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秋日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人仙全文小说

人仙全文小说

吃皮吐葡萄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热门小说《人仙》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朱元武朱异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吃皮吐葡萄”,喜欢奇幻玄幻文的网友闭眼入:他本来是种田的凡人,却在一次次的离奇境遇后和神仙打起了交道。他本来是活人,却去了地府,跟钟馗结拜成了弟兄。他本来不会游泳,却在洞庭湖下的鲛人堆里混了好多天。他本来就是一个俗人,但是得到了很多姑娘的喜爱,为了他,洞庭湖水泛滥成灾,为了他,轮转王千年的等待变空。看平凡少年,如何一步步成长为令人侧目的人仙。郑重提醒,本书慢热,请慢慢等待...

主角:朱元武朱异   更新:2024-07-10 20:0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朱元武朱异的现代都市小说《人仙全文小说》,由网络作家“吃皮吐葡萄”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热门小说《人仙》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朱元武朱异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吃皮吐葡萄”,喜欢奇幻玄幻文的网友闭眼入:他本来是种田的凡人,却在一次次的离奇境遇后和神仙打起了交道。他本来是活人,却去了地府,跟钟馗结拜成了弟兄。他本来不会游泳,却在洞庭湖下的鲛人堆里混了好多天。他本来就是一个俗人,但是得到了很多姑娘的喜爱,为了他,洞庭湖水泛滥成灾,为了他,轮转王千年的等待变空。看平凡少年,如何一步步成长为令人侧目的人仙。郑重提醒,本书慢热,请慢慢等待...

