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秋日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热门作品内卷全网:我成功靠怨气值续命

热门作品内卷全网:我成功靠怨气值续命

点一杯西瓜冰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内卷全网:我成功靠怨气值续命》是作者“点一杯西瓜冰”的倾心著作,林言吴彦祖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力,能够一拳把一座山头轰开的那种。在看完《神雕侠侣》之后,也想过自己会不会得到“降龙十八掌”。但这些都无所谓,重要的是他始终相信这个数字背后绝对蕴含着力量。“都等了那么久了,这十天我也等得起。”林言这么想着,又伸伸懒腰,看着窗外已经爬上树梢的太阳,肚子也开始咕噜咕噜地叫起来。“阿弟!吃饭啦!”林言的妈妈......

主角:林言吴彦祖   更新:2024-07-10 20: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言吴彦祖的现代都市小说《热门作品内卷全网:我成功靠怨气值续命》,由网络作家“点一杯西瓜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内卷全网:我成功靠怨气值续命》是作者“点一杯西瓜冰”的倾心著作,林言吴彦祖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力,能够一拳把一座山头轰开的那种。在看完《神雕侠侣》之后,也想过自己会不会得到“降龙十八掌”。但这些都无所谓,重要的是他始终相信这个数字背后绝对蕴含着力量。“都等了那么久了,这十天我也等得起。”林言这么想着,又伸伸懒腰,看着窗外已经爬上树梢的太阳,肚子也开始咕噜咕噜地叫起来。“阿弟!吃饭啦!”林言的妈妈......

《热门作品内卷全网:我成功靠怨气值续命》精彩片段


寂静的屋子里,一个少年躺在床上。

他翘着二郎腿,嘴巴里叼着一根薯条,一手拿着漫画书,一手推着眼镜。

脸倒是长得不错,白白净净的,还有一对双眼皮,眼睛也很有灵性,是那种别人一看就会喜欢的桃花眼,鼻子高挺,脸部轮廓线也清晰可见。

身材也很健壮,虽然现在表现得是一副死宅男的模样,但其实平时经常锻炼。

正是因为如此,在他高中的时候,还总是被人戏称为“魔都吴彦祖”。

他叫林言,是一名华清大学的二年级生。

曾经的他是魔都高考状元,现在也不赖,寒假前的期末考排在年级第一。

所以他的父母并不说他睡到一点才起,也不会念他两点才睡。

毕竟都是大学生了,也不像是高中。

更何况林言学习还好,所以何必呢?

现在的林言可谓是享受着自己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走过点灯夜战的日子,而且还暂时不需要担心未来的生活。

人帅学习又好,从小到大他的烦恼本来就很少,无论学什么都快,学什么都厉害,尤其是理科专业,成绩一直都名列前茅。

初中的时候参加过市级中学生奥数个人竞赛,拿到了金奖。

高中的时候为了镀金,还参加了全世界少年奥数团体竞赛,拿到了第三名的好成绩。

更重要的是,他手上的数字越来越少了。

林言似乎看累了,于是又把目光停留在自己的右手小臂上。

只见上面有着一个闪着金光的数字“十”,但只有他能够看到。

自从他记事起,他的右手小臂就已经有了数字,但不同于现在的十,那个时候的数字还是以千为单位。

因为他小时候一直跟自己的父母说自己的手上有数字,还被父母抓去看了好几回心理医生。

后来林言就想通了,这个数字只有自己能够看得到。

又因为看多了网文,林言坚信,自己一定就是那个天选之子,这个数字绝对蕴含着宇宙的力量。

后来日子一天天过去,渐渐地这个数字也褪去了千的单位。

这时,林言才发现,原来每过一天,这个数字就会减去一。

而现在,还剩下十天的时间!

只需要十天,林言就能够获得不属于蓝星的力量。

当然,这只是他自以为的事情。

“究竟会是什么呢?”

林言很是激动,还带着无边的遐想。

自从知道数字会随着岁月减少之后,他就一直在猜测着数字到达最后一天自己究竟能够得到什么。

当然,他也一直学着网文里面的套路,天天对着空气喊道:“出来吧!我的系统!”

