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秋日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文本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

完整文本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

刀上邪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叫做《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是“刀上邪”的小说。内容精选:我没皮没脸地追了他好些年,成功结婚生子,但听说,他白月光影后已经回国了。很多人都说我配不上他,他一个校草级的人物,成绩好,还是圈内太子爷。而我……的确是到了我该挪开的时候了,我给的爱于他而言,是那么的卑微。可没想到的是,车祸意外后,我却重生回到了高考前……这一次,我累了,真不追了……...

主角:迟为简苏星蕴   更新:2024-06-14 19:5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迟为简苏星蕴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文本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由网络作家“刀上邪”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叫做《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是“刀上邪”的小说。内容精选:我没皮没脸地追了他好些年,成功结婚生子,但听说,他白月光影后已经回国了。很多人都说我配不上他,他一个校草级的人物,成绩好,还是圈内太子爷。而我……的确是到了我该挪开的时候了,我给的爱于他而言,是那么的卑微。可没想到的是,车祸意外后,我却重生回到了高考前……这一次,我累了,真不追了……...

《完整文本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精彩片段


莫名其妙来了这么个快递,苏星蕴想到某种可能,又觉离谱。

她守着手机忐忑不安地等了三天。

结果没收到类似“东西收到了吗”的信息,一条接近的都没有。

她重重地呼出一口气。

“果然是我想多了。”

苏星蕴费了点劲,找到了三天前给她送货的快递员,将包裹原封不动地还回去。

快递员像是也料到了这茬,没抱怨什么,又用拖车拖那两大箱子。

“麻烦您了。”

“不麻烦不麻烦,给钱的嘛,钱很多,给你跑腿一百趟我都乐意。”

“........能告诉我寄件人是谁吗?”

“那不能够。我们快递员是有职业素养的嘛,小姑娘你自己想嘛,这小年轻八成是喜欢你,在追你嘛,是谁你自己不清楚嘛?还是追你的男孩子太多,筛不过来?”

苏星蕴:呀,是小年轻,男的,不差钱的男生。

快递员拖着车回过头来看苏星蕴,乐呵呵地笑,“小姑娘长得着实水灵,追的人多也正常。”

他见苏星蕴一副探究模样盯着他,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挠头懊悔。

“哎呀!我忘记了!京市的那位少爷交代过不能跟你说太多话,会露馅的嘛。”

哦,还挺懂她,预判了她的思路。

还是不差钱的京少。

透露的要素不要太多。

苏星蕴微眯起桃花眼,这是不想让她知道是谁,还是故意想让她知道呢?

“小姑娘,你是不是猜到了?”

苏星蕴笑着摇头,“没有。”

“要我说,你也别瞎猜嘛,直接打个电话过去问不就行了?”

呵。

打电话?

苏星蕴才不会打。

她当没发生过这件事。

*

开学。

苏星蕴一个人到苏医大报到。

外公想陪她来,她没让。

苏母苏梨素没空,分财产节骨眼上,她生怕被坑,亲自在京市盯着。

苏父苏茂涧更没空,他现在正是春风得意时,跑工厂指点江山,携情人去应酬,忙得不可开交。

就算他有空,也不会来。

回京参加谢师宴那晚,苏茂涧喝了点酒大骂苏星蕴。

“你是什么榆木疙瘩脑袋?!这么多年,我花了这么多钱给你补习培养你,最后你就考了个苏医大?!你想气死我?!”

“我考了693。”

“你你你!!”

苏茂涧捂住心口,像是疼得要死,“考这么高分,谁让你填苏医大?你怎么敢填苏医大!!”

“我为什么不能填?”

“我说不能就不能!!”

苏茂涧劈头盖面骂一堆污言秽语,骂完他还气不过,抓起客厅里的水晶摆设,一把摔到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横竖我和你妈就要离婚,没几个月你也成年了,你既然那么喜欢苏市,以后就别回京市!我没有义务再养你,让你苏市的外公养你!!”

“以后也别说我是你爸,我苏茂涧不是你爸!”

苏星蕴前世不懂,现在她看得很清楚。

念清大的女儿是父亲苏茂涧的谈资,恨不得逢人就说一嘴。

在国外哪哪哪野鸡大学读书也都好,他说出去好听,至少能显摆他有能耐供得了女儿出国。

但女儿就是不能读苏市的大学,苏市在他眼里是犄角旮旯,是他不堪的过去。尤其是当初她外公外婆看好的苏医大,更是苏茂涧的雷区。

再加上苏茂涧现在风头正盛,迫切地想跟她和苏梨素割离,以掩盖他靠妻子发家致富的事实。

苏星蕴当时笑着说,“行。那您给我手写个断绝关系协议书,现在就写。”

她知道这玩意儿没法律效应,但不妨碍她以后拿出来打他的脸。

苏茂涧正上头,还真的写。

没过两天,苏茂涧也当真注销了苏星蕴的银行卡。

苏星蕴也不慌。

她以优异的高考成绩填报苏医大,入学就是重点培养对象,八年学费全免,获一次性择校鼓励金、地方鼓励金和优秀新生奖学金等。

她都打进新办的卡里,林林总总,光到账的现金就有11万。

省着点,是够花几年的。

苏星蕴报到完,去宿舍。

她大学住校,四人间。

到宿舍时,三个室友都在,听到门响,同时看过来,三张脸长得都白净精致,看得出都是娇生惯养长大的。

自我介绍。

苏星蕴干脆说自己是苏市本地人,中途去过京市,现在回来了,她京腔不重,声线娇糯软嗲,会苏语。

室友沈凝一也是苏市人,当即用苏语跟她聊两句。

很亲切。

其他两位,一个来自粤地,普通话说得抓人,叫陈玥桐,另一个来自川府,叫李幼琀,基本能用川语跟苏星蕴她们的苏语无障碍交流。

她们四个都长得168以上,来串门的同学们笑称她们328寝室住的都是“高人”。

细问家底。

好家伙,还真的都高人一等。

苏星蕴宿舍四个女生,不是三甲医院院长家的千金、科室主任的女儿,就是家里有私人医院有医馆,基本都是一家子的医生。

别的宿舍那个羡慕。

“公主们,以后就业就靠你们了,我从现在就开始巴结,来得及吧?”

