦妮   更新:2024-06-21 22: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迟域苏迦妮的现代都市小说《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畅销巨作》,由网络作家“刀上邪”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最具实力派作家“刀上邪”又一新作《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迟域苏迦妮,小说简介:前世她对校草死缠烂打追了好几年,没成功,最后又用手段母凭子贵终于跟校草结婚了。但是她心里都清楚,校草不爱她。这次重生到高考前,她决定远离校草,恐婚恐育恐校草,坚决不能步前世后尘。但是这一世,校草反而缠上了,要追求她了。...

《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畅销巨作》精彩片段


从高楼往下看,四处烟花腾空而起,完完整整的形状炸开在眼前,带来视觉上的享受。

跟地面上看到底不同,这里视野开阔,风景独好,要不怎么会有人说,站在皇久,会有坐拥天下的错觉?

十多分钟后。

包间的灯亮起,有同学发现少了关键人物,很纳闷。

“域哥呢?”

“找他女朋友去了?”

“找什么女朋友,你们真没看见还是假没看见?”

“看到什么?”

“不是吧,真没见到?就刚才,牵手了啊!”

“啊啊啊?牵谁手??”

“还能有谁?他女朋友。”

“域哥他女朋友??嘶……怎么又绕回来了,我捋捋,他女朋友原先就在这?在我们这群人里?”

蒙在鼓里的同学反应才过来,“卧、!你们早发现了不吱声?!”

“凭实力猜到的,为什么要告诉你?”

“凭本事观察到的,为什么要告诉你?”

“凭眼睛看到的,为什么要告诉你?”

“…………”

皇久楼顶。

苏迦妮稀里糊涂地被迟域牵着来到这里,悚得要死。

她想着要跟迟域说个清楚明白,看到眼前的景象,却吱不出声来。

大厦宽阔的楼顶,整层都沦陷在粉嘟嘟里,鲜花彩带和拱门是粉色的,包裹矮墙和护栏的丝绒布是粉色的,粉色的布偶娃娃和摆设随处都是,就连游泳池里的水面都泛着粉色的光。

偏偏,又能做到粉而不俗。

也是腻害得不要不要的。

光看这场地都能让人心疼设计师薅秃了头。

粉色造景树下。

苏迦妮沉默着,一双桃花眼睁得有点大,嘴角有那么点抽搐。

迟域侧过头,“不喜欢?你不是喜欢粉色?”

“………”

突然被戳中心窝。

苏迦妮视线开始模糊。

因为她喜欢粉色,所以,迟域就特意为她安排了这一整楼顶的粉吗?

他前世从来不会这样。

所有他给她的,都是她强求来的。

她记得前世她18岁生日,生怕他不给她送礼物,她提前好几天发截图给他,告诉他她很喜欢那件东西,很想很想要这样的生日礼物,她甚至怕他不懂央着他送她,他大概是被她闹烦了真的送,她欢喜了好久好久。

不是因为那件东西真的有多喜欢,只是因为是他迟域送的。

前世,她跟他一样读清大,她生日这一天晚上,她怕跨年找不到他,就伙同他的室友和同学们邀他参加院里的跨年活动,她自己外语系的活动都没管,硬要凑到他身边,霸占着他让他陪着她倒计时,没给任何女生接近他的机会。

她汲汲营营,只为了能在他身边多刷些存在感。

他没赶她,她就笑了。

从来没敢奢望他主动,哪怕一点点。

现在。

她重生,他送她手链,还为她准备这样粉幻的场景。

专门为她一个人准备。

终于让她知道,原来迟域也是会哄人的。

原来他的用心,她也能唾手可得吗?

那前世卖力讨好他的她,算什么?

无尽的委屈与心酸袭上来。

苏迦妮忍着汹涌的情绪,视线越来越模糊。

迟域墨黑的眸色沉下去两分,“不喜欢?”

苏迦妮一个劲地摇头,哽咽得说不出话。

“等下。”

迟域从树边提来个箱子。

打开。

拿出厚厚的滑雪羽绒服,裹在苏迦妮身上,“帽子戴好。”

努力忍着泪的苏迦妮:??

迟域不知道去做了什么,没一会儿转过头来跟她说了句,“好了。”

“好什么了?”

迟域没答。

他低头看苏迦妮,轻轻地勾了下薄z唇,弯了个很浅很浅的弧度。


她推着要让他走。

“我见不了人?”

