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秋日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连绵雨下,血海仇精品阅读

连绵雨下,血海仇精品阅读

繁花涂败 著

现代都市连载

《连绵雨下,血海仇》是作者“繁花涂败”的倾心著作,莲绵昼长雨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她原本是天狐族最受宠爱的小少主,却因自己害了天狐族,明明他们天狐族什么也没做啊……没有人知道当时的魔王是谁,为什么那位上神要单独一人去剿灭魔王,也没有人知道战神的长枪那段时间到底去了哪里……两行清泪,就像涵盖了所有……...

主角:莲绵昼长雨   更新:2024-06-11 19:4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莲绵昼长雨的现代都市小说《连绵雨下,血海仇精品阅读》,由网络作家“繁花涂败”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连绵雨下,血海仇》是作者“繁花涂败”的倾心著作,莲绵昼长雨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她原本是天狐族最受宠爱的小少主,却因自己害了天狐族,明明他们天狐族什么也没做啊……没有人知道当时的魔王是谁,为什么那位上神要单独一人去剿灭魔王,也没有人知道战神的长枪那段时间到底去了哪里……两行清泪,就像涵盖了所有……...

《连绵雨下,血海仇精品阅读》精彩片段

我叫莲绵,是天狐族唯一只有一条尾巴的狐狸,也是天狐族少主,我也问过我母王,为啥只有一条尾巴,我母王开玩笑的说:“因为绵绵上一辈子是个坏人,其他八条尾巴被灭坏人的好人砍了拿去做软脖了。”

母王还说:“所以绵绵不要当坏人哦,不然最后一条尾巴也会没的哦。”

我听完吓了一跳,悄悄背着母王去人界买话本子学习怎么当好人。

但,却出意外了……那次,我和往常一样,拉上莲竺偷溜去人界买话本子,但在途中却遭到埋伏,而我因为只有一条尾巴,灵核薄弱,自幼无法修习,就只有莲竺帮我挡住他们。

莲竺虽说是除了我母王以外当之无愧的第一,但双拳难敌西手,莲竺渐渐处于下风。

我想拿到镜衍给天狐族传信,可我刚刚拿到就被人打掉了,那人举起了手里的武器向我劈来,那时我的恐惧占据了我的大脑,想象中冰冷的感觉和痛觉没有传来,但有什么温热的液体喷涌到了我脸上,一睁开眼入眼的就是莲竺的笑,他就像以前一样对我笑着,那么的温暖,那么的柔和,多么美好的画面,除去那把刺穿他心脏的刀和他身上的伤痕的话……莲绵惊醒过来,这个梦,实在是太真实了,可她只是神君从人间捡回来的一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狐狸啊,怎么可能和好几百年前覆灭的天狐族有关呢,这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这件事对莲绵影响有些大,特别是少年与现实不和的温和的笑脸,以至于她吃饭都有些心不在焉,坐在他对面的昼长雨瞧出了她的不对劲,轻声询问她为何。

连绵叹了口气,看向昼长雨:“神君,我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我梦见我成了天狐族少主,而天狐族因为我而覆灭,还有一个红色九尾的狐狸姐姐和一个拿着长枪的男子,他们好像在打架,我呢,就像是灵魂一样飘在空中看他们打他们打的完全不分上下,可厉害了,但我看不清他们的脸,好像后来那位红衣姐姐说了什么,但我还没听清就醒了,绵绵什么时候能这么厉害呢?

……神君你为啥这么看着我?”

昼长雨收回目光,摇了摇头,莲绵也没有多想。

这件事后莲绵还是像往常一样,昼长雨在他就粘着他,周长宇不在,他就去找小仙侍聊八卦。

那群仙侍消息可灵通了,什么姻缘仙调皮将下界两位水火不相容的调在一起了,什么水神和火神为了凡间一女子大打出手啊,什么新飞升上来的什么国太子把人家的钟劈成两半了,这些应有尽有。

但最炸裂的是,一位不知道哪个宫殿的小仙侍说,战神以前是用长枪的,那长枪可金贵了,陪伴了战神三万年还是上一代战神传下来的,后来为了救一位天狐族姑娘就放弃了长枪,改用“花”❶为主战器,这“花”天宫中用的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能把它用的这么出神入化的为战神一个……但莲绵却只在意原来战神用长枪,莲绵又回忆起了那个梦,那个梦好似真实发生似的,细节什么的令莲绵现在回忆起都很清晰。

