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秋日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捡回摄政王后,她在皇室作威作福全章节

捡回摄政王后,她在皇室作威作福全章节

南琼琼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景飞鸢赵灵杰是小说推荐《捡回摄政王后,她在皇室作威作福》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南琼琼”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上一世,夫君不能人道,便和婆婆密谋把她丢给乞丐,最后沉塘而亡。这一世,她重生一睁眼,第一件事就是将婆婆丢给乞丐,尝她前世之苦。然后和离,甩开渣男独自美丽。可是,刚转身没多久,郡主就对她发出警告,还威胁她离前任夫君远点?她:“可笑。”直接医治好摄政王的病,做他王妃,颐养天年的同时让郡主叫她娘!可是,为什么夫君还是第一次?难道说那两个孩子……...

主角:景飞鸢赵灵杰   更新:2024-06-23 20: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景飞鸢赵灵杰的现代都市小说《捡回摄政王后,她在皇室作威作福全章节》,由网络作家“南琼琼”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景飞鸢赵灵杰是小说推荐《捡回摄政王后,她在皇室作威作福》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南琼琼”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上一世,夫君不能人道,便和婆婆密谋把她丢给乞丐,最后沉塘而亡。这一世,她重生一睁眼,第一件事就是将婆婆丢给乞丐,尝她前世之苦。然后和离,甩开渣男独自美丽。可是,刚转身没多久,郡主就对她发出警告,还威胁她离前任夫君远点?她:“可笑。”直接医治好摄政王的病,做他王妃,颐养天年的同时让郡主叫她娘!可是,为什么夫君还是第一次?难道说那两个孩子……...

《捡回摄政王后,她在皇室作威作福全章节》精彩片段


莫非,这真的是哪个王孙贵族家的小公子?

景飞鸢惊讶于少年的美貌,药玉空间也惊艳了,忙说,“主人,他长得好好看啊!他是我被你唤醒以后所见第三个能配得上你的男人了!”

景飞鸢失笑。

刚笑,她意识到不对,“第三个?那前面两个男人是谁?”

药玉空间说,“就是那个像狼一样的野人,还有那个王爷啊!”

景飞鸢沉默。

安亲王的魅力之大,大周百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王爷能被小玉看中,她不惊讶。

可是那个像狼一样的野人……

这也能算?

药玉空间兀自嘀咕,“主人,那个野人虽然蓬头垢面,但是我能感觉到,他是个极其英俊的男人!就是脑子不好,不然,他也配得上你的。至于那个王爷嘛,虽然他戴着半块面具遮掩了容貌,不过露出来的半张脸依然有着绝代风华!”

药玉空间越说越开心,“我觉得主人你跟王爷和眼前的美少年最般配,不过他们俩各有优缺点,王爷是成熟又沉稳的刚毅硬朗之俊美,又权倾天下,你嫁给王爷就是王爷保护你,不过他好像有儿女了,不干净,你嫁过去得做后娘!而这个少年是雌雄莫辨极其精致的少年美,虽然他极有可能来自王孙贵族家,可是至少目前,他给不了主人你想要的保护,反而需要主人你保护他——”

药玉空间暗搓搓地说,“超有安全感的大狼狗,和美貌软绵绵的小奶狗,主人你更喜欢哪一个呢?”

景飞鸢笑得不能自已,“我哪一个都不喜欢,我只想做个女神医,名垂青史。”

药玉空间略表遗憾。

事业得有,爱情也得有啊。

景飞鸢在药玉空间的唠叨中,给少年擦干净身体,然后费力地半拖半拽将少年拽到了木屋二楼。

将少年放在床上后,她让药玉空间把煜儿唤醒。

她得让煜儿确认一下,这少年是不是小舅。

七彩的光芒围绕着煜儿一闪烁,煜儿就迷迷糊糊睁开眼睛。

他伸出小手揉了揉眼睛,忽然就被躺在身边的人吸引了注意。

他慢慢转头,看到旁边少年的脸庞时,他开心得像个小兔子一下子就蹦起来趴在少年身上了,“小舅!小舅!小舅!”

