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秋日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火影:骂爽了统一忍界畅销小说

火影:骂爽了统一忍界畅销小说

碎银袋子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宇智波鲁迅是《火影:骂爽了统一忍界》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碎银袋子”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本文『第一人称』!后期读者反馈再看要不要改第三人称吧。本文『黑木叶』『黑宇智波鼬』『黑一代二代三代目』喜欢这几位的请避雷哦。本文『正文无CP』『番外CP佐助』宇智波由纪子本来是个快乐的小屁孩,每天需要考虑的是吃红豆丸子还是黄豆年糕。可一夕之间全族被灭,凶手还是“自己人”。连她自己也惨遭毒手,依靠母族血脉存活后,唤醒了前世记忆,看清了木叶虚伪下的腐烂。...

主角:宇智波鲁迅   更新:2024-06-11 19: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宇智波鲁迅的现代都市小说《火影:骂爽了统一忍界畅销小说》,由网络作家“碎银袋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宇智波鲁迅是《火影:骂爽了统一忍界》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碎银袋子”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本文『第一人称』!后期读者反馈再看要不要改第三人称吧。本文『黑木叶』『黑宇智波鼬』『黑一代二代三代目』喜欢这几位的请避雷哦。本文『正文无CP』『番外CP佐助』宇智波由纪子本来是个快乐的小屁孩,每天需要考虑的是吃红豆丸子还是黄豆年糕。可一夕之间全族被灭,凶手还是“自己人”。连她自己也惨遭毒手,依靠母族血脉存活后,唤醒了前世记忆,看清了木叶虚伪下的腐烂。...

《火影:骂爽了统一忍界畅销小说》精彩片段

二柱子时常发呆,呆着呆着便莫名一脸恨意,白天不怎么说话,晚上还磨牙。

我倒无所谓,反正白天落个清净,晚上伴着磨牙声睡觉更香。

没过多久,我俩就出了院。

宇智波聚居的那一片己经清洗干净了,除了空无一人,看着和往常没什么不一样。

我还是住在自己家,客厅的血迹消失的干干净净,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我盯着父亲母亲倒下的那块地方,站了半晌,突然转念想到,这些收拾房子的人用的什么清洗剂。

没过多久,二柱子上门来说他家太大,让他害怕,想换个地方住。

我理解他的潜意思,但还是拒绝了他。

“你还是不接受我,是吗?”

七岁的二柱子又红了眼眶。

是啊,这个小屋,只能我和父亲母亲一家三口住。

我一把拉住他,细细的和他掰扯了木叶村的房屋政策。

族长家的大屋子,他要不住,那就要收归村有啦!

为了保住自家的屋子,他委委屈屈的住在了这一片最大的house里。

深夜,月亮也被层层叠叠的乌云遮蔽,我感到屋外的气息正在渐渐远离,这才睁开眼睛。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房间内,红宝石般的眼睛熠熠生光,三颗勾玉缓缓转动。

翌日一早,还得上学。

我打着哈欠从床上爬起来,慢吞吞的收拾完自己,一出门就看见等在路口的二柱子。

“走吧。”

我从口袋里摸出一颗奶糖扔给他,悠哉游哉的朝学校走去。

“咕咕~”走到半路,不知谁的肚子叫了起来。

一路上也没有个早餐店,该死,一顿没人管,我就得饿肚子了。

让我做饭?

那是不可能的,该死的宇智波鼬拍拍屁股走人,还指望着火影给你养孩子,真是天真。

杀我也不杀透一点,害的我在这还要考虑吃饭的事情。

不知道,一日三餐兵粮丸是否可行。

我回头看了一眼跟在后头的二柱子,他摸着肚子有些忧愁的模样。

“喂,把钱拿出来。”???

二柱子满头问号。

“你家不会没钱啊。”

我家倒是摸出来了点钱,但想让我花钱养孩子,做梦。

“我不知道放在哪里。”

如果只是找不到那还好,要是让收拾现场的偷偷摸走交归村有就不好了。

“快回去找。”

二柱子犹豫了。

“温饱都解决不了,上什么学。”

我一把拽过他,奔向族长家。

翻箱倒柜了一上午,可把我累的够呛,结果只在门口挂在墙上的布袋里摸出一把平时买菜用的零钱。

我垂头丧气的坐在玄关处,转头问灰头土脸的二柱子“你家有没有什么密室?”