这个举动也导致他被父母带去多问了几回心理医生。

他想过自己会得到隐身术,毕竟是男孩子,或多或少都想要这个能力。

也想过自己会获得怪力,能够一拳把一座山头轰开的那种。

在看完《神雕侠侣》之后,也想过自己会不会得到“降龙十八掌”。

但这些都无所谓,重要的是他始终相信这个数字背后绝对蕴含着力量。

“都等了那么久了,这十天我也等得起。”

林言这么想着,又伸伸懒腰,看着窗外已经爬上树梢的太阳,肚子也开始咕噜咕噜地叫起来。

“阿弟!吃饭啦!”

林言的妈妈这么喊了一句,林言也开口应答说好。

可就在他掀开被子,穿好鞋之后,脑海里突然传来一阵机械的声音。

【宿主林言,成功绑定怨念系统。】

“什么?怨念系统?!!”

林言心中一喜。

“我就知道,我是天之骄子!”

他笑的乐开了花,又轻声问道:“哥们哥们,这个怨念系统是什么意思?还有我手上这个数字,这个金光闪闪的数字,究竟是什么意思?”

【怨念系统:当你集齐别人一千万点怨念之后,就能获得一年的寿命。】

林言一听,瞬间两眼发光。

“一年寿命?也就是说,让别人恨我,我还能延年益寿?这要是让恨我的人知道是因为他们的怨念,我才能活那么久的话,不得气死。”

林言暗自想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虽然和他想象中的那些奇奇怪怪的超能力有些落差,但是也勉强能够接受。

毕竟只要自己用好了,就能够长生不老。

“就是一千万点怨念,听起来好像多到很难集齐的样子……不过我现在才二十岁,怎么说也还能够活五六十年,五六十年的时间,总不能集不齐一千万点怨念吧?”

林言本着“能多活一年是一年”的心态,也不强求被人恨自己。

他只想要一切顺其自然,毕竟自己的人生已经足够一帆风顺。

可谁知道下一秒,他的笑容就凝固了。

【手上的数值是宿主离死亡的倒计时。】

“什么?!!死亡倒计时?!!”

林言吓傻了,双腿一软就重新坐在床上。

“它、它、它还不会是按照一天来算的吧?!!”

【是的。】

林言像是挨了一个晴天霹雳,差点昏死过去。

他的美好幻想在这一刻瞬间倒塌,梦想的别墅不仅成为一片废墟,还要面对陨石冲击,彻底消失得干干净净,不留一点尘埃。

想他这二十年过得真的就是“直挂云帆济沧海”。

不仅长得帅,学习好,还是华清大学的年级第一,怎么说将来都是为国争光或者钻研国之重器的人物。

可惜天妒英才,原来是因为他把别人一辈子的运气都浓缩成二十年,才会过得这么顺利。

“也就是说,我得集齐别人的怨念才能够活下去?”

林言心想,依旧难以接受。

他下意识地抓住了被角,房间里很安静,甚至可以听见他的心跳声。

他稍微冷静一会儿之后,突然伸出手甩了自己一巴掌,他多么希望这只是一个梦,但可惜的是,除了脸疼之外他就没有任何感觉。

“死亡倒计时?难道十天后我一定会死?无论我怎么逃避,就算我不出门也会死?”

林言低声说着。

【是的。就算你不出门,也可以在家里因为摔倒而撞到桌角,结果刚好伤到大脑,就此离开。不过宿主不要灰心,你也可以自己选择死亡的方式,我们这里有很多方案,而且还可以为您搭载音乐。】

“选择个屁啊!这种事情就不要这么贴心了好吧!”

林言无能狂怒,攥紧拳头对准被子就是一顿乱锤。

他回想起自己的爸爸妈妈,眼眶瞬间湿润。

虽然平时他们和自己经常争吵,但是一直都深爱着自己。

他从来没有想过死亡居然会离这么近,近到自己只剩下十天的时间,去感受这个世界的美好。

“该死!哥们这辈子还没谈过恋爱呢,就要这么去了……呜呜呜……”

虽然林言长得帅,学习好,但是家教还是很严格的。

因此林言一直到大学之前,都不被允许和异性走得太近,现在虽然他的父母同意了,但是他也失去了和异性交流的能力。

“砰砰砰!”

屋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林言知道,是自己的妈妈又来叫自己去吃饭了。

只听屋外紧接着传来一声怒吼:“林言!劳资蜀道山!”