景飞鸢赶紧伸手去拉他,“小舅身上有伤,别压坏小舅了。”

煜儿乖乖随着娘亲的拉扯而后退,他看了一眼小舅,又转头看了一眼娘亲,那双眼睛睁得圆溜溜的,想不通为什么睡一觉起来就能同时拥有娘亲和小舅!

景飞鸢看着这可爱的傻小子,忍不住抱过来亲了亲。

等她不忙了,她一定要天天陪着这孩子玩。

她对药玉空间说,“既然已经确认了小舅的身份,就让他跟他小舅一起睡过去吧,我没进来之前,不要让他们醒过来。”

药玉空间答应。

看着一大一小都沉睡了,景飞鸢这才离开空间。

她回到荒芜的草丛里,深一脚浅一脚走回悬崖底下,仰头望着高高的悬崖。

绕着悬崖峭壁走了一圈,她在悬崖另一边发现了一条可以往上攀爬的藤蔓,藤蔓有手腕粗细,藤蔓后面的悬崖上有人工敲击出来的坎,可以上脚踩,应该是采药人悄悄弄出来的不为人知的一条天路。

景飞鸢弯唇。

她就知道这悬崖肯定有路上去。

毕竟前世那个女神医就经常下来采药,还在这里捡到了麒麟玉。


他目眦欲裂!

那紫色的衣裳,是他母亲的!

那床上容貌半露的人,是他母亲!

不……

不……

怎么会变成这样?

在这儿被乞丐送子的不该是景飞鸢那贱人吗?为什么会变成他清清白白一生的母亲?

而且床上应该是三个乞丐,还有一个去哪儿了?

难道跟景飞鸢私奔了?

赵灵杰顾不得思考这些,看到那两个男人正在对他母亲做的事,一股子无名火猛地冲上脑海,他当即就想去杀了那两个乞丐,保护他的母亲!

可是脚步即将迈出去那一瞬,他清醒过来。

不行。

当务之急不是杀人,他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

他绝对不能让人知道里面的女人是他母亲,他母亲冰清玉洁,怎么能承受身败名裂的苦?

他必须当众告诉所有人,里面的女人是景飞鸢,他要让景飞鸢替母亲背黑锅!

景飞鸢身败名裂了没事,他可以休弃这个妻子重新娶一个。

可是母亲身败名裂了他就完了,他有个这样的母亲,他还如何考科举中状元?

赵灵杰冷静下来,脑子里有了主意。

他装作被妻子背叛的模样,愤怒冲进内室里砰地一声关上了门,然后一边摔着瓷器一边跳着脚怒吼——

“景飞鸢你这个贱人!”

“你竟敢用烈酒把我灌醉,然后跑到这里跟野男人鬼混,你还有没有把我这个夫婿放在眼里?”

“跟你成亲之前我就隐约听人说过你不安于室,说你在闺阁之中就跟你们家里的奴仆不清不白,还说你曾经偷偷找过大夫打过胎!”

“我只当是有人嫉妒你才胡说八道,我不信你是那种女人,所以依然娶了你过门,谁知道,他们说的竟然是真的,你当真骨子里下贱!”

“我就说我在家里好好温书你为何非要拉我来这城外偏远的道观上香,原来你竟然盯上了道观外面这些男人!你是不是早就听说道观外面的流民乞丐多,故意喊我来道观,又故意把我灌醉,方便你偷偷摸摸找这些男人进来陪你?”

“你这个贱人,要不是今日被这些突然闯入的官爷撞破了你的好事,我赵灵杰岂不是要一直被你蒙骗,一直被你戴绿帽做乌龟王八?我真是瞎了眼才娶你过门!”

“我这就要休了你!你让我赵家列祖列宗蒙羞,我要休了你!”

赵灵杰站在房里愤怒唾骂指责,他一人独演的这场声情并茂的戏码,彻底坐实了里面的女人是他的妻子景飞鸢,而不是他的母亲赵夫人。

外面的大内侍卫和院子里围观的道长们,都面面相觑。

道士们低声说——

“赵家那位少夫人看着挺漂亮温婉的,怎么会做出这等丑事来?”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可怜了赵举人,当众戴这么大一顶绿帽!唉,幸好我是个道士,不用娶妻,这也太可怕了!”