梦中男子的身形还真的和神君的有些像,只不过那人身形给人一种漠然感,而神君身形却是温柔的。

当时她刚认识神君,还以为神君是个文官,但后来才知道神君是战神,还给她吓了一大跳呢。

莲绵现在想来,如果那位男子是神君的话那位红衣女子就是神君喜欢的人了。

想到之后莲绵就困了,她也没怎么多想,只以为是用脑过度,于是就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他又做梦了,他又梦到了那位红衣姐姐,而红衣姐姐却站在前方不远朝她招手,轮廓特别模糊,他缓缓走过去,发现他被困在一朵红莲中对她说:“绵绵,可以救救我吗?”

莲绵警惕的看着她询问:“你是谁?

我为什么要救你?”

而红莲中的人一步一步引诱她:“绵绵我就是你呀,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大可将我救出,看看我是否与你长得一样。”

连绵犹豫了说:“可我只是一只没有法力的独唯尾小狐狸怎么救你呢?”

红莲中的人说:“不需要法力,只要将那边的石头取下就行。”

莲绵环顾西周,看到了身后的展台,明明她来时没有的。

莲绵走向展台,伸手将石头拿起来了一点又迅速放下,玩心大起:“就不拿,气不气?”

“……”红衣女子叹了口气,莲绵都还没反应过来呢,那人就己经出来站在了她面前。

莲绵懵了,这人真和她长得一模一样,只是这人眼眸特别深沉,看人的眼神和莲绵的眼神完全不一样,莲绵下意识问出:“你到底是什么人?”

而那人只是微微一笑说:“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连绵还没反应过来,一大波记忆就如潮水般朝她涌来,让他头疼欲裂,他看到了梦中场景,莲竺在人界拼尽全力为她挡敌,自断九尾护她回莲镜山。

她原想找到母王救莲竺,但看到的却是整个宫殿全是尸体,她的母王浑身是血的倒在血泊中,莲绵冲了过去,跪在了她母王的身边,颤抖着轻轻摇着她的母王,呼唤着,但她的母王这次没有伸出手抚摸她的头,以前她听人说人到最悲伤的时候是不会哭的,她当时还不理解,为什么,但现在现实告诉她,这,是真的。

除此之外,还有她的侍女,她的叔叔们,没人能告诉她这里发生了什么,但也不需要别人告诉她了,因为在这一片血海之外,唯一一片洁白的地方站着一个手握长枪的人,那人看着她眼神微微一愣,而她也认出来了他。

这人是他一年半前在山下捡到的一个病患,但一年后这个人突然不见了,莲绵也就没有管,自认为他是养好伤回家了。

那人手中的长枪上正在滴着血,而长枪尖头微微泛着冷意,莲绵震惊的看着他,眼里泛着猩红,她受不住想嘶吼出来,但嗓子却像是特别坚硬的灵石所做,怎么也敲击不动,甚至让她呼吸不过来。

她特别特别难受,像要死了一样,不,比死了更难受。

她恨……明明我们久居山谷,从未想着祸乱世间……明明我们没有做过任何错事……明明我们都……在学习怎么做好人了……也怪她,怪她作为天狐族少主整天只想着玩,没有任何修为,到母王死前都在担忧她的安危,为什么,为什么她就不能强大一点,如果她强大就可以保护天狐族保护莲竺了……另一边,昼长雨突然心头一痛,猛的吐出了一大口鲜血,幸被旁边的小仙侍扶住才没有跌倒下去,他的双目变得通红,急忙开启传送阵回去。

昼长雨刚到回阳宫,就见眼前狼藉一片,有一个仙侍浑身是伤,满身是血着急跑过来:“神君,你可算回来了,莲绵姑娘大开杀戒,现在朝着长明殿哪里去了……”昼长雨没得等他说完就转身朝长明殿去了,他能明显感觉到莲绵体内被封印的八尾己经有六尾释放了,要是真等她八尾全放天下终将大乱,而以前合力封印她的九位上神皆己陨落,上界己经八百万年未开启了。

但只开了六尾就还有机会,但一旦到七尾那希望就极其渺茫了,结果他以为有机会,某些人却完全不想要这机会。

长明殿里,女子一席红衣,脚踩在天帝头上,笑的大方勾人,但眼神冷的吓人,而被他踩着的人面露苦色,头下的地正在一寸一寸凹陷,但嘴里仍旧喋喋不休:“妖孽,当初灭天狐族时我就不该将你留下来,让你作恶,啊~!!!”