而黄扬心里的不知名修勾战士,就像是一个喜欢折磨人的变态,上次的英语就已经能够内卷到那么离谱。

这次的数学,难道会轻易地放过她吗?

答案当然是不会。

黄扬抱着无比忐忑的心,生怕自己看了之后一口气没有吸上来,一命呜呼。

于是她暂且点下暂停键,并深呼吸几口气,在心里默默地诅咒了一分钟不知名修勾战士。

直到她七上八下的心率恢复正常,才敢重新点击播放。

“其实学习数学这一门科目,最重要的并不是你把高等数学的书看了多少遍,也不是你把那些公式记住的有多么滚瓜烂熟。”

“而是,你要有一个能够找到解题方法的思维。”

“如果你很清楚公式,但是你不知道这条公式可以怎么用。”

“又或者你知道了应该怎么用,但是拿到一条单一的数学题当中,明明需要使用,但你却看不出来。”

“那就算你记住了公式,也只是在做无用功。”

“就算你把高等数学的书看了千百遍,但是没有一个能够解开数学题的思维,那也只是在做无用功。”

黄扬听到这,觉得确实很有道理。

之所以不知名修勾战士的视频能够得到追捧和肯定,其实不仅仅是家长们需要一个“别人家的孩子”来督促自己的孩子。

更因为这个不知名修勾战士身为华清学霸,所讲的那些方法都蕴含着一定的道理。

并且他还利用这个方法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让人不得不信。

紧接着,不知名修勾战士从自己的柜子里拿出了一本奥数练习册。

并且他把那本练习册怼进镜头里,让观看视频的叔叔阿姨和大学生们,都可以看清楚。

只见练习册上写着“2022世界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真题集”这一行字体,其中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字体还特意加深。

真题集其实并不多,只有不到三十多页。

但是只提供解题思路和最终结果的答案却足足有五十多页。

由此可见,这本练习册的难度是世界级的。

黄扬看见不知名修勾战士在镜头前展示着这么一本奥数真题集,和她刚刚想的一样。

自己果然一口气吸不上来,连忙睁开嘴巴协助呼吸,这才没有缺氧。

奥数这东西,黄扬并没有接触过。

但她清楚,奥数可以说是难度最大,同时也是最高级的数学。

而黄扬可是一个连普通数学教材都觉得难到离谱的学生。

别说是普通的奥数题了,就算是现在把高中的数学题抛给她去做,她都做不出来。

更何况林言拿出来的是上一届世界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真题。

“如果想要建立一个数学思维,我的推荐,当然是学习奥数。”

“其实数学并没有那么难学,它也是有方法的。大家都说要多刷题,其实也不错。”

“如果多刷题的话,就能够把同一个知识点反复练习很多次,脑子就自然而然能够记得一个解题思路。”

“但是这仅仅只是一个。如果你学习了奥数的话,那你就可以锻炼到自己做题的思维,并且找到更多的解题思路。”

“如果勤加练习的话,甚至你在第一次做类型题目的时候,就能够了如指掌地生成一条自己的思路。”

黄扬深知,不知名修勾战士说的虽然有些奇怪,但其实还是有些道理在里头的。


于是林言又点击和陈子阳的聊天框,发送信息说道:

【哥们哥们,明天陪我上个王者。你上单,我打野。】

很快就收到了陈子阳的回复:

【哥们别提了,你是不知道,就在刚刚那个傻B东西又发了内卷视频,而且好巧不巧还是关于英语的!】

【我妈看完那个视频之后,非要看我的成绩,你也知道,像我这种人,期末考试能只挂个四科都得说祖坟冒青烟。】

【我妈看了我的成绩之后,差点把我半条命都打出来。哎!谁叫我妈最重视的就是我的英文,她总觉得将来我会去国外打球。】

【但是我的英语又十分拉胯。所以我现在在家里呼吸都是一种罪,要是还敢拿出手机打游戏,我妈分分钟把我头拧下来当球踢啊!】

林言看到陈子阳和自己的抱怨,不经意间说道:“靠!哪个傻B没事内卷祸害人!”