“不是,我外公脾气不好,外公他不喜欢见生人,要不你就送到这?我们现在的关系,还不合适见我外公啊…”

迟域沉默。

苏迦妮声音软了两分,“你就先回去嘛,好不好?我再跟你联系?”

她声线本就软糯,语调娇嗲而不自知,这时劝迟域,像极了向他撒娇,迟域松了口。

“视频。”

“好嘛,我给你打视频。”

迟域掏出手机,“现在就把我加回来。”

??

他怎么知道她删了他?

他后来给她发过消息?

发的什么?

苏迦妮想问又不敢问,把问题咽下去,把手机也拿出来,重新加了他。

“可以了吧?”

“嗯,每晚都要。”

苏迦妮咬了咬牙,语气敷衍,“行行行,我每晚都给你打。”

迟域终于同意先走。

这时,旁边走来个买菜回来的白发老人,见到是迟域,便开口问。

“小伙子,又来了?今天没开车来?”

“嗯,没开。”

苏迦妮脊背僵住,脑袋默默地朝迟域怀里躲去。

迟域侧过肩帮她挡。

那老人本来走过去了,却又停下脚步,回头来了声,“小迦妮?”

苏迦妮彻底僵住。

苏老起初只觉得十分像,随口喊了声,结果还真的是他的宝贝外孙女小迦妮!

清亮的老眼顿时高深莫测地半眯了起来。

他家小迦妮缩在少年的怀里,像只鸵鸟,恨不得把脑袋钻进沙土。

倒是那贵气的少年不躲不避地看过来,用眼神和颔首礼貌地打着招呼。

苏老观察入微,见那少年至始至终手都没乱放,在他家小迦妮不知所措僵住时,少年不动声色地往后稍倾,既没有突兀又尴尬地推开她,也没有让两人的距离过分逾矩。

看得出家教严明,是个进退有据举止得体的讲究人。

观其身姿,挺拔如松,体魄佳;观其面相,三庭匀称,眉浓鼻高,眸黑唇薄,意气内敛,少年元阳尚存,无病无淫邪。

难能可贵啊!

苏老又多看了迟域两眼。

苏迦妮终于反应过来,思前想后,觉得只要她当没事发生,那谁也不能说发生过了什么!!

她从迟域怀里退开,走到外公身边,要帮他提环保购物袋,“外公,你买菜回来了?”

“外公拿得动,还用不着我家小迦妮矜贵的手。”

话里说的是苏迦妮,眼神却是看向被苏迦妮晾在身后的迟域。

迟域何等聪明,秒懂,“外公,我来提。”

“嗯嗯好,小伙子力气总比我个老头子大。”

一个上前接过洗得干净发白的购物袋。

一个当真松了手。

两个人并排着往前走。

苏迦妮:??

提个菜她怎么就不能提了,她穿鞋173的个儿身体强壮得很力气大得很的好嘛!

但,就是说,好像哪里不对?

他外公不是生性淡薄,不近生人吗?

迟域他不是高冷淡漠,生人勿近吗?

怎么就并排走,还一问一答地聊起来了?!!

还有!

迟域他叫谁外公?那是她外公啊!他们现在连男女朋友都不是啊啊啊!

苏迦妮心里还在土拨鼠尖叫个不停,走远的那两个人同时回过头来看她。

一老一年轻,两张长相迥异却同样英俊的脸,就那么看着她,两人都没说话,都在用眼神和表情询问着她为什么还不跟上来。

苏迦妮心底暖暖的,酸酸软软的,莫名就觉得画面温馨得要命,她抬脚追过去。

以为他俩要把中间的位置留给她。

结果她刚凑近,那两人又默契地同时转身,并排朝前走去,一个问,一个答的。


年级学生群里还在撕扯,消息一下接一下地刷。

迟为简拿起自己的手机,修长的手指划开对话框,往群里发了个微笑。

死亡微笑。

死亡凝视。

群里,顿时安静。

没人再敢发一条消息。

手机外同样鸦雀无声。

迟为简脸色冰冷周身戾气,谢骁舜和周洺玺跟他是发小,知道他是什么样的少爷脾气,见他如此都心底发怵,抿紧嘴,没敢往外蹦出一个字。

半晌。

迟为简抬头,突然问,“这两天班里哪有聚会?”

“啊?”