二柱子摇摇头,我更丧气了,请保姆的梦想破碎了。

只能每个月领木叶的抚养金度日这样子,抚养金还就那么一点,根本不够花嘛,我愤然捶了捶身边的墙。

下午,我买了几只小鸡仔回来,又买了些蔬菜种子。

族长家那么大的院子,可别浪费了。

“这里种的是你喜欢吃的西红柿,要好好照顾哟。”

我指着一片光瘠的土地。

二柱子的脸都黑了,手里拿着我递给他的迷你小铲沉默不语。

这样,我们过上了自给自足的生活。

早上面包牛奶鸡蛋,中午学校吃,晚上蔬菜沙拉或者兵粮丸,三天吃一次甜点,五天上一次馆子。

我的日子和之前过得似乎没什么不同,除了家里再没有憨厚可爱的父亲,和嘴硬心软的母亲。

除了身边那群以我为大姐大的宇智波小鬼们,变成了一个沉默寡言的二柱子。

在学校里的同学似乎听说了我家发生的事,对待我的态度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鸣人还是一如既往的乐观开朗、神经大条、被人排挤。

有时候我看着他笑的没心没肺的样子,有些羡慕还十分困惑,可竟然又生出些隐秘的嫉妒来。

发觉自己这样的想法,我实在吃了一惊,随后便坦然的接受自己成了个阴暗小人。

别以为我按部就班的上学、生活是我认命了,我倒是想搞点事情,可惜实力不允许。

身边一首跟着一个暗部监视,只有每天深夜才会离开那么一会。

去干嘛了呢?

深夜睡不着的时候我会想,可能是去拉屎了,哈哈开玩笑,估计汇报工作去了。

时间越久,他们监视的力度越小,我不明白像我这样从未在人前显露过写轮眼的人有什么可疑的。

倒是二柱子,那可是鼬的亲弟弟,怎么不配多放几个人嘛。

我一首伪装的很好,毕竟没有个亲哥哥和团藏做交易保护我的性命。

要是被团藏发现我开眼了,真怕他手臂上又多两只眼睛。

忍者学校也就教一些理论知识、体术和简单基础的忍术,像那种有杀伤力的基本都是家传的,我家家传的也没几个好用的。

幸好还有个二柱子,他看家里的卷轴时从来不避着我。

我有幸偷了些师却碍于监视的人不能用,满肚子的忍法不能操作实践,真憋死人了。

这样伪装废柴的日子要过到什么时候啊,干脆找个机会脱离木叶算了。

可惜这个机会首到我从忍者学校毕业也没找到。

学了五年,最后的毕业考居然就是个影分身之术,真是离谱。

顺利通过毕业考的我走出教室,校门口吵吵嚷嚷的挤了一大堆高兴的学生和家长,而不远处的秋千上坐着失魂落魄的鸣人。

他吸引了不少家长的目光,那些成人们用充满恶意的眼神看着十二岁的少年,言语恶毒。

“喂,鸣人。”

“啊,是由纪子啊。”

鸣人抬起头,扯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你也顺利通过毕业考了吧。”

我点了点头,作为曾经拥有过上帝视角的人,我当然清楚他身上发生了什么。

“由纪子,走了。”

二柱子双手插着兜站在不远处,不知道怎么回事,难道是人设问题?

这几年来,他身上的中二装逼气质越发浓郁。

我拍了拍鸣人的头“我相信你,你会通过考试的。”

你可是漩涡鸣人诶。

当天晚上,我睡梦中朦朦胧胧的听见了远处传来的嘈杂的人声,迟钝的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应该是鸣人偷走了禁书。

真是眼馋,我也好想把禁书偷走哦。

不过要是我去偷,可能现在己经是具尸体了。

毕业分班那天,鸣人元气满满的出现在了班级里。

可能是宿命因缘,他和二柱子天生便有剪不断理还乱的纠葛。

现在的表现就是:互相看不顺眼。

我打了哈欠,对这两人的闹剧毫不在意。

监视了我五年的暗部己经两天没有出现,还真有点不太习惯,早上起得太早出去转悠,导致现在没啥精神。

“漩涡鸣人春野樱宇智波佐助”啊~我有些失落,作为一个穿越者,我这蝴蝶翅膀似乎毫无作用。

二柱子转头看了我一眼,似乎是误解了什么,我从他眼中看到了担忧。

“宇智波由纪子木村良太早见川马里奥”???

行吧,马里奥和我同岁,黑发黑眼长得鲜鲜嫩嫩倒是挺好看的,不过这名字?

外国人吗?

木村良太年长几岁,身高就比我高一大截,棕色的头发和眼睛,估计是留级生。

分完队,大家各自结伴前往和上忍老师见面的教室。

我坐在靠窗的桌子上,晒着太阳百无聊赖的撑头看窗外风景。

“你好,我叫早见川马里奥。”

唇红齿白的小帅哥首先打破这一方的寂静,对着我和另一个人自我介绍道。

“木村良太。”

高个子表现的并不热情,但他看上去也不是故意冷淡,本性如此吧。

“真是个不错的名字。”

面对着马里奥俊秀的小脸庞,我心情都好了许多。

“我叫宇智波由纪子。”

“我知道你。”

早见川马里奥微微弯了眉眼,嘴角微扬,这春日的阳光都更灿烂了几分。

“哗啦。”

教室的门被拉开,进来一个陌生又十分熟悉的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