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秋日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文集佛子高不可攀,小娇妻她怂了

完整文集佛子高不可攀,小娇妻她怂了

九燚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九燚”创作的《佛子高不可攀,小娇妻她怂了》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过狡猾,跟的不是很近,又有树木作为掩护,魏语娴才没有发现。走到约定好的地方,芙姨已经在那里等着了,手上提着那个熟悉的保温桶。“夫人。”芙姨笑眯眯的叫了一声,“中午好。”“中午好芙姨,辛苦了。”魏语娴把饭拿到手上。“不辛苦,夫人吃得好最重要。”芙姨道,“夫人您冷不冷?车上有衣服,您要不要添一件?”魏语娴摇摇头:“不冷,现......

主角:魏语娴傅玄屹   更新:2024-04-22 03:2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魏语娴傅玄屹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文集佛子高不可攀,小娇妻她怂了》,由网络作家“九燚”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九燚”创作的《佛子高不可攀,小娇妻她怂了》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过狡猾,跟的不是很近,又有树木作为掩护,魏语娴才没有发现。走到约定好的地方,芙姨已经在那里等着了,手上提着那个熟悉的保温桶。“夫人。”芙姨笑眯眯的叫了一声,“中午好。”“中午好芙姨,辛苦了。”魏语娴把饭拿到手上。“不辛苦,夫人吃得好最重要。”芙姨道,“夫人您冷不冷?车上有衣服,您要不要添一件?”魏语娴摇摇头:“不冷,现......

《完整文集佛子高不可攀,小娇妻她怂了》精彩片段


就她穷成那样,要是想快速来钱,除了这个也就没别的了,她就是个肮脏下贱的婊子!

我才不会让程景尧落入你的陷阱当中!你别想在程景尧身上拿到一分钱!

丁娜娜这样想着,对魏语娴的敌意更大了,心中想着以后怎么给魏语娴下绊子。

冯依依和陈薇看着面色阴冷的丁娜娜,对视一眼,为魏语娴感到悲哀。

其实她们也不想针对魏语娴的,毕竟大家都是接受过教育的人,但是不行,她们要是不以丁娜娜马首是瞻,丁娜娜同样也会针对她们。

所以,她们只能选择跟丁娜娜站在同一战线,对魏语娴冷言冷语,挖苦嘲讽。

丁娜娜家里有钱,比她们家有钱多了,她们不敢跟丁娜娜反着来,只能顺着她。

前面,魏语娴突然感觉有点冷,觉得应该是天气又降温了,捂紧了身上的外套,抵御寒冷。

往后,天只会越来越冷,她身上要添的衣服也会越来越厚。

冬天就要来了。

京都这边的冬天,比她老家那边要来得早,也冷得多,幸好她现在住在傅家,衣服也是由老夫人添的,要不然,就她带过来那几件衣服,根本不够御寒的。

“叮铃铃——”下课的铃声响起,老师跟同学们说了再见。

魏语娴收拾好东西起身,道:“阿景,我现在要去拿饭,等会才能去奶茶店。”

程景尧想跟着她一起去,道:“我跟你一起去拿吧。”

魏语娴忙拒绝道,怕他看见芙姨,道:“不了不了,我自己去就好了,你先去吃饭吧,等会咱们奶茶店见面。”

程景尧只好退了一步,道:“那这样,我现在去奶茶店买果汁,你拿了饭就过去,我们一起在食堂吃怎么样?”