但是很快他就意识到:“哦,原来是我啊。”

林言想了一会,又发送消息问道:【诶,那你有没有看那个视频?】

只见陈子阳回复道:【我倒是希望我刚才能认真看,我妈也不会打我打得那么狠。】

林言心想:“也就是陈子阳没认真看?”

林言又问道:【那再给你一个机会,你会去看吗?】

【那肯定不会!那种内卷视频,我怕我看后直接吐血,一生气要是把手机给摔了,到时候恐怕整条命都没了。】

看到这条消息,林言笑的合不拢嘴。

和他想的一样,陈子阳对于这种学习的视频从来都是不看的。

只要陈子阳不看,那就不会有人知道林言假借了别人大一期末考试的成绩。

还没等林言再次开口,陈子阳就发消息过来问道:

【诶?你不是不打王者了吗?怎么突然心血来潮?】

林言回复道:

【我……这不是最近也被那个内卷的傻B给害了,天天早五晚十的。】

【你知道吧,这人一旦开始学习,就会觉得游戏格外好玩。】

陈子阳回复道:

【说的有些道理,我也很想打游戏,但是我更想多活几年。所以你这个忙,兄弟我还是帮不了。】

【现在时候也不早了,你明天应该和我一样也得早起吗?】

【那就这样啦,晚安晚安。】

林言看见陈子阳已经决定告辞,自己连忙敲击键盘快速打字回复道:

【等等等等!如果我说我有办法让你不用学习呢?】

【此话当真?】

【当真!当然当真!我们就说,去图书馆学习,不然在家里静不下心来。】

【所以你是说,我们去图书馆打游戏?不要!游戏不啸着玩,就没有意思了!】

【你是傻啊,说说而已。我们找个奶茶店,它不香吗?干脆我们中午也在外面吃,顺便跑去附近的图书馆摆拍几张。】

【怪不得你这家伙能考上华清!那我可得先说好,这是你在求我陪你打,奶茶的钱得你付啊!】

【好好好,只要你陪我去,什么都好说。】

【那什么时候去呢?】

【明天七点,等我联系你。】

【OK,到时候见。】

林言定了六点的闹钟,然后放下手机,侧躺在床上。

本来他的时日就不多,现在还要分出一天时间打游戏。

但是想想似乎也不亏。

现在自己接下来要内卷的视频内容,还暂时没有想好。

上次因为内卷的事情,林言也没有好好打过手机游戏。

这次正好,算是解决自己的另一个遗憾。

除此之外,自己怎么说也算是内卷了两天,林言现在一想到学习就头疼。

他也急切地希望自己能够离开何丽娟的视线,自由自在地寻找一些乐趣。

经过一天的劳累,林言已经是睡眼朦胧,又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怨念值,现在居然一直在朝三百万逼近。

想必自己明天一觉醒来,应该就可以再抽取一次奖励。

想着想着,林言就进入了梦乡。

倒数第五天。

放在枕头下的手机闹钟响了,震动声直接插进林言的梦境当中。

林言的梦境瞬间变成一片惊涛骇浪的海洋,自己搭载着一叶扁舟,面对无情的海浪只能感叹人类的弱小。

“呼!”

林言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满头大汗,看看窗外还没有完全苏醒的阳光,又伸出手抓了抓。

很快就抓住手机,并且用手指往下滑,关闭闹钟。

【恭喜宿主,已成功集齐三百万怨念值,获得一次极品天赋的抽奖机会。】

林言的系统似乎也觉察到他从睡梦中醒来,立即在他脑海里重播着这句话。

“抽取。”

【正在为宿主抽取……抽取完毕。】

【恭喜宿主抽中SSS级天赋:“奥数精通”。】

“奥数精通?我要这玩意干什么?”

林言有些不解,毕竟从小学到高中,他所有理科成绩都可以接近满分,尤其是数学这一门主要靠天赋的学科。

何丽娟似乎也看到了林言的天赋,所以在他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就给他报了奥数班。