女子笑着看着脚下的人,手里拿着一把刀正割着脚下人的肉,又看着那块肉长出来,又割,又长,再割,再长,好似就是一个好奇的小孩子还询问脚下的人:“你说是你长得快,还是我割的快呢?”

没等那人回答,她就又一刀下去,殿门前传来了一道清冷的男声:“绵绵……”,仔细听,这男声中还夹带着微微颤抖。

莲绵抬起头看向他,嘴角上扬,就像以前一样喊他:“神君,好久不见。”

明明和以前一样的称呼,但却带了浓浓的杀意。

昼长雨眼神一冷,她七尾己开,接着就驱使着“花”冲向她,接着一黑一红两道身影缠斗在空中。

即使昼长雨是战神,但对上己开七尾的莲绵,仍处于下风,不一会儿,昼长雨就被莲绵打的满身是伤,再加上上次加固莲绵体内的封印,遭反噬受的伤,受不住晕了过去。

昼长雨不知怎么进入了自己的识海,而眼前有一个人,他认识他,他是九位上神中的一位,他行了个礼:“上神。”

那人扶了下他的手表示起身,开口对他说:“我们就知道终会有这一天,小绵儿这劫可不好过啊……”昼长雨有些懵:“您此话怎讲?”

那人叹了口气说:“原先上界有十位上神,但有一位上神最先陨落了,这事你们都知道吧,但你们不知道的是,那位上神陨落前被她剿灭的魔王却有一丝法力流入了她的身体,她知道以自己的力量要是入魔必定会有一场浩劫,所以自陨,且将自己的长枪留在了神殿,传给了带又一代的战神,但却被魔族发现,魔族合力将她送入往生门,进行投胎,后来她就成了莲绵……”莲绵见昼长雨晕了过去,眸光暗了暗,她擦了擦唇边的鲜血,一步一步走向帝君,而帝君也随着她的走进而感到绝望,完了,全完了,昼长雨都倒下了,没有希望了,可就在莲绵离他只有一步的时候她停下了,不是她心软了,而是有一把长枪穿透了她的身体,这不是普通的长枪这把长枪是她当初斩杀魔王的那把,她看了一眼长枪尖头笑了,长枪又被抽出了她的身体。

莲绵缓缓转身,看着身上有神迹的昼长夜笑了,笑得灿烂,想对他说什么但一口鲜血从她口中涌了出去。

昼长雨看着她的笑什么都明白了,在她倒下时拖住了她,最后莲绵吐出了她从来不敢说的那句话:“昼长雨,我喜欢你,很久之前……恭喜你,上神……”说完她也像是如释重负般叹了口气,闭上了那单纯,但又深沉的眼睛。

没有人知道当时的魔王是谁,为什么那位上神要单独一人去剿灭魔王,也没有人知道战神的长枪那段时间到底去了哪里……两行清泪如决堤之水般涌出,混着嘴角的血液,血液将其染红混入其中,顺着脸颊缓缓流淌而下,仿佛要将心中无尽的悲伤与哀愁一并宣泄出来。

那晶莹剔透的泪珠,如同两颗璀璨的宝石,闪烁着微弱而又令人心碎的光芒。

它们承载着太多无法言说的情感和故事,每一滴都蕴含着深深的痛苦、无奈以及对命运无常的感慨。

这两行清泪,或许是多年来积累的压抑与委屈;亦或是对逝去时光和美好回忆的怀念;更可能是对未来生活迷茫不安的担忧......无论是何种原因导致泪水滑落,它们都真实地反映出内心最柔软处被触动后的悸动。

这些泪水汇聚成一股强大洪流淹没一切,让人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最终,所有情绪都被这两行清泪所涵盖——喜悦与悲伤交织融合;希望与绝望相互交替;爱与恨在心头翻滚搅动...... 在这一刻所有感受变得如此清晰可见却又模糊不清,如同一幅朦胧迷离画卷展现在眼前使人无从分辨。

全文完▁▁▁▁▁▁▁▁▁▁▁▁▁▁▁▁▁▁▁▁▁▁▁▁▁▁▁▁▁▁❶“花”不是指西季开的花朵,是一个丝绸类的武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