“走了走了,赵举人已经够难堪了,我们走吧,这是他的家事,我们都走,让他好好处理家事。”

“我们要是走了,赵举人不会杀了少夫人吧?”

“甭操心了,人家可是满腹诗书的举人,明年说不定就要中状元的,他怎么会为了一个下贱的妻子做出杀人之事,葬送了自己的前程?他只会休了少夫人,然后更加努力温习功课,来年高中之后重新娶个更好的姑娘,出今日这口恶气。”

道士们很快退出了院子。

几个看热闹的大内侍卫也带着一脸戏谑的笑,退出了房间。

小公子没搜到,搜出了这么一桩丑事,过瘾。

行了,看够了热闹,继续去搜小公子的下落吧,正事要紧。

所有人浩浩荡荡离开了,院子里又安静下来。

赵灵杰贴着窗户听了一耳朵,确定没有人了,这才猛地转头望着床。

他目眦欲裂!

他抱着一个大瓷瓶猛地冲到床边,用尽力气恶狠狠的把两个乞丐挨个敲晕!

看着乞丐倒下,他又飞快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母亲,闭着眼睛哆哆嗦嗦扯来被子将母亲覆盖住。

可即便已经闭上了眼,母亲浑身的青紫还是在他眼中挥之不去。

他又心疼又恨。

他恨毒了景飞鸢!

他拖着无力的双腿走到门口,阴沉着脸把老嬷嬷叫进房里。

老嬷嬷是母亲最信赖的亲信,他也需要老嬷嬷帮着善后,所以他没有隐瞒,冷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在房里的不应该是景飞鸢吗?为什么景飞鸢和另一个乞丐不见了,受罪的人成了我娘?”

老嬷嬷闻言一愣。

她错愕看了一眼床边,这才知道床上的人是她的主子!

她吓得腿脚酸软,噗通跪在地上,“少爷!老奴也不知道啊!老夫人让老奴守在门口不要进去,她说她怕那药不够重,她怕少夫人半途醒来会坏事,所以她要在房里亲自盯着少夫人跟那三人……老奴是听老夫人的话才一直守在门口的啊,老奴哪里知道会变成这样?”

赵灵杰握紧拳头,“你一直守在门口没离开过?景飞鸢没出去?”

老嬷嬷连连点头,“老奴没离开过!少夫人和那乞丐多半是从后窗翻出去逃走的,她要是从前面走,老奴早就将她抓住了!”

赵灵杰转头看着房间后面的窗户。

他走过去推开窗户看了一眼后面的杂草丛,眼神幽暗。

景飞鸢!

看来这贱人应该是早已知道他和母亲今日的谋划,所以才会将计就计,反过来把那碗药给母亲喝下,把母亲扔到乞丐手中受如此大辱!

他清清白白的母亲,他父亲去世后便含辛茹苦独自一人把他养这么大的母亲,竟然因为景飞鸢而遭受了这般欺辱,他绝对不会饶恕景飞鸢!

他一定要让景飞鸢这贱人死!

否则,他就对不住他受辱的母亲!

他狠狠一拍窗户,拂袖冷声说。

“陈嬷嬷,给母亲穿戴好,我们这就离开道观回去,我一定要赶在景飞鸢之前,将她在道观偷人被人撞见的事宣扬出去,否则若是让她抢先散布了谣言,我和我娘就完了……”

“好!好的少爷!”

老嬷嬷哆嗦着赶忙去帮昏迷不醒的赵夫人穿戴。

收拾好以后,赵灵杰和老嬷嬷用披风将赵夫人的脸遮掩住,扛着赵夫人连夜下了山。

……

而此时此刻的景飞鸢,正在一个神奇的地方。

方才麒麟玉白光一闪,她的脑子便一阵晕眩,等她能再次看清东西的时候,她已经不在方才的大殿里,她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界。

她眼前是一片药田,药田中央有一座小木屋。

她抱紧怀中的孩子,怀揣着惊喜,一步步走进药田,来到小木屋里。

刚刚进入小木屋,她脑子里就凭空出现了一道声音——

“恭喜第六代主人获得药玉空间。”

景飞鸢脚步一顿,什么是药玉空间?

对方仿佛知道她的疑惑,再次开口,跟她解释药玉空间有多么逆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