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秋日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全文章节相思焚城

全文章节相思焚城

云葭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相思焚城》内容精彩,“云葭”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简宁枫宁若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相思焚城》内容概括:宁若自小父母双亡,为躲避婚约而立下誓约——一年为期,身无分文游历江湖。期间,易容改貌偶遇翩翩公子简宁枫,心生爱慕却被伤透了心。幸得温润如玉的天下第一公子沈昱照顾,并一同经历了三个美人悬疑故事——花神祭,雪不渡,不死鸟。美人倾国倾城,相思焚心焚骨。宁若与沈昱经历重重险象,次次错过又重逢,深谙彼此心意,不料十年前的青冥宫噩梦来袭,漫天遍野的青蝶缠绕在澹台家,混乱的梦境里,父母死去的真相,宁若辨不清的真假,她与他在明白彼此后是否能走到最后?...

主角:简宁枫宁若   更新:2024-07-10 20:0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简宁枫宁若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文章节相思焚城》,由网络作家“云葭”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相思焚城》内容精彩,“云葭”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简宁枫宁若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相思焚城》内容概括:宁若自小父母双亡,为躲避婚约而立下誓约——一年为期,身无分文游历江湖。期间,易容改貌偶遇翩翩公子简宁枫,心生爱慕却被伤透了心。幸得温润如玉的天下第一公子沈昱照顾,并一同经历了三个美人悬疑故事——花神祭,雪不渡,不死鸟。美人倾国倾城,相思焚心焚骨。宁若与沈昱经历重重险象,次次错过又重逢,深谙彼此心意,不料十年前的青冥宫噩梦来袭,漫天遍野的青蝶缠绕在澹台家,混乱的梦境里,父母死去的真相,宁若辨不清的真假,她与他在明白彼此后是否能走到最后?...

《全文章节相思焚城》精彩片段

“女孩家家的,晚上没事别出去瞎晃悠,你也知道,这几天府上不太平。
唉,你看你,哪里还有半点侯府小姐的样子。
我这半辈子操的心已经够多了,你还嫌我不够烦啊……”三夫人的声音从晚歌房中传出来。
看样子,晚歌又在挨训了。
你心里那点事儿瞒得了别人,还能瞒得了我?
别忘了你可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
你说你晚上没出去,那我昨晚来找你的时候你在哪儿?
飞天上去了不成?
给我收敛着点,别忘了你和简宁枫……”晚歌一下子提高了声音,打断她,“你能不能别老是提他!
是,我昨晚的确不在房间,我闷得慌所以找宁若玩去了,不信你去问她。”
三夫人好。”
我先走了,你的心给我收着点!”
说完便扭着腰肢出去了,每走一步都透出无比动人的风韵。
后来不知怎么的,她不小心得罪了睿王。
睿王比她还小四岁,年少气盛,一怒之下就把她赶出了府。
明月坊的**趁机拉拢把她,从此她改名绮梦,成了京城头牌花魁。
而她成为绮梦之后,明月坊的门槛几乎天天被踏破,有钱公子们争先恐后为她赎身。
她也不想过一辈子卖笑的日子,可令人惊讶的是,她却挑中了当时还只是个小官吏的沈霆。
有人说她有眼光,也有人说她其实早在睿王府第一次见到沈霆的时候就芳心暗许了,毕竟沈霆仪表堂堂。
来,快给我换药。”
简宁枫和水绿的事,晚歌应该也是知道的吧?
我二哥让你来的?”
晚歌皱了皱眉,“进来吧。”
公子说怕小姐太无聊了,让我拿了些珍稀玩意儿给小姐你。”
她这个哥哥,还真是令人琢磨不透。
宁若,你说我二哥从哪儿找来这么宝贝的东西啊?
人家都说我二哥和澹台宁谧是最般配的一对,我也觉得是这样,你说呢?”
对了小姐,我来听晚园的路上碰见永王了,他好像经常来侯府。”
唉,永王也蛮可怜的,一把年纪了也没个儿子孙子在身边。”
她眼神忽然一冷,随即被无尽的讥讽所取代:“知道端宜郡主的事吧?”
因为永王!”
所以他借着简宁枫和我二哥这层关系,让水绿住在侯府,他好趁机摸清事实。
就算不确定,认个干孙女什么的……”她心里纳闷,为什么晚歌会这么讨厌水绿,难不成晚歌也喜欢简宁枫?
可是看她对简宁枫的态度又不像是这么回事。
那就是为什么晚歌会知道这么多?
原来永王之所以怀疑水绿就是端宜郡主,是因为蓝夫人的真实身份其实是芳华谷当年的四小姐——水蓝。
他膝下无子,于是收了这个弃婴当养女,取名水绿。
永王大概是觉得,蓝夫人的丫鬟没能力抚养端宜郡主,索性把她带回了芳华谷。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没准水绿还真是金枝玉叶。”
她不要意思地吐了吐舌头,“才不是!
水绿要是端宜郡主,那我就是公主!
永王是想孙女想疯了才会鱼目混珠,水绿全身上下没有一点跟蓝夫人相像的地方,差远了!”
蓝夫人是个很美很美的女人,说她倾国倾城一点都不过分,浑身都透出温柔的气息。
水绿虽然美,但是跟她完全不是一种感觉。
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那啥。
宁若你信不信,我敢肯定,水绿她绝不是端宜郡主!”
她任性、叛逆,同时又单纯、善良。
宁若在晚歌身上看见了自己的影子,她之所以没有刨根问底,是因为她一样是有秘密的,她也不希望被人追问。
那是她上次去裁云坊帮晚歌定做的,华丽,惊艳,美则美矣,可晚歌很不喜欢穿这么复杂的衣服。
她听大夫人说过,这衣服是给晚歌准备在“花神祭”上穿的。
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普通百姓与这个奢华的节日渐行渐远,“花神祭”也慢慢变成了贵族公子名门千金们凑在一起喝茶吟诗作画的“诗画会”。
说穿了这其实就是个相亲大会,不过是给公子小姐们提供了一个看上别人的机会罢了。
今年大夫人大张旗鼓给她准备衣服首饰,莫不是想给她定一门亲事?
晚歌伸手在宁若眼前晃了晃,“我爹,我娘,还有大夫人都逼我去,而且是跟水绿那小贱人一起去!”
小姐对你这么好,可是你呢,白眼狼!
你知不知道这次简公子来侯府是侯爷的意思?
侯爷想把小姐嫁给简公子!
简公子住了这么久,证明他也是想娶小姐的。
偏偏你这么不知好歹,勾引二公子就算了,居然还把主意打到简公子头上!
你这样做对得起小姐吗?
要不是小姐,你早就被……”一只杯子从房间里飞出来,摔在地上开了花。
忘了我说过什么吗?
你们人在听晚园就得遵守听晚园的规矩,无端生事者我是不会留的。
你收拾一下,去洗衣房吧。”
宁若不忍心,“你就原谅了她这一次吧。”

“小姐,不要赶我走,求你不要赶我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