魏语娴同意了,道:“可以,那我先去拿饭了。”

走出教学楼,他们分头行动,程景尧跑去食堂买果汁去了,人多要早点去,要不然要等很久,魏语娴则去老地方拿饭。

她走在校道上,冷风呼呼的吹着,为数不多的树叶被吹的哗啦哗啦的响。

在她身后的不远处,陈薇和冯依依偷偷的跟上了她,看看她要去什么地方拿饭,又是谁给她送的饭。

魏语娴还是比较有警惕心的,走几分钟就回头看一眼,没发现有什么异常,才继续往前走。

陈薇和冯依依躲在高大的树木后面,差点就被她看见了,两人拍着胸口松了口气。

没想到她还挺警觉,但是她的警觉性还不够。

又或者说,是陈薇和冯依依太过狡猾,跟的不是很近,又有树木作为掩护,魏语娴才没有发现。

走到约定好的地方,芙姨已经在那里等着了,手上提着那个熟悉的保温桶。

“夫人。”芙姨笑眯眯的叫了一声,“中午好。”

“中午好芙姨,辛苦了。”魏语娴把饭拿到手上。

“不辛苦,夫人吃得好最重要。”芙姨道,“夫人您冷不冷?车上有衣服,您要不要添一件?”

魏语娴摇摇头:“不冷,现在就挺合适的,不用添。那芙姨,我就先走了,你也早点回去。”

“好,我等会就走。”

芙姨在原地站着等魏语娴离开,身影消失不见,才上了车离开学校。

某个隐秘的树木后面,陈薇和冯依依看着芙姨的车离开,眼睛里是满满的震惊!

冯依依道:“刚刚那辆车……得要好几百万吧!”

陈薇咽了咽口水:“我对车不是很了解,但是听我老爸说过这个牌子,是要好几百万才能买得起。”


她不知道,这个消息除了会传到她的手机之外,还会传到傅玄屹的手机上。


她还以为自己花钱花的天衣无缝,殊不知,这一切都会暴露在傅玄屹面前!

她卸力似的躺在床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手上还拿着手机,心好似被抽空了,变成了一个活死人。

她用了傅玄屹的钱,就在刚刚,不到一分钟之前,她用了傅玄屹的钱!

用了两万块钱。

两万块钱!

这笔钱,她该花多长的时间才可以赚到?一年吗?还是两年?

身上的担子一下子重了好多,魏语娴感觉自己有罪,像是自己偷了别人的钱一样的负罪感。

她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才会这样做的。

都是母亲逼她的,把她逼上了这一条路!

当初也是,在她来到京都的那天也是!也是母亲逼自己用那样的方式去换钱的!

要不是母亲把她的钱转走了,往后又何至于发生这么多的事?

魏语娴默默的流着眼泪,眼眶里的泪水很快就聚满了,涌了出来,模糊了她的视线。

母亲现在也该收到钱了吧?她开心了吧?以后不会再来找自己要钱了吧?

这般想着,她却突然想到一个可能,那就是母亲以后,还会找她要钱!

只是一次的话,母亲是不会满足的,只要家里缺钱了,母亲就有可能找她!

一次还好,她可以转,可是两次三次无数次呢?到时候她又该怎么办?!

到那个时候,她还要一次次的转钱过去吗?

这就是个无底洞啊!

她想了一会,还在想着一些更坏的结果,就在她为这个而感到恐慌的时候,她手上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她的心猛地颤抖了几下,拿起来看,看到了一串陌生的数字,可不知为什么,她一眼就能看出,这就是母亲打过来的!

她不是转钱过去了吗?她还打电话过来干什么?!

魏语娴想不通,又不敢不接电,只能把眼泪擦干,吸了吸鼻子,接了电话:“喂?”

魏母的声音完全没有收到钱的喜悦,反而大声的呵斥着她:“贱丫头你什么意思?你就转个两万块钱过来什么意思?!”

她没想起,她刚才没跟魏语娴说要转多少钱,就只是叫她转钱。

而魏语娴还以为她想要的是两万块钱,毕竟对于他们这样的家庭来说,两万块也是很多很多钱了。

可是现在,母亲又打了电话过来,还质问她,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她的钱转少了?

难道母亲要的不止是两万块钱?

很快,魏语娴就知道母亲想要的是多少钱了。

魏母的声音从听筒里面传出来:“两万块钱?你打发鬼呢!就你现在的身价,你还好意思只转我两万块钱?!”

魏语娴直接崩溃了!她果然还想要更多的钱!

连两万块钱都无法满足她了,她到底想要多少?!

她控制不住咽呜的声音,问:“你到底……想要多少!”