“八年呢,你急什么,到时都不定怎么样。”

“出息!好好学,争取毕业就让她们出高薪来抢夺你!!”

“我的目标是毕业就开家医院,到时你们都跟我,咱们一起救死扶伤!”

“救死扶伤!”

“救死扶伤!!”

“哈哈哈………别太上头。”

整栋宿舍楼出奇的和谐,学习风气尤其浓厚,大家每天都抓紧时间学习,就连军训时候也是。

苏星蕴也不例外。

她一头扎进书本里,学学学,背背背,无暇顾及其他。

很快。

时间来到十月最后的一天。

10月31日。

苏星蕴看到这个熟悉的日期,愣了下。

这是迟为简的生日。

前世,她挖空心思给他准备生日礼物,眼巴巴的就等着这一天。

同时,这也是他们领证的纪念日。

“咚咚唔………”

手机震了震。

苏星蕴滑开来看。

“尊敬的客户苏星蕴,您好,您在我司定制的礼物已经送达指定地址,欢迎下次再来定制。”

???


从高楼往下看,四处烟花腾空而起,完完整整的形状炸开在眼前,带来视觉上的享受。

跟地面上看到底不同,这里视野开阔,风景独好,要不怎么会有人说,站在皇久,会有坐拥天下的错觉?

十多分钟后。

包间的灯亮起,有同学发现少了关键人物,很纳闷。

“域哥呢?”

“找他女朋友去了?”

“找什么女朋友,你们真没看见还是假没看见?”

“看到什么?”

“不是吧,真没见到?就刚才,牵手了啊!”

“啊啊啊?牵谁手??”

“还能有谁?他女朋友。”

“域哥他女朋友??嘶……怎么又绕回来了,我捋捋,他女朋友原先就在这?在我们这群人里?”

蒙在鼓里的同学反应才过来,“卧、!你们早发现了不吱声?!”

“凭实力猜到的,为什么要告诉你?”

“凭本事观察到的,为什么要告诉你?”

“凭眼睛看到的,为什么要告诉你?”

“…………”

皇久楼顶。

苏迦妮稀里糊涂地被迟域牵着来到这里,悚得要死。

她想着要跟迟域说个清楚明白,看到眼前的景象,却吱不出声来。

大厦宽阔的楼顶,整层都沦陷在粉嘟嘟里,鲜花彩带和拱门是粉色的,包裹矮墙和护栏的丝绒布是粉色的,粉色的布偶娃娃和摆设随处都是,就连游泳池里的水面都泛着粉色的光。

偏偏,又能做到粉而不俗。

也是腻害得不要不要的。

光看这场地都能让人心疼设计师薅秃了头。

粉色造景树下。

苏迦妮沉默着,一双桃花眼睁得有点大,嘴角有那么点抽搐。

迟域侧过头,“不喜欢?你不是喜欢粉色?”

“………”

突然被戳中心窝。

苏迦妮视线开始模糊。

因为她喜欢粉色,所以,迟域就特意为她安排了这一整楼顶的粉吗?

他前世从来不会这样。

所有他给她的,都是她强求来的。

她记得前世她18岁生日,生怕他不给她送礼物,她提前好几天发截图给他,告诉他她很喜欢那件东西,很想很想要这样的生日礼物,她甚至怕他不懂央着他送她,他大概是被她闹烦了真的送,她欢喜了好久好久。

不是因为那件东西真的有多喜欢,只是因为是他迟域送的。

前世,她跟他一样读清大,她生日这一天晚上,她怕跨年找不到他,就伙同他的室友和同学们邀他参加院里的跨年活动,她自己外语系的活动都没管,硬要凑到他身边,霸占着他让他陪着她倒计时,没给任何女生接近他的机会。

她汲汲营营,只为了能在他身边多刷些存在感。

他没赶她,她就笑了。

从来没敢奢望他主动,哪怕一点点。

现在。

她重生,他送她手链,还为她准备这样粉幻的场景。

专门为她一个人准备。

终于让她知道,原来迟域也是会哄人的。

原来他的用心,她也能唾手可得吗?

那前世卖力讨好他的她,算什么?

无尽的委屈与心酸袭上来。

苏迦妮忍着汹涌的情绪,视线越来越模糊。

迟域墨黑的眸色沉下去两分,“不喜欢?”

苏迦妮一个劲地摇头,哽咽得说不出话。

“等下。”

迟域从树边提来个箱子。

打开。

拿出厚厚的滑雪羽绒服,裹在苏迦妮身上,“帽子戴好。”

努力忍着泪的苏迦妮:??

迟域不知道去做了什么,没一会儿转过头来跟她说了句,“好了。”

“好什么了?”

迟域没答。

他低头看苏迦妮,轻轻地勾了下薄z唇,弯了个很浅很浅的弧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