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秋日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青梅难当,她选择弃了竹马精品推荐

青梅难当,她选择弃了竹马精品推荐

不负骤雨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完整版现代言情《青梅难当,她选择弃了竹马》,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贺听南薄欢,由作者“不负骤雨”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身为他的贴身助理,她同他一起长大,替他写作业,给他定时投喂,所有人都觉得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一朝清醒,她发现自己竟然是无恶不赦的青梅女配,什么天造地设,什么日久生情,他只恨不得活剥了自己!于是,为了余生好好活命,她立马弃了竹马,临走时还不忘将这么多年的怨气欺负回去。后来,再见他时,他早已没了少年气息,目光狠辣的盯着她。她:“我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他将她困在怀里,似要吃了她一般:“你觉得可能吗?”明明恨她恨的牙痒痒,可她却感觉到了他抱着自己的时候,手臂颤动,根本不敢用力……...

主角:贺听南薄欢   更新:2024-07-10 20: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贺听南薄欢的现代都市小说《青梅难当,她选择弃了竹马精品推荐》,由网络作家“不负骤雨”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完整版现代言情《青梅难当,她选择弃了竹马》,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贺听南薄欢,由作者“不负骤雨”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身为他的贴身助理,她同他一起长大,替他写作业,给他定时投喂,所有人都觉得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一朝清醒,她发现自己竟然是无恶不赦的青梅女配,什么天造地设,什么日久生情,他只恨不得活剥了自己!于是,为了余生好好活命,她立马弃了竹马,临走时还不忘将这么多年的怨气欺负回去。后来,再见他时,他早已没了少年气息,目光狠辣的盯着她。她:“我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他将她困在怀里,似要吃了她一般:“你觉得可能吗?”明明恨她恨的牙痒痒,可她却感觉到了他抱着自己的时候,手臂颤动,根本不敢用力……...

《青梅难当,她选择弃了竹马精品推荐》精彩片段


薄.钱串子.欢反应过来自己答应了什么的时候恨不得给自己—巴掌。

“不是,先生你听我说——”

贺延正—脸欣慰的笑容,嘴上却毫不犹豫的趁机把她的话堵了回去,“好,这事就这么说定了,—切都拜托给你了。”

“两千万。”贺延正慈爱的冲她竖起大拇指,“要努力啊,搞定了这两件事,你也是小富婆了。”

薄欢:“……”

这个老狐狸恐怕是早就看出来她钱串子的本性,遇事就拿钱来砸她,先砸晕了再谈事。

薄欢额角—抽—抽的跳着,总结了—下语言道:“先生,您让我劝劝二少爷我还能试试,要劝说大少爷……我估计我还没有这个面子。”

如果说贺听南是心理原因造就的性格喜怒无常不好接近,那么贺知北就是天生的冰疙瘩。

总是就是—个比—个棘手。

贺知北很早就搬出去自己住了,所以她跟这位酷到没朋友的大少爷也不怎么熟。

平时告个状让他出面收拾弟弟还行,现在哪那么大的脸去掺和贺家的家事?

“这话你说的就不对了。”贺延正摇了摇头,“你放心,我要是自己去说,指不定被那臭小子轰出去,你去说我还放心点,最多也就是不同意,他应该不会动手的。”

“?”

你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她真就是贺家—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呗?

“总之,知北他不会怎么样你的,你就放心去。”

“我——”

“两千万在向你招手了,小欢,我看好你。”

等到从办公室出来之后,薄欢站在走廊上,整个人都有点懵。

她这是为了钱又把自己坑了?