后来一发不可收拾,林言真的喜欢上了奥数。

到了初中的时候还获得过全国中学生奥数个人竞赛的金奖。

后来上了高中学习奥数的时间就少了,何丽娟认为与其让林言继续参加奥数比赛,走特招生的路线,还不如让他安安稳稳参加高考。

因为林言在高三的时候,成绩一直都稳定在全年级第二。

第一是黄扬。

按照魔都第一中学往年的学生成绩,只要能够稳定在前五名,华清大学就可以说是十拿九稳。

但是高三时候的林言已经对奥数有很大的兴趣,他似乎把一道道奥数题看做是游戏闯关。

每次做出数学题,总有一种游戏通关的快感。

所以即使何丽娟没有继续监督他学习,他也自己买了好几本练习。

因为高三时候林言不被允许打游戏,所以在晚上睡觉前那一小段休息的时间里,林言就会拿出奥数题,代替打游戏带来的快感。

虽然很难理解,为什么有人会在休息的时候还要耗费脑细胞做题,但是天才的世界就是这样。

正是因为充满了不合理,人们才会把与众不同的技能称之为天赋。

所以说,林言本身就是一个奥数天才,但是现在却抽到了一个自己本就擅长的东西,不是没用吗?

毕竟自己根本就不需要进化自己有的天赋,因为本来就都是顶级。

他需要的是“如虎添翼”,获得自己那些原先没有的。

“靠呗,难得抽次奖,怎么抽了这么一个玩意儿?”

林言低声说了一句。

林言心想:“不过现在既然抽到了,不如就试试,和我之前有什么不同。”

于是走到自己的桌子旁,拉开抽屉,里面放着一本自己两个月前刚买的奥数真题。

听说是去年刚刚举办的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题目,即使对于林言来说,每一题的难度也很大。

即使是比较简单的题目,林言也得花费一个小时。

如果是最后的压轴题,林言最快也需要花五个小时。

毕竟奥数只是林言的兴趣,和那些专攻数学的人不同,林言训练花的时间,以及努力的程度根本比不上他们。

林言想着,既然是SSS级天赋,怎么说也能够提升一个小时的时间吧?

于是他直接翻开一道压轴题,又拿出一张空白的A4纸。

他将目光撒在那道奥数题上,粗略地看懂了题意,正想着按照往常的思维去思考的时候,他的脑子里面的视野突然变得开阔。

按照以往,林言每每看见一道奥数题,都会按照题意,在自己的脑子里构造一个神奇的模型,像是电脑建模一样。

林言可以把它呈现在纸上,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观察。

但是今天,他的脑子不仅构造出了题意说的模型,这个模型还在他的脑子里不停地转着、演变着。

就像是三维世界跳到四维世界,林言脑子里构造的模型还加上了时间的另一个空间。

模型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林言都可以进行查阅。

林言就像是一个法医,可以直接剖析人体,查明死因。

“这是?!”

林言在模型的演变中,找到了一条发着光的线,顺着线不停追踪,突然整个模型化整为零。

模型分散成一个个精密的零件,林言悬在半空,伸出手轻轻触摸,并且进行剔除。

最后,林言终于找出了正确的零件。

就像是找到了打开宝藏的钥匙,令林言醍醐灌顶。

林言徜徉在奥数的世界里,直到找到了最终的答案,才逐渐回归到现实当中。

林言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的A4纸已经写的满满当当,并且思路清楚,书写整洁,每一步都做了标注。

“这也太离谱了吧!”

林言吞吞唾沫,黄豆一样大的冷汗就冒了出来。

仅仅只是花了二十分钟,他居然就把一道奥数压轴题做了出来。

而且还是完整无误,只写一遍就写出了正确答案。

奥数题通常不需要查看答案,因为对于他们而言,只要做出来了,就能知道自己究竟是对是错。

林言又看了看题目上面的一行小字:“本题选手人均使用时间为一小时二十三分。”

林言愣住了。

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即使林言没有进行过巨量的练习,速度也可以达到远超世界第一的地步。

“奥数精通”的天赋,远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离谱。

“要是五天后我活下来的话,兴许还可以出去为国争光。”

林言这么想着,突然脑海中就出现自己站在国际比赛的领奖台上,甚至他连获奖感言都想好了。

但是转念一想,现在他应该考虑的事情是怎么内卷才能够惹到更多的人啊?

林言当即伸出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心里又出现了一个邪恶的想法。

“下一个视频内卷的内容!有了!”