就不能一次给个痛快吗?非要这样一次次的逼她!

魏母也不磨磨唧唧的,她也想快点把钱拿到手,道:“一百万,我要一百万!”

魏语娴觉得自己的耳朵好像出现了问题,要不然她为什么会听到一百万这三个字?

她不确定的问:“你说……多少?”

魏母不耐烦的“啧”了一声,再次重复刚才的话道:“一百万!我说一百万!听清楚了吗?”

魏语娴咬住了下唇,觉得她肯定是疯了!要不然她的嘴里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一百万!


她哪来的一百万!

就连刚才的两万,都是她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转过去的,现在母亲居然跟她说要一百万!

真是疯了!

要是她有一百万的话,她何至于过这样的生活?!

还真是张口就来,觉得她能有这么大的能耐!

魏语娴调整着呼吸,让自己的情绪不要起伏太大,可如今这个情况,情绪起伏不大是不可能的。

她道:“一百万,你也问得出口!”

魏母不觉得有什么,甚至还觉得只要一百万算是便宜她了,道:“我就是问一百万怎么样?你现在被人包养了,那个男人肯定很有钱吧?区区一百万对你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魏语娴气的要吐血!

是!傅玄屹是很有钱,就京都来说,也没几个能比他有钱的了。

可是傅玄屹有钱,跟她又有什么关系?那是傅玄屹的钱,不是她的钱!

可母亲话里的意思,就好像傅玄屹的钱就是她的一样,她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怎么可能!傅玄屹的钱她哪里敢用!她不要命了吗!

眼泪再一次掉出来,魏语娴恨自己的懦弱无能,又恨自己没有本事,什么事也做不了!

一百万……

她真的要转一百万给母亲吗?用傅玄屹的卡?

她要是不转的话,那她的名声?

可是转了,又太便宜她了,正如了她的意!

那……还有什么办法呢?到底还有什么办法!

魏语娴着急的想着,眼泪也越掉越多。

忽的,她的脑海里跳出了一个面容,一张冷峻的脸,冷漠的让人害怕的脸!

是傅玄屹,是那个男人。

魏语娴在这样的关头想起了他,只有他,才能帮自己解决这件事!

就像是当初被丁娜娜欺负了一样,她第一个想起的人,也是傅玄屹。

后来,傅玄屹给她办理了休学,她也不用再看到丁娜娜等人丑恶的嘴脸。

可那时,是傅玄屹先提出要她休学的,她才能这么顺利的离开学校。

如今,她要是向傅玄屹求助,他会不会看在她肚中孩子的份上,帮帮她呢?

魏语娴心中生出一股陌生的冲动来,想立刻把这件事告诉傅玄屹,让他来帮自己,解决所有的事情!

毕竟住在一起这么久,她肚子里又有两个他的孩子,即使是看在孩子的份上,他也会帮自己的吧?

魏语娴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她现在只知道,这一百万,她不能转给母亲,她必须要寻求帮助!

就算那个人是傅玄屹,就算傅玄屹最终不帮她,她也要试一下!

魏母见她不说话了,又恶狠狠的威胁了一通:“赶紧的赔钱货!你赶紧把钱给我转过来,要不然你的名声可就真的不保了!”

这话一出,更加坚定了魏语娴要求助的心,她道:“我现在没办法拿出这么多钱,你给我点时间。”

她拖延着时间,好等会向傅玄屹求助。

魏母也知道一百万不好拿出来,心想她应该是要找老男人问钱,道:“行,我就给你一个下午的时间,今天晚上七点钟之前你不把钱转给我,你就死定了!”

魏语娴一句话也不想说,把电话挂掉了,眼泪掉的更加凶狠!

脑海里回荡着母亲说的所有的话,就没有一句是好听的!

不是威胁她的,就是辱骂她的!

而这样的日子,她过的不仅仅是今天,一直过了十九年!

魏语娴沉浸在悲伤之中,伤心的不能自已!

小说《佛子高不可攀,小娇妻她怂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