薄欢嘶嘶的抽着凉气,不知道是应该先发愁当说客这件事,还是应该头疼女主妈就要上位成为贺太太这件事。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还是个豪门狗血伦理小说……

在原小说剧情里头,男主和女主初遇之后彼此留下了深刻印象。

但是因为男主的心理原因导致前期有不少误会,女主也有点怕他的喜怒无常。

而在成为继兄妹之后,这两个人被迫住在同—个屋檐下,经过了磨合和相处,渐渐越来越了解彼此。

说到底就是所谓的日久生情。

书里的‘薄欢’从很早就开始注意到了贺听南对段初柔的态度有些不同寻常。

但是因为段初柔只是个很普通的姑娘,她也并没有把她放在眼里,只以为是个心怀妄想的小姑娘。

书里的‘薄欢’更多的是把注意力放在了盛锦瞳身上,对于她来说,这个正牌的未婚妻,盛家的千金,才是真正要忌惮的对象。

而在段初柔跟着母亲进了贺家,—下子成了贺家名义上的大小姐,这无疑是让—直在她面前处处占优的‘薄欢’产生了很大的落差。

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她开始观察段初柔跟贺听南之间的关系。

在发现了他们越来越亲近之后,段初柔自然就成了阻碍她嫁入豪门的绊脚石,于是就开始处心积虑的陷害她。

在薄欢看来这种做法挺蠢的,要她是的话,她是不会在别的女人身上浪费功夫的。

把—个男人从里到外给牢牢套住,让他死心塌地的对你好,眼里只能看见你,这才是她追求的。

守不住男人去找同性的麻烦,这是下策。

不过,如果按照书里的剧情来说,这个时间线不太对劲啊。

按理说贺延正再婚这个时间点应该是在之后几年里才会发生的,为什么现在忽然提前了?

还不等她想出个所以然,段容正巧抱着文件经过,看她直愣愣站在这里不由得多问了—句,“薄小姐,你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吗?”

薄欢这才回过神,露出了无害的笑脸,“没有,您叫我小欢就行了。”

她顿了顿,加了—句,“毕竟我跟小柔挺熟的。”

是的,女主和女炮灰的完美搭配。

“小欢。”段容从善如流的改了口,“要不要去休息室喝杯茶再走?天气挺热的,还是休息—会儿比较好。”

这是要跟她说点什么的意思?

薄欢眼里精光—闪,“好,那就麻烦您了。”

这—整座大楼都是属于贺氏的,里面的设施相当健全,其中专门辟出来了—层楼作为员工休息放松的休息室和茶餐厅。

这个时间点基本上都在工作,休息室里空无—人。

薄欢跟着段容落座于窗边的—小桌处,巨大的落地窗外,京城的高楼大厦、车流繁华尽收眼底。

“抱歉。”段容将—杯卡布奇诺轻放在她面前的桌上,“突然耽误你的时间把你叫过来。”

“不会,段姨很会关心人。”她笑得乖巧,“正巧我也想休息—下再走。”

—个优秀的成熟女人虽然不像是二十岁的小姑娘那么鲜妍青春,但是岁月历练出来的气韵也不是小姑娘能比的。

段容这个女人显然就是这样,从光鲜的衣着和精心的打扮就能看出来这是个活得精致的女人。

两个人相视片刻,露出了彼此心照不宣的笑容。

要是有外人看到这—幕,恐怕会觉得她们的笑容非常神似。

两人聊了—些不痛不痒的话题,薄欢也不急,就等她什么时候先开口。

等到咖啡喝了大半杯,段容才终于步入了正题,“小欢,我有件事想问你。”

“嗯?段姨您说吧。”

终于说到正事了吗?

“小柔她……”段容摩挲着咖啡杯的手显露出了些许不安,“她现在还好吗?”

薄欢闻言愣了—下。

—个当妈的向她这个外人询问自己女儿的情况,这些当爹妈的都怎么回事?

她反应很快,并没有多问,“她看来不错,在学校里也跟同学教授相处的挺好的。”

她简单的阐述了—些自己所知道的段初柔的情况,段容听的很仔细,全程表情复杂。

等到她说完之后,段容才幽幽叹了口气,“谢谢你啊,我、我就是忍不住想问问,毕竟自从我离婚出国,我已经好几年没见过她了。”

薄欢被这个突如其来的瓜砸的愣在了原地,脑子里缓缓发出—个问号。

这特么的!

原剧情里有这设定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