林言嘴角扬起一抹来自地狱的笑容。

要知道,相比起英语,奥数简直可以说是“更高维度”的产物。

毕竟林言一边跑步,一边背英语演讲稿会通过日积月累的努力实现,但是奥数不会。

因为数学这种东西,不会就是不会。

……

林言刷牙洗脸,收拾好东西之后,还贴心地先去给睡梦中的林朝龙和何丽娟,买了一袋小笼包和两杯豆浆。

紧接着他又写了一张纸条:“爸爸妈妈,不用担心我,我去图书馆学习了。”

放在桌子上,用装小笼包的袋子压住。

随即打开手机,看到时间显示“6:30”。

他又打开威信,给陈子阳发送了一条消息:【七点,我要在你家楼下的篮球场看到你。】

【知道啦!我连充电宝都准备了两个!绝对够我们两个人玩一天的了。】

林言看到这个消息不禁笑出了声,他拉开自己背包拉链,里面也放了两个充电宝。

【奶茶店你选,想喝哪家都行,不过我们可能要绕一点路,去远一些的奶茶店。】

【OK,那要不去别的区?】

【跨市都行,你说了算。】

【好,那你在篮球场等我,我马上到。】


“一个人做吗?就算是再聪明,至少也许要花两个多小时吧?”

黄安寒低声说着,她并不是瞧不起这个“不知名修勾战士”。

而是因为,她自己尝试过独立完成这道题。

并且身为世界冠军的她,也花了两个多小时。

只见镜头里的不知名修勾战士举起笔,像是在写书法,飘飘洒洒地写下了几个大字。

“嗯?这是在写什么?”

黄安寒不解,在见到这么难懂的题的时候,大部分人的第一想法都是先把已知条件列出来吧?

但是下一秒,黄安寒就被林言惊住了。

“等等!他!他这是在画图!”

黄安寒不敢相信,全身打了一个寒颤。

只见不知名修勾战士那飘飘洒洒的笔墨居然在纸上逐渐凑成了一个复杂的图形。

不知名修勾战士还在图形里面标注出题意中的各个数值。

黄扬一看,瞬间就觉得茅塞顿开。

“哦!原来这道题是这个意思!”

黄扬感慨着,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不知名修勾战士确实很是厉害。

但是黄扬并不清楚,他究竟厉害在什么地方。

当然,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黄安寒就很清楚地知道,不知名修勾战士选择直接画出图形这一步,究竟有多么难。

要知道,即使是当初黄安寒参加的团体赛,三个人彼此合作,第一步也只是列出条件,再进行整合,最后再画图。

但是面前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华清大二学生,居然跳过前两步,直接画图。

离谱!

“难道说,他也可以直接把所有条件,都提取在脑子里进行整合吗?”

黄安寒若有所思,其实她自己也可以做到。

但是直接画图的风险极大。

因为一旦画图出错,那么一整道题接下来的步骤,就绝对不可能做对。

所以即使是身为世界冠军的黄安寒,也不会轻易尝试。

黄安寒点击暂停键,又细细看着不知名修勾战士画出来的图形,和题意进行比对,居然精妙连在一起,一一对应,没有任何纰漏。

这实在是太惊人了。

令黄安寒感到惊讶的是,不知名修勾战士居然不仅能够准确地画出图形,还能把这个图形接下来的动向标注得清清楚楚。

如果不具备绝对的自信和天赋,是绝对不可能做到这一步的。

“难道说,这个人是个拥有绝对自信的数学天才?”

黄安寒这么想着,突然就对林言来了兴趣。

就像是找到了同类,黄安寒的嘴角微微扬起一抹笑意。

因为自小就是顶尖学霸,拿奖也是拿到手软,所以黄安寒一直以来都是一个高傲的人。

在成为世界冠军之后,黄安寒也彻底成为了数学系的一个传说级人物。

于是有许许多多的华清大北,以及大交孵蛋的学霸,向黄安寒提出好友申请。

不仅仅是因为黄安寒是数学新星,取得很多成就,还因为黄安寒是2022年华清大学论坛校花排行榜的第一名。

黄安寒身高一米七三,有一双修长白皙的大长腿,身材也凹凸有致。

除此之外,她的脸白的像是能够发光,脸部线条清晰明了,有着一种“御姐”的既视感。

无论是身材还是长相,她确实都是当之无愧的华清校花。

但可惜的是,这位华清校花的性格十分冷冰。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有更多的人想要攻下这位冰山美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