谢骁舜一脸懵,没明白迟为简要干什么,但他积极响应,连忙在班级群问。

周洺玺明显是懂的,见迟为简脸色稍稍能看了,话里便带了笑意,“域哥,有聚会她也不会去,人现在不在京市呢。”

谢骁舜还是一脸懵。

迟为简低头,点开某个对话框。

最后一次对话,还停留在五月。

她嗲嗲地说刷题好累好累,缠着让他给她加加油。

他发了个加油的表情。

她欢天喜地,连着回了好几条消息和语气坚定的语音。

“迟为简,我一定能考上你保送的学校!一定!!”

再往上,都是她一连串地给他发消息,从不会做的题到天上的云朵好白,她叽里呱啦,总有说不尽的话要对他讲。

他偶然回个嗯。

这时。

迟为简破天荒地第一次主动给她发消息。

【苏星蕴,我和白嫣落没什么。】

发出去的消息前小圈转了转,而后变成一个红色的感叹号,一条系统消息出现在下面。

“……………”

迟为简本就冰冷的俊脸顿时雪上又加层霜。

旁边的谢骁舜被冻得更懵了。

周洺玺冒死瞥了眼,看不到具体的内容,但那红色的小感叹号很醒目,苏星蕴这是,把迟为简给删了啊啊啊,他死死憋住笑。

一本正经地说,“域哥,暑假见不到没事啊,到时都读一个大学,横竖她都得回京。”

迟为简抬起眼皮,扫了他一眼,凉飕飕的。

谢骁舜还在状态外。

“见不到谁?谁啊?跟你和域哥同一所大学?”

七月,苏星蕴在苏市。

八月,苏星蕴还是没回京市。

高等学府华丽的录取通知书拿到手,林暖被采访。

镜头里林暖意气风发,被问到她马上要到清大读书了,有什么想法,她说,“很期待,也很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我同桌没跟我念一所大学。”

采访记者听到她说起另一个学霸,很感兴趣,“你同桌也是学霸?”

“对。我能上清大是自己努力,但是能以这样的高分考进清大,还能选择自己最喜欢的专业,多亏了我同桌。我原先数学和物理不算好,是我同桌带我一起刷题才刷上去的。”

“这么说,你同桌还是数理学霸?”

“嗯,她也是别人帮她补的。”

“你同桌考了多少分?”

“693。”

“很高的分数呀,没去清大,是被清大隔壁抢走了?”

“不是。她选了南方那边的大学,学医,本硕博连读。”

“啊啊啊??”

“她算是出身中医世家吧。我考最后一科地理前生了病,是我同桌的外公帮我治好的。”

京市考生考了693,没报清大,消息一下炸了。

附中年级学生群也炸了。

苏星蕴能上清大,却放弃了?!!

她不仅放弃当初死活要考的大学,她连这座城市都放弃了??要说学医,难道693不能填京市的顶级医学院吗??清大医学也很强啊!!本硕博连读啊,苏星蕴这得一去他市多少年!

这消息好炸裂。

“所以,苏星蕴她是放弃追迟为简了吗?”

“我知道了,她肯定是跟迟为简表白,然后被拒了。”

“不可能,迟为简拒过她很多次好么?你见她退缩过?”

“那不一样吧?示好被拒,跟表白被拒,到底不同吧?”

“不知内情,只觉脸被打得好疼,感觉是我误会了苏星蕴。也许她本来就不喜欢迟为简?”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弱弱问一句,你们有没有听说过有些女生专门找理科强的男生做男朋友,然后考试考研完,一脚踹开。”

“啊?找的免费家教??”

“你们说苏星蕴是不是这样?”

“啊这……………”

“不能吧,她也不算白、迟为简,毕竟她给迟为简送过那么多礼物,都不便宜...”

“啊!脑洞好大,所以苏星蕴说那些早餐零食和礼物是拿来答谢迟为简的,还真的只是答谢么??是我们误会她在追迟为简??”

“好抓马!”

京市某会所。

“域哥,林暖的同桌是苏星蕴没错吧?”

“嗯?”

“苏星蕴的志愿没填清大?!!!”

“?”

谢骁舜把采访视频拉到最前面,外放,林暖和记者的声音传了出来。

周洺玺顿时炸了。

苏星蕴这把玩的高端局啊!他都没敢去看迟为简的脸色。

她没填他保送的大学。

迟为简是真的没收住脸上的表情,阴阴沉沉的俊脸,乌云密布,狂风大作,暴雨冰雪欲来。

谢骁舜再迟钝,也看出了不对劲,琢磨着琢磨着也懂了个大概,心里窝草窝草个不停。


她默默地把手机放了回去,一言不发。

车到了目的地,停下。

这次,迟为简主动开口,“没有什么想问我的?”