《人仙全文小说》精彩片段

阿玠道:“这个妹妹却又错了,都说大恩不言谢,今天这件事情,要是换成是你,你要怎样感谢人家?”阿革道:“我送他金银珠宝,各色奇珍。”阿玠道:“那你的这条命,究竟要多少金银珠宝,才能换来?”
阿革一时不能回答,侧了头,在一边计算。辛辟疆看的有趣,道:“姐姐说的很是,再说,我们施恩,也不能望报,不然的话,我们跟那些沿街吆喝的小贩,有什么区别?”
阿革道:“那是我的姐姐,你倒是叫的蛮亲。跟你有什么关系么?我就是一个俗人,不能跟你们这些大侠相比,现在到好,你倒是跟我姐姐站在了一起,你们都懂事,就是我不懂事。”赌气走在前面。
辛辟疆一路上被她抢白数次,却是丝毫没有脾气,这时候见阿革负气前行,当下紧紧跟在后面。走出几步,忽然哎呦一声,原来是自己身上伤势刚刚痊愈,这几步走的有点急了,牵动伤口,又疼痛起来。
阿革听到他低声喊疼,当下重新折回,伸手在他伤口处揉摸,道:“身子伤了,着什么急?不会慢慢的走么?”辛辟疆看到朱寒晨等笑吟吟看着自己,脸上立时大红起来,轻轻推开阿革,道:“没有什么,我自己来吧。”
阿革道:“伤了就是伤了,还要充什么英雄好汉?”辛辟疆不敢再说什么,任由阿革在自己伤处按摩。低声道:“阿革姑娘,谢谢你啦,刚才是我说话不对,你不要生气才对。”
阿革道:“要是想不惹我生气,就要乖乖的听我的话。”辛辟疆不住点头。
几人又走了几天,辛辟疆伤势全好,虽然依旧是与阿革难舍,但是挂念爷爷,当下与众人分手,阿革眼泪婆娑,伸手在背后抽出一枝短箭,一折两段,道:“我会等你的,你不回来,我就跟这箭一般。”
古人折箭明誓,乃是很重的礼节,辛辟疆如何不知道?他见这苗女如此多情,心里也很感动,把那短箭接在手里,道:“这支断箭,我们每人一半,断箭重合之日,就是我们相见之时。”
阿革把断箭接在手里,珍重无比的收藏好了,眼见辛辟疆就要远行,猛地压抑不住,纵身跃起,抱住了他的脖子,一颗脑袋,更是依偎在辛辟疆胸前,再也不想离开。
辛辟疆双手环抱,把这个温暖的身子抱在了怀里,也顾不得别人在场,久久不肯松开。朱寒晨拉一拉阿玠,两人轻轻躲开。
辛辟疆眼见阿革一双大眼睛中泪水不断流出,心里大疼,伸出嘴巴,去吻她的泪水。阿革适时送上一双温暖的嘴唇,辛辟疆犹豫一下,在那双樱桃一般的嘴唇上,吻了下去。
香舌在口,辛辟疆神情也是变得昏迷。喘息也变得粗重起来。就在这时,自己的嘴唇一阵大疼,紧跟着一股咸咸的味道盈满口腔,却原来是阿革咬破了自己的嘴唇。
阿革笑道:“我就是不要你把我忘了,才给你留这个记号。”脱离了辛辟疆怀抱,向姐姐所走的地方追去,临行前回头一笑,“你千万不要辜负了我,不然的话,我就会把欢喜两重天给你吃了,然后我就自杀。”
辛辟疆看她笑颜如花,说出话来,却是如此歹毒,一时间没有话语回答,眼见阿革消失在路的另一头,这才大步离开。伸出舌头舔舔自己嘴唇,仍旧是疼得厉害,刚才阿革那一下,果真是用力不小。
阿玠道:“现在所有的人都走了,不知道你有什么打算?”这句话,却是对朱寒晨所说。朱寒晨道:“现在我也不知道去哪里。”阿玠沉吟未语。忽然一个清脆的语音道:“你的意思,那就是要跟我们在一起了?”两人回头观望,正是阿革回来了。
阿玠道:“你又知道人家什么心思,却在这里胡说。”阿革道:“傻姐姐,他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要跟你了,你难道听不出来?”朱寒晨被阿革说中心事,不由脸上一红。
阿革道:“他的脸都红了,我还没有说对?”阿玠回头向朱寒晨道:“我妹妹说的对么?”朱寒晨不提防阿玠直接问到自己脸上,一时间窘迫万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阿玠一双妙目在朱寒晨脸上不住流转,道:“我就是想要听一句,刚才我妹妹说的,究竟是不是真的?”朱寒晨被她看得心头突突乱跳,听她温婉的说话,里面却是有一股不可谓抗的意味,当下点了点头。
阿玠笑道:“这又算得了什么。你们中原的男人,当真是奇怪,心里有什么事情,还不肯明明白白的说出来,要不是我妹妹说破了,我们岂不是都错过了?”朱寒晨讷讷连声,却是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阿玠道:“我们就要回云南了,你跟我们去吧。”伸手来拉朱寒晨,朱寒晨只感觉一双温软的小手拉住了自己,浑身的血液都涌了上来,一张脸这时候更是红的就好像喷血一般。
阿革笑道:“中原的男子,原来都是这样,我还以为只有辛郎才这样。”她口中的辛郎,就是指的辛辟疆。她刚才跟辛辟疆有了初吻,心里萦绕的幸福,几乎就要冲了出来,此时要是不说出来,只怕会憋坏了自己。
阿玠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是不是和那姓辛的,有了什么?”阿革虽然心性爽快,到了此时,也是羞红了脸,伸手去姐姐肋间呵痒。阿玠哈哈大笑,跳跃着躲开,伸手去呵妹妹的痒。姐妹两个不停嬉闹,一时间银铃声不断。
朱寒晨等两人嬉闹完了,才道:“我刚才想起一件事情,你们的天罗网,被我弄坏了,我倒是想一个办法,帮你修补一下。”阿革道:“你以为这天罗网就是这么好修补的?没有雪山的大王雪蛛,什么都是白想。”
朱寒晨道:“什么事情,都要试一试,不然怎么知道不能成功?”阿革道:“好啊,我还正在发愁,怎样回去跟父亲交代,有了你这一句话,我们就去一趟雪山,找一找大王雪蛛。”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