“啊?没啊!”

苏星蕴明显在装傻。

迟为简没放过她,“高校联盟圈APP,我也出资了。”

“哦。”

“操场那张照片。”

迟为简接着细讲,“戴你碎钻头绳的那张。”

苏星蕴见他提到这,感觉更慌了,她的右手已经去摸车门锁,摸到了,她按了也推门了,但门愣是没开。

中控锁死。

迟为简看着勉强强装镇定的苏星蕴,勾起唇,清冷的声音从喉间滚出,“那张照片是我让周洺玺发的。”

“为...为什么?”

“你说呢?”

苏星蕴没敢说。

迟为简像是料到她的沉默,沉着声继续,“给某人的回应。”

“想让某人看到我戴了她的皮筋,想让某人知道我答应了她。”

“结果,某人送出的东西自己却忘了,还误会我和另一个不相干的人。”

苏星蕴这时才抬起头来,跟迟为简对视。

迟为简锁紧她的视线,“某人说说,现在要不要官宣?”

官宣?

官宣什么?

苏星蕴脑子转不过来,她只知道迟为简那双要命的黑眸正一瞬不瞬地凝着她,眼神禁欲又撩着点不渝的深情,是她梦里最想要的样子,她一颗小心脏都被他锁得牢牢的。

他这样看着她说话,要她的命她都肯给,官宣什么的官宣,她的脑袋不听使唤地点了点。

这头一点的动作,像是破除了魔咒般,让苏星蕴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她又猛地摇头,把跟迟为简对上的视线给挪开,闭着眼深呼吸后才开口,“我们还不是.......有什么好官宣的?我们又不是什么可以官宣的关系。”

语气有点恼火。

她在恼她自己明明重生了,还是这么轻易就被迟为简蛊惑。

迟为简清冷的视线还是落在她身上,听出她的恼火,勾唇,“苏星蕴,如果你想,我们现在就可以是。”

“我不想。”

“嗯。”

迟为简应了声,微顿,又接着勾唇,“那我们就还不是。”

“听你的。”

“我....”,苏星蕴心头微颤,软嗲的声音还是很恼火,“迟为简,你能不能别这样看着我,也别这样对我说话?”

“嗯?”

“话里话外都是暧昧。”

“嗯?”

“会让我以为你在撩我。”

“我确实在。”

“......”

苏星蕴毛骨悚然,迟为简他...来真的?

他似乎知道她最喜欢他这双眼睛,他似乎知道怎么说话才最让她扛不住,他随意就能拿捏她,从在皇久楼梯间见面到现在,她像是掉进了他织好的网里,一件件他在她离开京市后做的事情,都被揭开,放到她面前。

又是糖衣炮弹,又是明撩暗诱。

让她此时此刻不由自主地滋生出一个念头,迟为简对她会不会是真的有意?

苏星蕴警惕地打了个寒颤。

如果他来真的,那她该怎么办?迟为简这个人,对她的诱惑太大。光是硬扛他的颜值就已经很难,他再说好听的话,再做漂亮的事,她肯定会再度沦陷泥沼。不行不行。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是不接茬,当他开玩笑,束之高阁。

苏星蕴视线东躲西飘,从前挡玻璃往外看,见到车前是一家餐厅,她萌生的退意顿时生了退路。

“迟为简,你是不是要去吃饭?我已经跟室友们在学校食堂吃过了,我......”

“嗯?”

“我先......”

“嗯?”

迟为简视线骤然变冷,气场尤其慑人。

苏星蕴先走的话都到口了又生生地咽下去,当即改口,“我,我可以陪你去,如果你还没吃中饭的话。”

呜呜呜......他好可怕,吃个饭再遁也不是不可以。


苏晨曦拉开门把,外面的光照进来,“上去跟他们一起,还是跟我去别的地儿跨年?”

前轻后重。

尤其是“跟我”两个字,他咬得特别清晰,加了明显的重音。

苏晨曦寒毛直竖,积压的惊悚全在这时涌向她。

“嗯?”

苏晨曦得不到回答,转过头来看苏晨曦,那双黑漆漆的眸直视着她。

苏晨曦脱口而出,“我上去找他们!”

苏晨曦皱眉,门把被他重重地摁了回去,那扇楼梯门又关上,“苏晨曦,你不想跟我跨年?”

“不…不是,我跟林米乐约好了。”

“你跟我没约好?”

“??”

“祝君平安喜乐,我愿常伴君侧。”

!!!

他念的是金箔卡片上的刻字,后面还有。

【苏晨曦,我18岁那天,我们一起跨年好不好呀?】

苏晨曦这时才想起来,她当时不仅留了字,还暗戳戳地留了她的那根碎钻发绳。

苏晨曦他,居然看到了她送的白金镶钻袖扣?他还记下了金箔卡片上的刻字?!!那他后面送她手链,又戴那根皮筋………

苏晨曦感觉天灵盖都凉飕飕的。

本能地后退。

整个后背几乎贴在墙上。

她很艰难才说出口,“苏晨曦,我说那是误会,你信吗?”

“误会?”

“就……送你的那生日礼物,其实是我四月就去定制的,后来,后来,我忘记了……”

“…………”

苏晨曦的眼神更更更加可怕了。

苏晨曦意识到说错了话,却又只能硬着头皮往下挑明,“然后,我到五月已经意识到我跟你之间的差距,知道我们不可能……”

苏晨曦脸色阴沉结冰,极轻地单挑起右眉,很小很小的弧度,咬出彻骨冷的声音,“所以?”

苏晨曦怕得要死,却又破罐子破摔,心横着硬要说到底,“所以,能不能不算数?”

“不能。”

“…………”

两个人又不说话。

楼梯间的气氛异常诡异和紧张。

苏晨曦艰难地咽了咽口水,“苏晨曦,我……”

“啪!”

很细小的断裂声。

苏晨曦绑的高马尾应声披散而下,盖向了她的小脸,有几根头发粘到了她的嘴边。

一块六毛六的皮筋这时……断了!!

苏晨曦尴尬地低下头,捂住脸。

疑似听到苏晨曦的轻笑。

她又抬起头,见他站在她身前,离得近,鞋尖抵住她的,递过来那根熟悉的18k金碎钻头绳。

苏晨曦迟迟不接。

“自己送的头绳也不记得了?”

“………”

“要我帮你绑?”

“不用不用。”

苏晨曦接过头绳,利落地扎好头发。

她面子里子全都丢光光,人终于摆烂,也不紧绷了。

苏晨曦拉开楼梯门,领她去坐电梯。

他低头轻语,“记得还我。”

接近零点倒计时。

苏晨曦和苏晨曦一前一后走进皇久33层奢华包间。

同学们见他俩一起见多了,经过苏晨曦一顿猛如虎的操作,反而觉得他俩之间的关系无比纯洁,都知道苏晨曦有女朋友,也没再往苏晨曦身上想。

“执哥,你女朋友呢?”

“跨年不陪你女朋友,她不会生气吧?”

“哈哈哈,会不会好好说话啊你?咱执哥就不是内种重色轻友的人,对吧执哥?”

苏晨曦往落地窗前的高椅一坐,声冷调扬,“她重友轻色。”

“啊啊啊??”

好重磅的消息。

“不是吧执哥,还有女生因为朋友丢下我们执哥?哈哈哈哈哈………今年最后一天,是要笑癫我?”

“真被女朋友放鸽子了?哈哈哈,没事啊执哥,咱们这群单身狗今晚都陪你,大家都是成年人,喝不喝两杯啊?”

周钟鹤听出苏晨曦话里那似有似无的幽怨,又听这群人啥也不懂,才是真的笑到癫地走出门去。

林米乐见苏晨曦回来,正打算问她去哪了怎么那么久,视线突然被她头上那圈黑色碎钻发绳给吸引住。



苏晨曦重生三天,逐渐适应。

苏晨曦三天没到教室来。

第四天,刚好是周六,课上到下午快六点,收上去的手机发了下来,放假。

苏晨曦住校,这一天刚好要回家。

楼梯拐弯处。

她背着双肩包往下走。

突然被一名清瘦的男生堵住,“苏……晨曦。”

苏晨曦本不打算停,但她瞥见楼底大树下站着几个男生,其中一个颀长挺拔,宽肩窄腰,是苏晨曦。

如果她现在下去,很难不碰到他。

还是,在这缓缓好了。

她看向男生,很礼貌地微笑。

“你好?”

“你…你好,我…听说你喜欢逛…逛书店找习题?”

“嗯。我不着急走,你可以慢慢说。”

“……刚好我知道花市大街新开了家书店,有很多宝藏书和模拟题库试卷,苏晨曦,你要不要去?”

哦,是他。

苏晨曦想起来前世也有这么个男生堵她,而她生怕苏晨曦觉得她勾三搭四,话都没跟这男生说一句,径直就往楼下走,他追在她后面叽里呱啦地说一堆,她走得飞快,几乎用跑的,见他还跟着,就回头恶狠狠地瞪他。

现在她没了那样的顾虑。

她掏出手机,打开备忘录,“谢谢。那家书店叫什么名字?麻烦你说说,我记下。”

余光瞟见楼下没了那熟悉的身影,苏晨曦松了一口气。

男生也拿出了手机,“名字有点拗口,不如我加你好友,发给你吧?”

苏晨曦正打算拒绝,一道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让让。”

男生顿感周围气压低得骇人,紧张得又结巴起来,“迟……苏晨曦?”

“嗯。”

苏晨曦淡淡地应了一声。

倒是跟苏晨曦一起上楼的男生伸手搭上了搭讪那位的肩膀,“可以啊骚年,敢撬我们执哥的墙角?”

“不……不是,我……只是我……”

男生声音都在抖,他翻出一张花里胡哨的宣传单,递到苏晨曦的面前,“书……书店地址,再见!!”

话刚说完,他人就没了影儿。

“啧!就这么点胆儿。苏晨曦,别跟我说你看得上?就算追不上我们执哥,也不至于这么饥不择食吧?”

苏晨曦面无表情,“我觉得他挺好的,你别这样说他。”

“比我们执哥好?”

“……………”

众人沉默。

周遭的温度突然降低了许多。

苏晨曦神色清浅,看都没多看苏晨曦一眼,抬起脚往楼上走。

苏晨曦背对着他,蹲下去捡书店宣传单,刚才那男生动作太快,纸张她都没来得及接,就飘到了地上。

捡到手,她拿着它就下楼。

她脚下生风,走得飞快,同样是很快就没了影儿。

苏晨曦修长的腿突然顿住,上楼梯的白色球鞋转了方向。

“哎?执哥??不上楼了?不是说要来拿东西吗?哎,执哥,等等我们哎!周狗,你拦我做什么?”

“闭嘴吧你。执哥生气了,你没看出来?”

“啊?生什么气?生谁的气??”

*

苏晨曦出了校门。

这才想起来,她除了校园卡,身无分文。

她原先小有存款,每月零花和生活费4W+,不算少了,但为了追苏晨曦,她砸光了所有的现金流。

现在包里掏不出半毛钱,手机里也是一贫如洗,别说打车,坐公交地铁都不行。

上个月两次回家,她都是硬蹭苏晨曦的接送车。

她也是这时才想起来,这次放假,为了能继续蹭车,她几天前就交代司机不要来接。

真的是………

哎哎哎。

苏晨曦连声叹气,嫌弃前世的自己。

好在,她记起林米乐还没走,当即求助热心同桌。

沟通好后,苏晨曦手里捏着花里胡哨的纸张,等在路边。

不远处。

黑色大奔里。

苏晨曦坐在后座,神色晦暗不明,视线透过挡风玻璃,凉凉地定在路边那抹熟悉的身影上。

警卫员司机扭过头来问他,“少爷,跟苏丫头吵架了?”

苏晨曦没回答。

司机继续问,“苏丫头是不是没看到我们的车停在这里等她?要不我开过去吧?”

苏晨曦还是没回答。

司机从他毫无表情的表情里琢磨出意味来,这不反对,就是默认嘛!

于是司机缓缓往苏晨曦的方向开去。

离得近了。

一辆白色SUV抢先停在苏晨曦面前,只见后车门自动滑开,苏晨曦笑脸如花地坐了进去。

车,扬长而去。

司机:…………

大奔内的冷气瞬间冻死个人,司机连打了两个喷嚏。

“少爷,这不怪我吧?”

苏晨曦这时才开口,“多事。掉头,回老宅。”

语气凉飕飕的,已经能明显听得出来,心情很不好了喂!

司机忍着笑,皱出了一张仇大苦深的老脸。

“好嘞,马上掉头,少爷您坐稳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